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井木

色情浪漫主义/资深自娱自乐型选手

【白鬼】迷戀的罪與沈溺的罰

-01

多苦恼处来了位神明,奄奄一息的样子,沉溺在梦境。

-02

为什么我在这里?

我可是一点、一点点也想不起来。
毕竟沉溺于与男性交欢这种事情,可是与我一点关系也没有的。

日复一日,那些人,那些我完全没有印象的人,他们对我呼喊着「鬼灯」这样的名字。

虽然没有印象,但是他们熏染着悲凄的表情来看,

「那家伙」/「鬼灯」

一定是他们重要的一部分。

-03

第一日我梦见了祭台,在荒芜的土地。

啊啊、那是我啊。

没有反抗。
没有同情。

祈求着不知为何的神明的垂怜播撒雨露,这样毫无反抗的死去。

毫无意义。

全部都是神明的错误,没有承担蒙恩世人的责任,「我」的死亡毫无意义。

因为死去的「我」并没有换来任何一滴的雨水,那片荒芜的土地最终什么也没有长出。

梦醒时我看见了他,依旧沉溺在梦里,那家伙闭着眼睛,眉头紧蹙,一副痛苦的样子。

-04

如果没猜错的话,一定是那家伙擅自迷恋上了我,才让我落到这般田地。

可真是好淫乐的神明——别开玩笑了,这样的家伙也算是神明?

-05

第二日我梦见了一场无尽的旅行。

啊啊、那是我啊。

见到了树上的「神明」。

“边喝边说吧。”他这样说着,递过来他的酒葫芦。

“请给我讲一讲关于审判之类的东西好了。”

喝醉了的神明眼角被酒气熏上了一层薄薄的云霞,那抹红纹可真娇媚的如同女子一般。

“再喝。”灌不下的酒液打湿了衣襟,神明带着有些迷蒙的眼神,他碰触了我的衣袖。

“你这家伙。”

可真是不礼貌的神明,不过算了,还是不要管那家伙好了。

于是我看着他踩空了云朵坠落到了现世——嘛,报应吧。

梦醒时我看见了他,他似乎做了好梦,嘴角轻轻抿成一个弧度,每样都是柔和的。

原来「这家伙」/「神明」长成这个样子啊。

-06

那群家伙们又来了,依旧呼喊着「鬼灯」这个名字。

可他们所说的「醒来」又是些什么意思,大概是在告诉那个「神明」/「鬼神」:

这是无法实现的恋情。

-07

第三日遇见了一场比赛,愚蠢又荒唐。

啊啊、那是我啊。

可真是个不服输的「家伙」/「神明」,当然我也一样。

“赢的人请吃饭!”

真的是胡闹一样的赌约,不过就算是「我」/「神明」也都是不会认输的啊。

无论怎么样都要分出一个胜负,偷袭或者是接字游戏都好怎么样我都是不会输的。
当然,必要的时候用上暴力的手段也是可以,因为

——「那家伙」/「神明」从未反抗。

到底要怎么样才能逼迫那家伙还手?我可是期待着强有力的对手啊。

梦醒的时候我看见了他,那家伙似乎在做着一场焦灼的梦,苦痛的热度从他的四肢百骸传来。

-08

绝望的「神明」/「鬼神」你还在期待着什么。

真的是一点、一点点也弄不明白。

-09

第四日梦见的简直是可以称作「初恋」一样的感情。

啊啊、那是我啊。

“那只鬼,要牵手了喔。”

这样说着,愚蠢兮兮的在桌子下面抓住了我的手,可真是个不干脆的「神明」啊。

不过那只手被汗水弄的有些黏糊糊,那个神明是在紧张些什么呢?

他冲着我微笑,一如既往欠揍一般的笑脸,所以我也毫不犹豫顺从自己的心意这样做了。

“啊!好痛!可恶,你这家伙!”被戳中额头「天目」,那家伙凄惨的捂着痛处。

身为神明弱小成这个样子真的好吗?

我没有醒来,所以我没有看见他。第二个梦带着焦灼的情感迎面匆匆而来。

-10

快点从执迷不悟的迷恋中醒来吧,愚蠢的「神明」/「鬼神」

再这样沉溺下去,地狱邺火会燃烧起来的啊。

-11

第五日梦见的是一场风月,无端而来。

啊啊、那是我啊。

灼热的身体和无法被温暖的「心」,这样的「神明」到底在想些什么。

“您的这里可真是空荡荡的。”用手掌温暖那个神明的心,「我」是这样说道。

“拥有人之「心」的鬼啊,听起来可真是恶心透顶。”

从没见过的那家伙的讥诮嘴脸,还是说这才是他本应该拥有的姿态。

身体被摆弄成了最放荡的姿态,那个神明居高临下的看着我,抓起我的手亲吻。

“来吧,让我看看你「真实」的姿态。”

像是EU地狱之中引诱人心的恶魔,这家伙可真是个荒淫透顶的神明。

梦醒的时候,恍惚间我看见了那神明睁开了眼睛——那一定是至高无上的「错觉」。

-12

快点醒来吧,「迷恋」的罪只会换来「沉溺」的罚。

-13

第六日梦见的是一片桃林,满眼灼灼。

啊啊,那是我啊。

“就这样结束吧。”他坐在树枝上,白色的靴子一晃一晃,然后隔空抛来一只桃子。

「苦涩」/「甜蜜」且多汁。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

——和我一同坠入地狱吧。

崩塌的地面,以及利风劈开的桃树,可那家伙依旧是温柔的笑容,假面一般。

“可真是任性的鬼神。”

别开玩笑了,这种话,可一点也不像是称赞啊。

为什么不恼怒?
为什么不怨恨?

你这种「家伙」/「神明」早该堕入地狱,荒淫无度,让因「心」/「爱」盲目的我沉溺其中。

-14

我没由来及梦见第七日,“好痛”这样呢喃一般的语句唤醒了我。

那是——

地狱的邺火正暴烈的熊熊燃烧,那个神明被包裹其中。

“没有关系的,因为我是神明啊。”

注意到了我的视线,他这样的说道,即使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从唇语判断一定是这样简直像是为我而开脱的言辞。

没有恼怒。
没有怨恨。

错误从一开始就存在,擅自去迷恋的是「我」/「鬼神」,拖拽着神明进入了多苦恼处。

没有「心」的神明只拥有「博爱」,无论是亲吻也好拥抱也好欢爱也好,通通都是「我」/「鬼神」一厢情愿的执念。

而此刻没有什么可以绑缚我,于是我踏向了冲天而起愤怒一般的邺火。

红色的「鬼灯」是红色的果实。

也是这一刻,我想起了一切,想起了「神明」的真正名字,所以我毫无顾忌的呼喊:

“白泽。”

-15

地狱的火焰终于也烧灼到了我。

亲眼看着所爱之人被火焰焚身,最终也投身烈火燃烧殆尽,这样的惩罚是不是足够了?

与我焚之殆尽吧,「神明」/「鬼神」。


-Fin-
评论
热度(36)

© 花井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