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井木

色情浪漫主义/资深自娱自乐型选手

【鬼白】紧缚神明(路人X白泽前提,慎)

设定:

①路人X白泽的前提,即使只是个前提,也请谨慎食用

②半架空背景,丁X神明白泽。大概是想写写年轻的鬼与温柔的神。

③即使看起来再像R18,也并不是R18。

④有些痛。

⑤有关鬼灯对白泽暴/力相向起因的脑补

>>>如果以上都可以接受,那么希望食用愉快。





<<<*>>>







「您为什么不怨恨。」



汉服的腰带被抛到了石块上,一边的袖子顺着肩膀滑落,慢吞吞的勾着人心尖尖直瘙/痒。
被衣裳包裹的是伤/痕累累的身躯,淫/靡的痕迹留在的身体各处,才被解放不久的手腕上瘀/青扎眼的很。



「您为什么不怨恨,神明大人。」



伸出乏力的手臂,指尖轻点水面、慢慢地没入。溪流顺从的沿着他的手指分开两支,向下游流去。


“因为不痛。”


神明回答的有些木然,对着那个帮把他解放的孩子,从贪图淫/欲而折/辱神明的人类手中。

他以极慢的动作打开双腿,本是不该染上半点污/秽的手指沿着被留下齿/痕和指/印的大腿探入了后/穴。已经变稀了的浊/液沿着手指被引出,他的表情有些痛苦,有些隐/忍,但总归是有些令人口干舌燥的色/情——即使这不是他的本意。

每一次手指细微的搅/动都伴随着神明痛苦的呜咽,丁毫不避讳的看着他,紧紧的盯着俊秀的容颜因痛苦而有些扭曲,紧锁的眉头深深刻下刀削一般。



“因为不痛。”



神明用着颤抖的声音重复道,像是在说服自己。

丁弯下腰掬了捧水,没等靠近,神明受惊了一般颤抖了。

“你!不要靠过来。”他这样说道,扬起了脸,脆弱而纤细的脖颈随即暴露了出来。

“等我好好洗干净..."
语罢,他却像是不知痛楚一般动作粗鲁起来,咬着牙关,硬生生逼回自己的呜咽。

那只纤细如玉的手指从隐/秘处抽离时,黑发的神明脱/力一般软绵绵倒在地上不肯动弹。

丁站在旁边,神色和那神明刚刚逞强时一般表情木然,他盯着一开一合喘气的饱/满唇瓣。

那里被神明自己咬出了齿/痕,齿/痕周围湿漉漉的,几分勾/人。

眼见的那只手懒懒的,其实仅仅是因为乏力,慢慢的沿着溪边没进水中的石头探入了溪水,溪水从手背漫溢而过。丁弯下腰,用着潮湿的手托起了他的脸。


“那个时候您为什么不出手呢?如果是您的话,杀死那些蝼蚁也并非难事。”


汗水从神明的脸侧滚落,看起来泪珠一般,他抬起手,掀落一片水珠,冰冷的指尖怜爱的碰触了丁的脸颊。


“因为他们是人类,除了爱他们我什么都不可以做。杀死他们的神明是不可饶恕的。”


说话间,那神明摆脱了丁的手,他任由自己的身躯顺着光洁的石块滑进了浅溪,荡涤污秽的水与那具身躯纠/缠而过,倒是几分缱绻。

“你是想触碰我吗?”那神明语调极轻,而丁的目光却集中在他眼角那抹绯色。

他没有回答,伸出手从前额的眼状纹记开始,再到微微阖上的双目,抚摸起这被溪流卷走大半温度的身体。



在颤抖。
那具身躯在微微颤抖着。



手指触及的地方下肌肉微微的收缩,从腰间红色的结印边缘抚摸而过他更是身体微微弹起,游走过分明的肋骨时他分明听到那神明压抑着轻哼了声。抬起手,避开了被水打湿的亵/裤,从留有斑驳痕迹的大腿极轻的滑过。
然后他握住了那只脚,足弓不足以被他的手掌完全掌握的纤细脚掌。

神明的身体轻轻震颤了一下。



是在抗拒吗?
那么为什么拒绝呢?



那神明像是被无形的枷锁捆牢了身体紧缚在了溪水之中。



是什么困住了他?
神明的天性?
仁爱的法则?
或者说想要亲近人类不可抗拒的本能吗?



他迫切的想要知道被逼入什么样的境地,那神明才会认真起来,剥离仁爱放纵驱逐苦痛本能。

丁松开了手,他跪坐在神明的一侧。

“您怎么样才会反抗呢?”这样说着,他弓下身子顺从了自己想要亲吻他的欲/望。

碰触到的是湿润的唇瓣,那神明笑意浅浅的盈满了双眼。他做着不符合自己「神明」姿态的动作——伸出舌头勾/引着丁的深入,赤裸的双臂也轻柔的环上了丁。


“您真是——”
两唇分开的瞬间,丁忍不住低叹道。


“我是不会回击的。”那神明也松了手,索性闭上眼睛,一时间竟只有流水潺潺。可没能遂了他的愿,不消一会儿,那双潮湿的手掌又捧起他的脸。

“我会做到的,解放您的枷锁。”丁说的较真:“像今天解开您的绳索。”

“那么来试试吧。”话语极轻如同梦呓,停顿良久,那神明又道:



“吾名白泽。”





-fin-

评论(3)
热度(88)

© 花井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