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却浪漫,一无所有

【鬼徹】不哭的神明与不笑的鬼神(上)

-01

“桃太郎君。”白泽抱着膝盖坐在凳子上,下巴搁在了臂弯,尾音也拖的老长。
“药理也学得差不多了吧,现在把极乐满月交给你打理应该没有问题吧?”

碾草药的手停顿了片刻,桃太郎回答:
“白泽大人,这个玩笑不好笑哟。”
他似乎已经习惯白泽那这种没有任何前兆就凭空冒出的荒唐问题,毕竟他的上司可是那位——糟透了的轻浮神明。

“啊啊、真是无趣的回答。”白泽抬起头:“像那个独角混蛋那样可是会变得不知人生乐趣的啊。”

觉得自己上司的「人生乐趣」十分值得吐槽,桃太郎不知该怎么让对方停止这个无意义话题。

白泽也适时的闭上了嘴巴,他朝着大开的门伸出手掌,阳光暖融融的透过他的手掌——不是指缝,而是手掌。

越来越多的人已经遗忘了神明,至少上一次接受到人类的祭品已经是很久以前了。
失去了信仰的力量神明自身也会被削弱,自然之理总是这样——微弱的神明会消失然后回归「理」,重新产生符合自然法理的新神。

自己的力量被削弱白泽并不是没有感觉,只是他没有料想这一天会来的如此之快,以至于他几乎不能够好好的维持自己的存在。

但他没有惶恐。

在神明的眼里,死亡也就是回归,诞生于此理应消亡于此,这才是生命轮回的意义。

所以白泽没有为自己哭泣。
因为神明不需要哭泣。

-02

“桃太郎君。”白泽把做好的最后一批药分类放好,一边排列着瓶瓶罐罐一边向另一人发问:
“你说现世的人在死前都会做些什么呢?”

“所以说您不是掌管学识的神明吗?”嘴上毫不留情的吐槽,桃太郎还是一板一眼的回答了:“为了不留遗憾的死去,一般人都会列出想做的事情然后完成。”他说完,又补了句:“您是体会不到的啦。”

“说的是呢。”白泽煞有介事的点点头,又重复道:“说的是。”

毕竟神明都是又漫长而无尽的神明——至少旁人看来是这样没错。

-03

「想和可爱的女孩子约会。」

「想喝美味的酒。」

虽然桃太郎有说了临死前的愿望一定要做最想做的那个,可是这两个都是很难割舍。

“啊,真想看看那家伙笑的时候会是怎么让人觉得可怕的表情。”

脑袋里回马灯一样的把所有还记得的人都过了一遍,记忆里最深刻的还是最讨厌的家伙。
也许是因为对方的脾气过于鲜明?不不、那并不是鲜明而是可以称之为残暴的等级了吧。

毫不犹豫的丢掉了前两张纸,抓起笔重新写下「想看那只鬼可怕的笑脸。」

如果很快就要面对死亡,那么就做一些具有挑战性的事情。

啊啊,对方是那家伙的话,说不定不能够了却遗憾,而是会加速死亡呢。

这样想着白泽忍不住笑了起来。

-04

「笑起来看看吧」
收到了附有这样字条的包裹。

虽然一头雾水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是鬼灯依旧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字迹的主人是谁。

脑袋里想着「如果是那家伙的话,照着纸条上做一定是什么不好的事情」这样的念头,鬼灯毫不犹豫的把包裹连同字条一并丢弃。扔掉的时候才看见包裹的盒子中是做工精致的中国点心。

「一定是故意加了辣椒或者是恶劣的毒药吧」一边想着,他有些不以为然,把这件事抛到了脑后。

-05

力量并暂时没有再消退的迹象。

白泽觉得挺幸运,毕竟早早的就消失掉一定会遗憾吧。
可是有好多好多以前依仗自己漫长生命而没有好好完成的事情。

没有一次完完整整的恋爱真的是很遗憾。

趴在桌子上百无聊赖的摆弄手机,他慢吞吞的开始无聊的打开通讯录又退出,反复了好几次决定发信息。

「我要死了,快点笑起来看看吧,混蛋。」

然后按下了发送键,当然,对方是那个不苟言笑的地狱第一辅佐官。

「快点去死吧,白猪先生。」

收到短信的那一瞬间,极乐满月的大门被踹开来。踩在倒下的门板上威风凛凛站着的是扛着狼牙棒的身影。

“果然是你这家伙啊,做好受死的准备了吗?”

“等一等!我做了什么?”完全陷入了迷茫,白泽等大了眼睛有些难以置信。

“那个恶趣味的包裹是白猪先生的手笔吧!”

因为想看宿敌笑颜而送出的说讨欢心也不为过的点心被说成了「恶趣味」,白泽有些哭笑不得。
“那真的只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点心啊!”他小声争辩道。

“这种事情谁会信啊!”秉持着「和白猪先生不需要讲理的原则」鬼灯还是毫不犹豫的举起了狼牙棒。

“等一等!”白泽抬起手做出制止的动作,转身钻进室内,出来时手里多了个盘子。
“如果不相信的话,那么这个!”他托高了盘子让鬼灯能够看清里面那只做成可爱兔子形状的馒头。
”那么这样可以笑了吗?”

“所以说为什么我一定要笑啊?”一头雾水完全不明白白泽举动意义的鬼灯终于忍不住了。




///////////////////

因为这篇并没有明显的攻受界定所以就标题没有打明确的tagwwww

>>没人看就删系列wwww
评论(10)
热度(208)
©花井木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