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井木

色情浪漫主义/资深自娱自乐型选手

【鬼白】孽火③上


-12

“等会儿别说话,我来应付。”白泽悄声叮嘱。

总觉得自己被小瞧了,鬼灯挑挑眉毛,可惜面具掩盖之下什么也看不见。白泽心知他不悦,袖底下捏了捏他指头。

跟着白泽走,鬼灯大体上观察了下周围。不愧是最适宜生活的天国,连寻花问柳之地也装点得如此富丽堂皇。

“白泽大人,请进请进。”

“我现在就是个闲散差,你也别用什么敬语了。”白泽摆摆手。

“啊呀,您生的尊贵,我们这种...”青衣中年人说得很是为难,随口唤了里面那个年轻人:

“鳄小子,还不看看谁来了。”

“白泽大人,有失远迎了。”那被唤了「鳄小子」的年轻人本是现世的鳄鱼精,化形后就呆在天国,白泽当差那会儿遇了他,教过他个弄水的诀。

鬼灯卡了个面具,白泽就牵了他手,大大方方,那站门的小厮见了直笑,不用想也知道他几个想到那儿地去。

“白泽大人,那日一别可真是许久不见。”

“混小子,别老提旧事儿,白泽大人,喝酒喝酒。”

鬼灯身形高挑又带了个古怪面具,自然吸引了两人目光,中年人首先发问了:

“白泽大人,您带这位来,必定有什么过人之处吧。”

白泽心里冷哼,面色不变笑吟吟道:“都是些床上功夫罢了,你有意一试?”话音刚落大腿就给鬼灯一拧,白泽吃了痛又不敢吭声。鬼灯心知白泽糊弄那老家伙,掐完也算放过他了。

中年人面上一红,觉得尴尬,讪讪陪笑道:“不敢不敢。”

说是叙旧,几杯下肚尽显荒淫本色。也许是熟识缘故,两人毫不顾忌的开始玩弄起来侍奉的倌儿,被戏耍的倌儿衣衫半褪,面容涂抹的比女娘儿还娇媚。

白泽不动声色,浅笑盈盈。鬼灯从面具上小孔窥见两人无暇估计这边,手顺着白泽衣摆探入。

白泽一惊,咬牙低声道:“恶鬼,别乱来。”

鬼灯挑眉,直松开亵裤的细绳摸到白泽那活。白泽端酒的手一颤,不及放下酒盏抓住作恶的手,鬼灯顺势假作依偎状,靠在白泽怀里,手上揉捏个不停。

“忍住,别射出来了。”

白泽羞恼的没办法,却又不敢动作,在人前偷偷摸摸做这种事儿,身体绷紧的不得了,胯下被细细玩弄感觉更盛,面上潮红一阵一阵只得忍着。

这边偷情一般,那边却已是春潮涌动就差真枪实弹干上一番,那倌儿也被好好调教过,喉咙里嘤咛娇喘好似猫儿叫春一般,直弄的白泽竟也有几分心猿意马,让鬼灯的了手。

“白泽大人,您请自便,这小东西怪磨人。”礼数尽到,两人便携了倌儿进了房,一时间淫声浪语娇吟喘息不断,虽见不着也知里面必然是酣畅一场床第间大战。

白泽还未松口气,鬼灯作恶的手又捏了他胯下一把,白泽瞪他一眼,拽下他的手整了整衣物牵着他找婢子引路去空房。

婢子也是头回见到来这花柳巷子自个儿带了人来,偷偷打量白泽,白泽心知道,表情倒也坦荡荡。

评论
热度(21)

© 花井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