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井木

色情浪漫主义/资深自娱自乐型选手

【轰出】AIAIAI

食用说明:
①轰焦冻X绿谷出久
②R18,成年人的轰出,已经确定了关系←这样的设定
③感谢食用


睡梦里有个冰凉的身躯贴近,绿谷迷迷瞪瞪睁开眼睛。视线全然被占据,隐隐约约露出边角的时钟显示着还是凌晨。
唇瓣被轻而易举的攫取,像是为了表达没有得到全部注意力的不满,轰轻轻咬了咬他的下唇以示惩罚。
对于轰偶尔冒出孩子气表现,绿谷早已见怪不怪,他伸出手抚摸轰的脸颊,即使具有一半可以的燃烧属性,冬日的夜里依旧让他的恋人染上一身寒气。
“我回来了。”
轰把冰凉的右手伸进绿谷宽松的睡衣,惹得绿谷咯咯笑了阵。轰想做更亲昵的动作,但是绿谷早已抢先一步用自己的鼻尖贴上他的,眼睛弯成一个温柔的弧度。
“焦冻君……欢迎回来。”

“肚子饿了吗?”
绿谷打了个呵欠,按亮了床头灯,橙黄色的光暖融融,他踩上那双毛茸茸的拖鞋,把屋内供暖温度提高了几度,顺手取过衣架上的外衫给自己套上。
“饿了。”
轰紧紧跟在他身后,让绿谷觉得有些好笑,他转过头把轰推进浴室,让他快些冲个热水澡暖和起来。
“荞麦面、荞麦面……”绿谷从冰箱里翻找起来,终于在蔬菜之间找到荞麦面。
除了荞麦面,冰箱里还有前一天中午煮的咖喱,做料理这种事情对于绿谷来说还是稍微有些困难,虽然绝大多数都有轰来动手,但是加热一下还能在能做到的范围。
荞麦面冷凉和咖喱加热完毕的期间,绿谷从衣柜里找了轰的衣服放在浴室外,连续几天忙碌的英雄活动让同住一个屋檐下的两人几乎没有见面时间。唯一证明对方回来过这里的证明只有摆在桌上不断更新的便笺条。
随着长柄勺搅动,咖喱的香味满满溢出,身后拖鞋趿拉的声音越来越近,绿谷的后背陷入一个潮湿的拥抱。
“好香。”
“这是你做的咖喱。”
像是被轰的话逗乐,绿谷低着头闷笑不已。轰把下巴贴在绿谷肩膀,水珠顺着发烧低落稍微打湿了他肩头的外衫。
“把头发擦干。”绿谷歪过头用脸颊蹭了蹭轰湿润的头发,同时耸耸肩膀催促他快些擦干滴水的头发。
“终于结束了?”
“嗯,已经抓到了。”
再次加热完毕已经煮到略微粘稠的辛辣咖喱很快让身体暖和从内到外暖和起来,冷荞麦面也是一如既往的美味,被食物填饱的胃部让被寒冷侵蚀多时的身体发出满足的长叹。轰放下筷子,伸出指头在眼神发愣昏昏欲睡的绿谷眼前晃了晃。
“想睡的话就再去睡吧,不要太勉强了。”
绿谷把脸颊贴在袖子,柔软的织物紧挨皮肤让他有些懒洋洋,他歪过脸轻轻咬住轰的指尖,偶尔冒头的不驯让轰心跳加速几分。
洗碗的事情被绿谷抢走了,嘴上说着要给与敌人战斗到现在的英雄焦冻提供些福利,实际上被轰小声吐槽自己也是英雄的时候依旧神情腼腆。
即使过了二十岁,绿谷的身高一直没有过多长进,轰贴在他身后,紧紧圈住他的腰,脸颊不住在绿谷脖颈磨蹭。
“不去休息的话,我来洗碗的意义就没有了。”
“在充电。”
轰深深吸了口气,这让绿谷觉得脖子有些痒,禁不住笑出声来。
“什么充电……在撒娇吗?”
“不可以吗?”
一本正经说出这种话实在是犯规过头了,绿谷低下头用手臂遮住自己通红的脸颊。
“这种话不可以再说。” 
“你还真容易害羞。”
圈住绿谷腰部的手臂收紧了几分,轰侧过脸坏心眼儿似的咬住他耳廓,这下不只是双颊,耳朵和脖子也一并快要烧了起来。
“所以说……是焦冻君的等级太高了!”
 
烘碗机的运作声音被阻隔在厨房的门内,绿谷脱下围裙放下挽到手肘的睡衣袖子,轰紧紧跟在他身后的模样有些好笑,于是绿谷张开手臂。
“还要充电吗?”
“嗯。”轰应了一声,温驯的任由自己靠在绿谷肩头,手臂却牢牢箍紧。
“抱太紧了。”绿谷小声在他耳畔说道。
“抱歉。”他凑了过去轻轻啄吻绿谷干燥的唇,仅仅靠拥抱无法消解依旧过剩的情绪仿佛一齐涌来。“明天还有工作吗?”
“明天轮休。”
晕乎乎的感觉像是喝了甜酒而到达微醺一样,绿谷含混应声道,他用自己的唇瓣摩挲轰的,轰也不断的以短促而清浅的吻不断回应他。
“床?”
“嗯,床。”
轰和他咬耳朵,手指在他背后不断打圈圈,这让绿谷觉得有些痒,连带着鼻子也变得痒痒。得到了肯定的回答,轰的动作变的激烈起来,他托住绿谷的下颌,舌尖轻轻触碰绿谷的舌又缩回,不断引诱他更深一步的亲吻。
“坏心眼儿。”绿谷喘息着埋怨,歪歪倒倒将他拉扯向卧室的方向。

———————————————————————————

防查水表,后文:戳我

评论(16)
热度(451)

© 花井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