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井木

色情浪漫主义/资深自娱自乐型选手

【出胜】互斥(上)

食用说明:
①绿谷出久X爆豪胜己
②感谢食用


腐败的气味,潮湿的空气。
兽的骨骼,虫的薄翼,鸟雀的喉舌与植物的枝叶。
是雨,是盛夏。

早上六时,与其说睡醒,不如说是被一声门板和墙壁撞击出的闷响惊醒。
绿谷满脸茫然,沙发扶手硌得他脖颈酸痛,身上毯子有一半垂在地板,隔了好一会儿,他用着沙哑的、还未睡醒的声音说了声“小胜。”
爆豪还有些起床气,脸色不能再难看,并不理会他,径直去冰箱找了瓶水,咕咚咕咚灌下去半瓶,绿谷盯着他移不开眼睛,只瞧见有水珠顺着他的脖子一直滚进松垮垮的背心。
末了,爆豪瞥了他一眼,瓮声瓮气憋出句:“滚开。”
绿谷“唔”了一声,手脚并用从沙发爬起,揉揉自己被压到麻木的半边臂膀往卧室走,门合拢一声响后,再无任何。
爆豪把自己丢进沙发,炎热的天气让他稍微有些烦闷。
不同事务所接到同一任务的概率并不算低,但是和绿谷同时收到出动请求却让爆豪不爽的要命。
即使早就脱下雄英的制服,自尊心却是一点儿也没有被丢弃。
全身上下,连牙齿都被武装个透彻。
他恐惧,于是他咬紧牙槽,他拒绝,于是他发出怒吼——爆豪胜己从未变成胆小的男人,即使他早已经不像自己了。
但是事实上另一边却比他从容的多,绿谷总是轻描淡写带过他们相看两厌的事实,仿佛什么也不曾有过的叫着“小胜”,就像是毫不在意的去掰扯揉碎他的自尊。
这比恐惧更为辛辣,比厌恶更为复杂。

等绿谷再次睡醒,天早已经大亮,起居室的空调不知那个年代产物,运作时“轰隆隆”打雷一般,吵的人头脑发胀。
客厅里空荡荡,爆豪不知什么时候出的门,绿谷瞧见餐桌上有张便利店收据,大概是爆豪丢下的,被揉碎了边边角角看起来有些破烂,隐隐约约还能看清其中一部分字迹。
肚子咕咕叫个没完没了,冰箱空荡荡的层格之间大剌剌摆着一盒牛奶。绿谷拉开纸盒灌下一大口,酸腐的液体冲入喉咙,他“呃”了一声跨步奔向水槽呕了个干净。
连续漱口终于冲淡恼人的恶心气味,绿谷转过牛奶盒,保质期明明白白写着半年之前,大抵是上一个租客留下的吧。
不得不说得全怪自作多情,毕竟小胜也不会是照顾人的类型,再退一步说小胜想去照顾自己这件事根本就是天方夜谭。只是想到这一层,绿谷大声呻吟起来,不得不换上便服外出填饱肚子。
盛夏时节,临近晌午正是艳阳高照,百来米的距离也足够让人一身不愉快的黏湿。
便利店的炸猪排盖饭说美味也算是违心,难吃也算不上,对于绿谷来说正处于微妙的临界点。
店员把加热好的餐盒连同筷子和面纸一起递给他时,不忘推销最近热卖的饮品。不善应付的绿谷又是摆手又是苦笑最终还是没能拒绝的掉,除了几盒速冻食品外,生生多拎了一组混合果蔬汁回去。
把所有东西一股脑塞进冰箱的时候,绿谷把那组混合果蔬汁摆在了那盒变质牛奶呆过的位置。
对高危人物的监视至少要持续再持续一个多月,虽然任务安排上能够碰面的时间不过是在这间临时租来的公寓里几小时,绿谷依旧有些不安。
如果说爆豪的焦虑来自于对他的无法预测,那么绿谷本人的不安就是对爆豪的知根知底。他太了解作为青梅竹马的小胜的行动模式,也明白如何轻易的引燃英雄爆心地,即使这样绿谷依旧把那组爆豪完全不会去碰的果蔬汁摆在了冰箱最显眼的正中心。
他写了便条,又揉碎了丢到垃圾桶。多余的关心爆豪一点儿也不需要,绿谷深知这点却又总是做着多余的事情惹怒他——毫无缘由。
一整夜的蹲守几乎消磨去爆豪最后一点耐心,深夜的拉面店早已经关门,24小时便利店的便当架子更是早就空空如也。于是他拎了两盒泡面回去,顺带一瓶冰牛奶。
很显然绿谷出久已经去换班,房间里空荡荡,沙发扶手丢着一件不仅土掉渣,更是洗涤多次失去布料原有弹性的T恤,惹得爆豪没有来一阵烦躁。
他拉开一盒泡面,转身进厨房烧水。等待水烧开的期间,爆豪注意到垃圾桶丢了个空便当盒。
打开冰箱,本应该空荡荡的格子塞满了速冻食品,最中央更是大剌剌摆着一组混合果蔬汁。
“嘁,多事。”爆豪甩上冰箱门,关上炉子把叫个不停的水壶拎了起来。

“完全没动啊。”
那组混合果蔬汁依旧摆在原来的位置,其他的东西更是完全没有移动过的意思。厨房外围斗橱上摆着一盒泡面,绿谷翻过它看了,右上角爆炸性红色字体写着“激辣”。毫无疑问,是爆豪买回来的。
从年幼至今,与小胜相处的时间,早已超过过人生一半时间,对那家伙的行动模式或者喜好更是一清二楚。于是绿谷在自粘便笺上写了爆豪的名字,贴在那盒泡面上。
炎炎夏日像是要将一切融化,半阖窗帘隐隐露出翠色,油亮的叶片颜色鲜艳的扎眼,蝉鸣声却渐渐远去了……
绿谷在爆豪的开门声里惊醒,同时咽下了那句“欢迎回来。”

“嫌疑人引爆了餐馆出逃,机动组已经切断逃跑路线将他抓捕收押,虽然爆心地和我一起监视,他……”
“嫌疑人的个性还未查清,爆心地暂时由你照顾。”
“虽然说是照顾,但是如果有什么异常的话……”
通信切断后残留的前辈声音依旧回荡在脑中,绿谷的心脏却急促的鼓动起来了。那是一直流淌于血液的东西,或者说那是近乎直觉的东西。
因为他是冒险的、是激荡的,就像风帆与巨浪。

起初爆豪总觉得烦躁不堪,因为绿谷总是在他眼前,而他已经是个成年人,早已经度过了肆无忌惮的挥霍自己的脾气的年纪。
“你还要监视我到什么时候。”爆豪占据了一整个沙发,黑暗里只有电视播放的人气英雄特辑中欧尔麦特的披风色彩鲜明。
隔了好一会儿,离长沙发半米远椅子那边传来了回应,“敌人个性还未查明……这只是在保护你。”
“笑死人了,老子什么时候需要保护了。”爆豪嗤笑一声,话里带刺一点儿也不遮掩。
绿谷不反驳,即使一瞬间的沉默的确难熬,相处十余年他早已经知道该怎么应对。爆豪却站了起来,他从冰箱拿了瓶水径自走进卧室。缺乏润滑剂的门轴转动发出刺耳的咯吱声,爆豪的声音像是利刃。
“别用那样的眼神看我。”

-TBC-

评论
热度(35)

© 花井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