花井木

色情浪漫主义/资深自娱自乐型选手

【维勇】笨蛋王子的罗曼史(一)

食用说明:

①维克托.尼基弗洛夫X胜生勇利

②AU请注意,本章节全年龄

③感谢食用


世界上没有什么比无端从天而降的一场恋爱更为愚蠢——除了这个人本来就是个笨蛋。

尤里·普利赛提正用着高分贝的声音企图在维克托耳朵旁边制造更多噪音。因为维克托从翻开书到现在足足已经用完了他一生的叹气。

“如果你不想帮我复习功课,现在就可以去找你的钢管舞王子。”

“我已经找到了。”维克托再一次长长叹了口气,摆摆手。这个动作让尤里很不愉快,就好像在说他还是个什么也不懂的小孩儿,没什么可以跟他商量的。

“那你还一副丧家犬模样。”尤里语气辛辣,一点儿也不留情面,“你不应该把我扔这儿去约会吗,还是他已经甩了你?”

“也不,噢……我已经搞不懂了。”维克托把下巴贴在玻璃桌面,鼻子里发出不满的哼唧声,“昨天我去了舞蹈教室找他。可是啊,在我把所有事情讲完,他却说他会帮我打听看看……为什么他要假装不知道?”

“哈,这算什么?”尤里停下转圆珠笔的那只手,“你该不会弄错了人?”

“当然不会。”维克托抬起一边的眉毛,然后撅起嘴反驳尤里,“他看起来比那天晚上还要可爱一百倍,我一见到他就心跳加快,怎么会弄错?”

“把他就是想打发你快点走了。”尤里发出了嘲笑声,他早就对维克托过分随心所欲的恋爱方式有所不满,“别这么看着我,我可不会对你抱有一点点同情。”

“我知道。”维克托扭过了脸去。


几乎每个人都知道了维克托·尼基弗洛夫——这个富有传奇色彩的男人,那颗24小时不间断处于热恋的心被一个在联谊酒会上赢了所有斗舞的神秘人掳走了。

“勇利,你说真的有这么一个人吗?”披集心不在焉的用小茶匙搅动红茶里的砂糖,他用眼睛的余光观察勇利的表情,但是很显然,那家伙只顾着看自己的作业纸,丝毫没有因为他的话做出更多反应。

“就再跟我说说嘛,那个联谊的事情,你不是也被邀请去了吗?”

“可我真的真的一点儿也没有印象了。”勇利拿起他和披集之间那本厚厚的俄文字典,比起这些不靠谱的流言,他更在意自己下周的俄语测验。“你知道的,因为谁都不认识,也没有人和我说话。而且我喝了酒以后也什么也记不得了……”

“我当然知道,因为雷奥打电话给我说你躺在公寓楼下的花坛里。”披集长长的呼出口气,同时又觉得有点好笑。

他知道勇利喝醉以后是个什么样的状态,不只是他,他们合租公寓一层的房客们都见识过他大闹的场面。

“你绝对在想些对我不利的事儿。”勇利用手肘戳了他一下,“虽然我不想提醒你,但是你的书到现在一页也没有翻过。”

“呃……那你见到维克托了吗?”

“维克托?我当然知道他在哪儿,可他被所有人簇拥着。”勇利把脸埋进厚厚的俄文课本。“不过这也是可以预见的,如果他会和我说话才比较吃惊。”

“你会幸福的晕过去吗?”披集忍着笑继续追问。

“会,会。”勇利敷衍道,“如果你继续和我说话,我的俄语测验就没法合格了。”

披集的好奇心在得不到满足的时候总会变得很可怕。这个社交达人在之后的时间里,摩拳擦掌准备从学校的论坛里关于这个神秘人的种种推测扒出更多有用信息。但是每一条都是来自各方猜测,几乎没有一点儿更为实用的消息。

勇利耸耸肩,对这个结果并不发表意见。虽然他也有些意外,毕竟那可是个掳获维克托的人,没有理由不被找出来。

然而事情往出乎意料的方向发展了,至少是超出了勇利的预料,流言比他能想象的还要扩散的飞快。

“你知道他们都在说什么!”披集的眼睛瞪大了,他佯装出一副十足的难以置信,“他们说:嘿,我瞧见了,胜生和那个维克托在咖啡馆约会!”

“这种谣言你也会相信?”勇利不安的拽了拽他的袖管,让他快些坐下别再在餐厅做如此显眼的动作。“他只是有些事儿要问我,然后我们在咖啡馆里说了点话,五分钟都没,仅此而已。”

“你没有晕过去?”

“当然没有。”勇利瞪着他,“披集,你的手快摁到我的盘子里了。”

“快跟我说说,他问了你什么事儿!”这一回,披集没有再站起来,但是他把金属汤匙“啪”的摁在了桌上,发出清晰而又响亮的声音。

“放过我吧,批集。”勇利把脸埋了下去,他只想快点儿把最后几根沾满酱汁的面条塞进嘴里,离开这个地方。“他只是向我打听第三舞蹈室的那个舞者——现在你明白了吧,他是想和那个神秘舞者约会。”

“第三舞蹈室!”披集倒抽了口凉气,“你是说第三舞蹈室吗?”

“对,而且我还得帮他把那个神秘舞者找出来。”勇利把杯底最后一点橙汁吸干净以后,开始用牙齿折磨吸管。“你的表情太怪了,这有什么不对吗?”

“不,完全没有。”披集忍住想要爆笑的念头,把碗底奶油玉米汤刮干净。“我只是在想可怜的维克托。”

“为什么?”这一回瞪大眼睛的换成勇利了,“他……”

“停下,勇利,暂时我还不想听一个维克托的崇拜者再一次鼓吹他到底有多棒。”披集把手表横过来给他看,“下节课快开始了,如果你不想迟到的话,我们最好现在就走。”

“当然、当然。”勇利嘟囔着,“不过我很意外,原来第三舞蹈室除了我还有其他人在使用吗?”

这一回,披集再没有忍住笑声,他趴在自己的胳膊,笑了好一会儿,才捂着酸痛的肚子歪歪倒倒站起来抓住背包,然后在勇利困惑的眼神下勉强做出了回答。

“嘛……谁知道呢。”


“他可能不想见我。”

维克托把便利店买来的东西摊在了桌上,贾科梅蒂拿走了他面前的巧克力棒。

“喂,那是我的!”维克托不满道。

“现在是我的了。”这个长睫毛的瑞士人慢吞吞剥开锡纸,咬下一口,在他面前晃了晃,“我可是牺牲了宝贵的时间来给你做恋爱咨询。”

“我可没说要什么恋爱咨询。”维克托放弃了巧克力棒,去拆开一袋薯片,把它们咬的“咔啦咔啦”作响。

“可事实就是你已经哀嚎了一个星期,却完全没有行动。”贾科梅蒂舔了下自己沾到融化巧克力的指头,“这太反常了,不是吗?”

“我承认是这样……”维克托嘴里塞着东西,声音有些含混,“我只是没想好。”

“小伙子,去把他的号码要到手好吗?”贾科梅蒂拍了拍维克托的肩膀,他压低声音想让自己的话更有说服力,然而在说完之前就破了功,笑出声来。“至少交换个SNS账号?”

“可我不知道他想不想见我。”维克托夸张的比划了一下,挤出愁苦的表情,“之前我去舞蹈教室找他,那张凳子有多长他就离我有多远。”

贾科梅蒂大笑不止,“有这么糟糕?”

“如果只有这么糟糕就好了。”维克托呻吟一声,贾科梅蒂趁机夺走了剩下的薯片。

“你可以试探试探,如果他不是打心底儿讨厌你,总会有机会的。”

“那是因为你恋爱一帆风顺才能说出这种话。”维克托鼓起腮帮表达不满,贾科梅蒂想用拿了薯片变得油腻腻的手指戳他圆鼓鼓的脸颊,但是被躲开了。

“那就来一场偶遇嘛。”贾科梅蒂眨眨眼,露出狡黠的微笑。


-TBC-

评论(5)
热度(178)

© 花井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