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井木

色情浪漫主义/资深自娱自乐型选手

【轰出/胜出】向心力(一)

食用说明:

①轰焦冻X绿谷出久,爆豪胜己X绿谷出久

②本章节R18请注意

③感谢食用


第一次是在更衣室,从半掩的门缝里。

那双伤痕累累骨节扭曲的手紧紧攀扶着光裸的脊背,能看出肌肉起伏却依旧纤细的小腿被高高抬起。

爆豪暗哑的喘/息夹杂着无意义的咒骂,唯一撩/拨轰心弦的是那个近乎啜泣的呻/吟声,随着一声拔高的哀鸣归于平静。

焦灼且痛苦,无法形容的煎熬让他焦躁不已,他紧紧抓住了门把手,却不敢推开。


“绿谷,过来一下,我有话想对你说。”

比起思考,身体率先动作了,轰的手搭在了绿谷的肩膀。

“轰同学?”

“更衣室……爆豪强迫你了吗。”他的声音短促的停顿了,耳尖也热烫了起来。“如果是这样的话,作为一个英雄志愿的人……”

“不是这样的。”绿谷紧紧抿成一条直线的唇松动了,他的手掌抱住自己的肘弯,“这是我自愿的事情……听起来很奇怪对吧,硬要说起来,被强迫的是小胜才对。”

“可是我听见了,你在哭。哭成那个样子……”轰屈起手指,指甲不断搔刮掌心强迫自己集中注意,在他注意到绿谷的神情时声音戛然而止,“抱歉……是我多管闲事了。”

“不,是在学校里……我的错误。”绿谷的笑容有些勉强,唇角颤抖个不停,他双手合十朝轰弓下腰。

“只是拜托轰同学要保守秘密了。”

“我不会说出去的。”艰涩的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轰同样低下头。

从此他们有了第一个共同的秘密——绿谷出久喜欢的那个人,是他的青梅竹马。


第二次是在合宿的浴室。

深夜里轰穿过空无一人的走廊,浴室的响动让他神经紧绷摆出防御的姿态,靠近于是房门的时候,他听见模糊不清的抱怨声。

“喂,deku,哭个不停吵死了。”

爆豪和绿谷,意识到浴室里是谁,轰的脚步停止了,他知道他不应该推开这扇门,窥视他人有悖英雄的行事原则,可是他再一次听见了绿谷抽泣的声音。

为什么在哭泣,如果痛苦的话为什么还要继续下去。轰觉得自己陷入了混乱,头脑里一片茫然,或者说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明白过绿谷的行事原则,连他也在做着自己完全不明白的事情了。

转身离开这里是最好的选择了,有这样的声音在轰的头脑中响起了。

可是他一步也无法迈动。

“小胜……痛。”

“里面紧紧缠着我还真是没说服力,变态deku。”

绿谷的声音,绿谷的喘息……轰紧紧捏住自己的袖子,即使不必打开门他也知道里面再发生什么,但是依旧有一种不真实感,轰突然感到了奇妙眩晕,就是像是有什么在他心中爆裂开来,胸膛不停的起伏,心脏也砰砰直跳。他突然间意识到,自己是喜欢绿谷出久的。

于是轰有了一个独自守护的秘密。

想要让那个人停止哭泣,想要和他结成更为深刻的羁绊——世人把这样的感情称作恋情。

意识到自己的心情开始,总觉得无比焦虑,变得无法像以前一样和绿谷对视。

原子笔在指间打了个转,注意力却怎么也无法集中到眼前的课本。饭田在和绿谷去说些什么,那个认真过了头的少年脊背挺的笔直,切岛凑过来不知道又吐槽了饭田哪句,惹出一片笑声。

稍微有一点不甘心,稍微有一点羡慕,就好像绿谷将身陷泥淖的他拉扯着脱出,就远离了一样。

“一脸的羡慕啊。”耳郎从他课桌旁走过,露出个近乎“不怀好意”的笑容,“原来轰同学也会有这种表情。”

“没有。”轰低下头,再次将视线转到自己面前的书。

“咬着手指忍耐完全不像是第一名会做的事情嘛。”耳郎耸耸肩,绕过他身前,揪住了上鸣的衣领,“喂,上鸣你这家伙……”

除了忍耐,什么也无法做到。和英雄活动完全不同的事情,轰不清楚到底怎么样的下一步才是正确,实力在这里好像毫无用处,除了像个小孩子一样咬着手指忍耐之外别无选择。可他不会一直忍耐,作为英雄也好,作为人类本身也好,一旦停下那么唯一所奔赴的终点只有死亡。

所以轰不会一直停留在原地。


“我回来了。”

听到玄关处的响动,绿谷引子从厨房伸出头来。

“今天回来的还真是晚啊。”

“抱歉,妈妈,因为有点事情耽误了……”绿谷把书包放在地上,把鞋子脱下并排放好,说谎让他的耳朵变红了,但是引子并没有注意。她正忙着把盘子端出来,嘴上不住催促着“出久快去洗手。”

放学之后一个人在街道徘徊了很久,绿谷不断的思考那个答案。和爆豪维持着关系明明只有短暂的几个月,却让他愈发的焦躁不安。

最开始是凭借运动后飙升的肾上腺素,一时冲动抓住爆豪的衬衫领,然后他们在满是沙石的空地上,像是孩童一样扭打在一起,体力耗尽的他咬住了爆豪的手臂。

也许是他的眼神过于热切也过于渴求,无法宣泄的情感就像是找到了另一个突破口。他们脊背贴着“簌簌”掉落石灰的墙面,挤在昏暗的巷道里互相撕扯对方制服的纽扣,分享了一个夹杂着血腥味儿的亲吻。

第一次、第二次……每一次他们的关系都好像变得更加贴近,实际上即使除去衣物让赤/裸的胸膛紧紧相贴,绿谷也依旧不明白爆豪在想什么。

人与人之间哪里有这么容易掏心置腹,更何况是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被自尊所塞满的小胜。

一直以来憧憬着小胜的背影,如果一定要说的话,最喜欢的果然还是小胜自信满满的样子。

可是他清楚的知道,爆豪是绝无可能与他抱有同样的感情。

体能增强以后食欲好像随之变的旺盛,嘴里满塞了米饭下咽时,和伴随着视线模糊时喉咙的胀痛感一起吞下。绿谷抽了抽鼻子,使劲儿眨眨眼,把泌出的泪水鼻水通通憋回去,挤出了个大大的笑脸。

“饭,好吃。”

他不应该为此哭泣,因为英雄总带着笑容出现,而他终究也会成为这样的英雄。


-TBC-


评论(7)
热度(205)

© 花井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