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井木

色情浪漫主义/资深自娱自乐型选手

【出胜】歧途

食用说明:

①绿谷出久X爆豪胜己

②敌人deku,英雄咔

③R18

③感谢食用


<<<


他无法成为英雄,所以他理应接受审判。


<<<


睡梦里感到床边有些动静,爆豪睁开眼睛,前一天晚上不曾拉合的窗帘之间隐隐约约瞧见一个人影。

“抱歉,小胜。”

这样的称呼即使不用猜测也知道是谁,爆豪转过身去背对窗户,任由不速之客撬开他房间窗户的插销翻进屋内。

血腥味儿、硝烟气、尘土……比他所能分辨出的气味更为复杂。但是爆豪没有转过身,大剌剌把背后袒露给这家,直到身后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能用下浴室吗?”

如果说是朋友,当然是完全错误。说是敌人,又有哪里不太一样。

最初是在母亲记录的成长相册里,随后是幼稚园的毕业照,然后是国中、再之后……一直到那家伙的脸出现在职业英雄内部的通缉数据——绿谷出久成为了“敌人”。

浴室里水声哗哗作响,隔了好一会儿,推拉门开合的的吱吱声让爆豪稍稍清醒了意识。滚轮要滴点润滑了。他心不在焉地想着,按亮了手机屏幕。

凌晨一点。

“小胜,可以借我裤子吗?”绿谷赤着脚踩在地板的声音逐渐靠近,随之而来的血腥味儿也愈发浓重。

爆豪稍微抬起上半身,自始至终没有回答。他看着绿谷轻车熟路从他的衣柜里翻出条裤子,把围在腰上的浴巾丢在椅背,又从床下翻出药箱。

那处伤从绿谷的肩膀一直触及到前胸,被浸了水翻起的皮肉泛起浅浅的粉红,被药水涂抹时能听见他若有若无倒抽冷气的声音。绑绷带更是笨拙的要命,歪歪扭扭勉强算是裹上了伤口,就在前胸处打了个死结。

爆豪盯着黑暗里,那条浴巾边缘一小块晕开的红渍,眉头打了个结。

“弄脏了。”

绿谷先是一愣,随后意识到他在说什么,挠着湿漉漉的短发,露出有些歉疚的神情。

“抱歉了,小胜,我会重新买过的。”


很显然,深夜闯入英雄“爆心地”的家中完全不是明智之举。即使过了二十岁,这个学生时代就暴躁易怒的金发年轻人依旧是易燃易爆的象征。

绿谷瑟缩了一下,苦笑着对他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的竹马安抚道。

“小胜别那么生气。”

“废久你脑壳果然是坏掉了吗。”爆豪从床上跨下,大步走到他的面前。

“我……”绿谷哑然,随后蜷曲的头发被狠狠揪住。

“痛、等等,小胜,好痛!”

“闭嘴。”爆豪把他一路拽到床边,另只手掐着他的脖子把向下他狠狠一掼。

后背触及柔软的被褥让绿谷睁开眼睛,那双鸽子血颜色的眼睛,就离他在不到一只手的距离。

“你又用了我的香波是吧。”爆豪低声道。绿谷的身体又湿又热,扑面而来的潮湿空气裹挟着他惯用香波的气味——厌恶至极。

“那是因为,浴室里除了……”

“闭嘴。”爆豪用手掌捂住了那张想要解释喋喋不休的嘴。“为什么要来这?”

绿谷的眼睛湿漉漉的,睫毛也是,他眨了眨眼,感到捂住自己嘴巴的力道渐渐卸去。

“我是来接受审判的。”

接受审判,谁来审判这家伙?模模糊糊,爆豪却知道有这样一个答案。

他没有来更是火大,摁着绿谷的脑袋把他压在床面。

“少说漂亮话了。”

被牢牢压制的一方,却是笑出了声。

“小胜还是这么不讲道理。”绿谷尝试性的抓住了爆豪的手臂,颤动动睫毛时不时扫过他手腕内侧。“一点儿也没变。”

“我可是要成为超越欧尔迈特队英雄。”

像是对绿谷的话作出反应,爆豪嗤笑一声,松开了手。于是绿谷不再吭声,笑意却渐渐褪去了。

没有成为“英雄”,也无法彻底变成“敌人”。就像是在夹缝中求生,无论哪一边都将他挤压的几欲窒息。

「我回不去了,也无法前进。」

这样近乎他自己的声音不断在这条偏离的道路上回响。


“你是谁?”

“我……”

一个显而易见的答案。

“不干不脆,废久就是废久。”爆豪冷笑出声,他的指尖抵在绿谷的喉咙。他知道只要把一只手贴合那里,再来一次爆破就能够轻而易举捕捉到这家伙,但是他什么也没做。

因为爆豪注意到绿谷肩膀的伤口再次渗出了血,从绷带一直浸润到浅色的床单。

“喂,你把床单弄脏了。”


防查水表,后文请戳:这里

评论(2)
热度(201)

© 花井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