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却浪漫,一无所有

【鬼白】孽火②

-07
 
那一吻刚结束,鬼灯便含了他耳垂,齿间细细研磨了一圈直逗得白泽哼出了声儿。 
 
“等会给我好好舔。”冷冷清清的男中音在耳畔子炸开来,冷冰冰的手i握了他的。 
 
白泽打了个寒噤,搡了他一把,揉了揉耳朵。 
“我可不吃你那套。”他这话说得半真半假,漂亮的眸子倒是挑起来故作一副凶恶相却是半点威慑力都没。“万一人进来了怎办。” 
 
“不会。”鬼灯含混道,说话间已是欺身而上,以唇相堵,掐了那喋喋不休。 
 
口腔上颚被舌头一遍遍扫过,直逼的白泽几乎溢出几滴泪水,他皱了眉头,恼道: 
 
“别闹。” 
 
鬼灯本就想好好处置白泽一番,况且少有的这样被反抗,便掐了那软腰毫不客气褪下他的裤子,胯/下那活挤进他两腿之间。 
 
“你、你这是作甚。”虽说平日里淫/乐不算少数,可白泽骨子里还是接受不了鬼灯的这些床第上的小把戏,他又羞又恼,挥拳直朝鬼灯面门。 
 
可鬼灯天生怪力身手也比白泽好上不只一点半点,接下他拳头轻轻松松,另只手威胁般的抽打了下那紧窄的臀。 
 
“夹紧。”说完又在白泽耳边补充:“莫不是你这淫/兽耍什么欲擒故纵的把戏?” 
 
这一调笑,白泽耳根子都红透了,鬼灯借机也松了裤绳掏出那物真枪实弹的上了。 
 
隔着底裤感觉到胯下囊袋被那家伙一下下顶弄着,白泽喉头一阵吟/哦不止。外褂扣子早被刚刚那阵子纠缠松开来,鬼灯隔着薄薄的衫子揉捏他的乳/头。 
 
被玩/弄身体到高/潮的瞬间,鬼灯在他耳畔亲了又亲。 
 
 
 
 
这鬼神执著的又是在索取些什么呢? 
 
 
 
-08
 
地狱总是比悠闲自在的天国忙碌,鬼灯催促着阎王处理工作,脑袋里想着尽是等会要去视察地点的顺序。 
 
而此刻,白泽正窝在桃树下捏着薄薄的请帖发愁,他刚拿了只小桃子打发走送信的小童。 
 
虽说不掺合帝子脚下那寸亩土地的乱子,可这帖子却是他曾经还在那儿交好的几个差遣人递来的。以往邀约的地方不用说无非是男女纵情场所,这回儿玩的更是糜烂。 
 
他反手摸了只桃子,在手心里上下抛着。 
 
该找谁呢? 
 
他眼珠子转了转,脑袋里已经有了合适人选,不过就算那家伙同意帮忙,事后想必也要付出相当惨痛的代价吧。 
 
毕竟那家伙可是 
 
 
 
 
——鬼神啊。 
 
 
-09
 
“这种事情,还是问问本人,对吧?”阎魔大王擦了擦额角的冷汗瞥了鬼灯一眼。 
 
鬼灯面如常色镇定自若,开口道:“我拒绝。” 
 
“啊啊、拜托了啊。”白泽不免有些苦恼,虽然一开始就料想到这种结果,但是他可从没想过对方会拒绝的如此干脆。 
 
“您已经纵欲到头脑壳子都坏掉了吗?”目光重新回到公文,鬼灯不忘扫了阎魔大王一眼,遭受眼神威胁的阎魔大王擦擦冷汗小心翼翼的扭过脸继续看看那些似乎毫无止境的公文。 
 
“这么说可真过分,我可是真心诚意请求你的帮忙啊。”得到了预料的答覆,白泽最终还是毫不犹豫摆出早已想好的说辞。 
 
“那么下一次的订单全免?” 
 
不出所料,嗅到了利益的味道,鬼灯抬起头犹豫了一下。 
 
白泽见状,继续杀饵:“外加一份特别定制药品?” 
 
鬼灯皱着眉头权衡利弊以后,还是点了头。 
 
“成交。” 
 
-10
 
“这种装束您是在戏弄我吗,白泽大人?”恭敬的语气还挂在嘴上,鬼灯用手肘狠狠的在白泽肚子上一顶。 
 
“喂喂!很痛啊!”半天没缓过气的白泽来不及恼他,捞了桌上准备好的药水,天界的神明气息会损伤鬼神,不如以药水敛去他一身鬼的气息暂时化作人类。 
 
“看起来可真怪。”一身浅色的衫子披在鬼灯身上,白泽绕着他转了圈想笑又没敢笑。 
 
“是您的审美观不敢让人恭维。”话虽这么说,鬼灯还是站在原地任由白泽为他腰间栓了枚玉坠。 
 
“喏。” 白泽再次打量了鬼灯一番,塞了个香囊。“这一身血腥子气可是糊弄不去。” 
 
鬼灯听了没吭声,只想着之后要把这顿折腾讨回个便宜。 
 
门外等候的人已经敲了好几回,不免又是一番催促。鬼灯刚举步想走,白泽又摸了个面具递给他,是个铜铃眼赤目青面獠牙的鬼面具。鬼灯接了便戴上,并没有多加询问。 
 
天国的代步工具自是豪奢,更何况是来自官宦人家。 
 
去帝子城下还要不短时间,两人面对面坐着却是几分尴尬,裸裎相对不在少数,但是平日里安安静静又挨的这般近的确一只手数的来。 
 
白泽罕见的着了盛装,虽说是盛装也仅是比平日严谨些许。鬼灯嗅到他身上的香,和那香囊气味一样只是淡了些,想来是这家伙随手把自己随身小物塞给了自己。 
 
白泽被鬼灯盯的耳根子有些发烫,别过眼神朝向个拐角。鬼灯的目光更是肆无忌惮起来,他盯着那有些干燥的唇瓣想象着以前亲吻它的触感。 
 
当然,鬼灯是个十足的实干派,他把面具推了推,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没来及想明白的白泽被他捏住下巴,随即被同样干燥的唇瓣含住了嘴唇。 
 
浅尝即止的亲吻只发生在一瞬间,鬼灯很快放开了他,重新摆弄好面具。白泽有些恍惚,他怔怔的盯着那赤目青面獠牙的面具,直想着刚刚那一吻好似错觉。 
 
鬼灯不再看他,专心摆弄香囊。 
 
-11
 
车马停在了花柳巷子,刚下车马,迎面来了个身着青衣的中年人。 
 
“许久不见。”白泽笑道,说话不经意间牵了鬼灯的手。 
 
“您才是啊,离开这么久也不找来叙旧,罚酒罚酒。”那中年人瞥见鬼灯: 
 
“白泽大人,这是——” 
 
白泽没回答,倒是眼神暧昧的瞟了鬼灯,对方随即点点头,十足嬉笑怒骂模样:“您可真是的,来这儿还自个儿带了人。” 
 
“这厮可是不依不饶。”白泽笑的爽朗,那中年人也附和着笑了几声,挥手退下了引路的婢子亲自带路走在前头。 
 
鬼灯在袖里握着白泽手腕不轻不重一拧,白泽疼的直想龇牙咧嘴面上却不敢动半分声色。 
 
“回头算帐。” 
 
-TBC-

评论
热度(68)
©花井木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