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井木

色情浪漫主义/资深自娱自乐型选手

【出胜】Nothing Helps(一)[ABO]

食用说明:

①绿谷出久X爆豪胜己

②ABO注意

③R18,非/自/愿/性/行/为、无措施性/行/为注意→请不要用正常思路理解这句话【捂脸

④感谢食用


性别检定书被捏成皱巴巴一个纸团,爆豪抬起脚踹中其中一人的腹部,居高临下俯视周遭因为恐惧而坐在地上的人。牙齿之间磨盘般的互碾了片刻,随后尽数化做一声怒吼。

“宰了你!”

更让他火大的还是飞奔而来,被倒在地上的两人绊倒,直接摔在地面滚起尘土的绿谷出久。那家伙手肘摸了下自己尘土汗水混杂的脸颊,留下一道泥印,随后手脚并用慌慌张张从地上爬起来,顾不上自己蹭破皮的膝盖,裂开嘴朝他露出笑容。

“小、小胜,没有事真是太好了。”

“哈?”爆豪的眉毛竖起来了,他跨步向前,揪住绿谷的衣襟,紧紧咬住的牙齿间一字一字挤出声音。

“以为是Alpha就很了不起?少瞧不起人了,deku。”

不甘心的那部分依旧没有任何好转,一直以来坚信自己会是Alpha。医生的话依旧在他脑袋里回响个不停,惹得他更加烦躁。

「虽然说‘个性’强大一般来说是Alpha的一个特征,但是这种事情并没有绝对。嘛……‘个性’突出的Omega也的确很少见就是……」

“我不是这个意思。因为看到小胜被高年级叫去有些担心……”绿谷的忧虑几乎写在脸上,他想抓住爆豪的手腕,但是在那样的眼神注视下一点儿也动弹不得。

“闭嘴。”爆豪的指节收紧了,他猛的松开了绿谷的衣襟,有火焰在他的眼底燃烧。“一口一个Alpha真是烦死了,区区一个无个性的deku,少来指手画脚了。”

“我没……”

爆豪的脊背弓起,因为愤怒不断地粗喘,紧紧握住的手掌松开,“毕毕剥剥”爆裂出几簇火星。然后他把脊背挺得笔直,抬起脚将绿谷踹翻在地。

“别开玩笑了,这种廉价的同情,我不需要。”

绿谷怔怔忡忡,瞪大眼睛看着他逆光而立的身影。即使看不清爆豪的表情,他也能够想象那张脸上是怎么样愤怒的神色。

就好像是哪里弄错了一样,能力超群的爆豪是Omega,而毫无“个性”的他却是Alpha。

绿谷紧紧握住拳头,也许是因为痛楚,也许是因为其他,有泪水不断从眼眶中滚落,他想说的,绝不是嘲笑的话语。

但是此刻,喉咙像是被梗住发不出任何声音。

绿谷紧紧抠住地面,除了沙砾碎石之外他的手中什么也没有抓住。

无法传达,和什么也没有做到一样——无法改变任何人。

确认性别对爆豪来说并没有对他的生活产生过大的激荡。同班级中除了绿谷之外全部是Beta,而足够碾压他人的实力更是让其他的Alpha按捺下蠢蠢欲动的心。


 最先注意到爆豪发|情期到来的是绿谷。走廊上擦身而过的时候,若有若无的甜腻气味从爆豪身上传来,但是本人似乎毫无察觉。

Beta对信息素并不敏锐,若只是在教室内,会受到Omega信息素影响的只有他一人,意识到这一点,绿谷转身向爆豪走出的方向追去。

放学后的走廊上混乱一片,哪儿也找不到爆豪了。


就像是生病了一样,身体灼热,四肢也用不上力气。

如果还有另一个选择,爆豪并不想与这些人过多纠缠,而是早早回到家里好好睡上一觉。

“听说你是个Omega啊,爆豪。”为首的年轻人向前跨上一步,剩下的几个见状围堵住巷口。

“啊?”

带着怒意的眼神扫射而来,年轻人稍微瑟缩了一下,随后他像是壮胆一样,踢了一脚堆在成捆杂志旁边的空酒瓶,玻璃酒瓶“当啷啷”滚向一边。

“上次的仇,我可是会全部还给你。”

身体变迟钝了,挥出的拳头落空时爆豪才意识到自己的状况,腹部被膝盖踢中让他反射性的干呕出声,随后整个人撞进杂物,带起一阵破碎声音。

“打中了,打中了!”

其中一人嬉笑着跨步向前,脚踩在他肩膀碾压,爆豪吃了痛,挣扎着抓住他的脚腕,却收到再一次的踩踏。

“道个歉就原谅你,很划算吧。”

爆豪捏紧了拳头,发情期的影响让他的双脚像是踏在棉花上。但是可以做到,他还能够站起来。

“像你们这种家伙,连渣滓也不如啊。”

膝弯被踢中随后手腕被抓住提起,其中一人揪住爆豪的衣领。

“这种时候还是这种不知悔改的态度。嘛……也不为难你,跪下来向我们道歉就行。”

“开什么……玩笑。”

“无意义的自尊还真是无聊。”

另一人蹲下拍了拍他的脸颊,换来爆豪更加凶狠的怒视。

“好凶好凶,这家伙真的是Omega吗?”

“看这个样子不就知道了,正在发|情期吧。”

“有趣——来看看Omega的身体有什么不同好了。”

制服领口的扣子被大力拉扯开来,脖颈突然的轻松并没有让爆豪感觉更好,发|情期焦灼的痛苦,被渣滓触碰皮肤的恶心感。

他捏住拳头准备在随便哪个家伙鼻梁上来一次爆破的时候,随着一声叫喊。抓住他头发的人被书包击中了背部,吃痛的松开了手。

被当作武器的书包滚到了一边打开来,里面的物品散落一地也没有让绿谷在意。那个头发蓬松,小小的、无个性的Alpha挡在他面前。

“把小胜还回来。”

“好痛……”为首的年轻人捂着后背,一只手在衣摆蹭了蹭,随后刀锋从指尖弹出。“这不是那个无个性的废物吗,是想来装英雄?我想起来了,你是Alpha来着,这家伙不会是你的Omega吧,哈哈。”

“啰啰嗦嗦有完没完。”爆豪的掌心爆裂出一串火花,他朝虚空挥出一拳,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宰了你。”


事实上爆豪也的确是个说到做到的男人,在见识过自己的同伴被摁着脑袋痛快的来了一次爆破后,每个人都开始退缩。

“真的假的,这家伙真的是Omega吗?”

爆豪甩了甩被震到发麻的手臂,踢踢脚下的人。

“下一个。”

短暂的寂静后,那群家伙一窝蜂朝巷口奔去,留下还未来及爬起的同伴夸张的尖叫着,随着他们一起逃走了。

“现在轮到你了。”爆豪捏了捏拳头,他跨步上前揪住张大嘴呆滞在原地的绿谷,狠狠将他掼倒在地上。

“小、小胜?”后背撞击在地面被碎石硌得生疼,绿谷忍住泪花瞪大眼睛看着爆豪跨坐在他身上,随后衣领被猛扯让他呼吸一窒。

“你是在小瞧我吗?”

那簇火苗再次燃起了,从爆豪的眼底。

好近。从紧紧相贴的身体传来不正常的高热,更何况Omega发|情带来的甜美气味无时无刻不在撩拨着他。绿谷有些难堪地别过脸,又慌慌张张摇头否定。

“不……不是这样的。”

“Alpha?笑死人了,就算是Alpha又怎么样。”爆豪步步紧逼,笔尖几乎蹭到了绿谷的脸上。

这一次绝不能像之前一样,无法传达,什么也做不到。绿谷抓住爆豪的手,把他的手指一根一根从自己的衣领掰开。

他松开了自己一直紧紧攥住的手,连带着掌心那枚药片,猛得按在了爆豪嘴巴。

“抱歉,因为知道小胜的性格完全不会在意发|情期……所以我、我只是想给你送抑制剂。”


“胆子不小啊,deku。”随着含糊不清的声音,唾沫夹杂着药片一齐被喷得远远的。爆豪眼底的那簇火苗愈燃愈烈,他用手掌扣住绿谷的脑袋,把他紧紧摁在砂石遍布的地面。

“少来指手画脚了,我的身体只有我自己能掌控。”

“小、小胜……我不是那个意思。”绿谷挣扎起来,被爆豪跨坐在身上牢牢压制让他难堪的不得了,但是爆豪把掌心按在地面爆炸的威吓让他停下了动作。


全文请戳↓

这里

评论(8)
热度(146)

© 花井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