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却浪漫,一无所有

【鬼白】解君眉心结


①眉共春山争秀,可怜长皱。

「只在传闻里听说过的弑神真正的上演了」

「可是」

「这算是什么啊」

“桃太郎,别担心啦。「白泽」是不会消失的。”肚子上的洞还在“咕嘟咕嘟”向外冒着血,白泽却毫不在意的摆摆手。

并不是不去止血,而是被神之利器刺中的伤口,根本没办法愈合。

从现世手持神之利器的人类,固执的认为是神明的错误给现世招来了灾祸,强行闯入天国刺杀神明。

大片的阴影撒下,白泽抬起头:“啊,你这家伙可终于来了,不过也是,我的死亡你也一定会好好嘲笑一番吧。”

“闭嘴。”想要揪住白泽的领子,却在目光触及那个可怕的血洞瞬间停止了。

“嘛,桃太郎,出去吧。让这家伙陪我聊一会。”白泽歪过头,冲桃太郎眨眨眼,又面向鬼灯:

“你会陪我聊的,对吧。”

>>>

「荒唐至极」

「无法拒绝」

那些平日里随意出口的嘲讽在此刻通通无法说出。

“不要这样看着我啊,我是不会消失的。”白泽抓了个软垫,靠在一边,痛楚似乎只停留在视觉,他的表情带着超乎寻常的宁静。

“那么快点坐下吧。”

鬼灯的动作有些僵硬,他从没见过在他面前展露这幅模样的白泽。

“你在怕我死去吗。”

一张一合的唇吐出这样的字眼,病态的潮红溢上了失血而苍白的脸颊,见鬼神像是呆愣住一般没有反应,那神明目不转睛盯着地板:

“别觉得奇怪...我是说一定是我脑袋不太清醒。”

“不、并没有。”热切的想要说些什么来补救自己刚刚的一愣神,鬼灯最终还是放弃了,他拿了桌上不知谁搁在那的一卷绷带:

“我...给您包一下吧。”

“是看着有些恶心吗?”白泽合上眼睛,他不想看此刻鬼灯会是什么样的表情,随手掐了个诀:

“暂时先用这个吧。”

被幻象包裹的身体没有任何血迹,连那个可怖的血洞也不见了。

“您不需要做到这样。”鬼灯的声音因情绪而微微颤抖:“您这种样子简直像是在逼迫我承认我的心情一样。”

“唉?”白泽的唇角低促的溢出了这样的音节,随即他摆摆手:“不用糊弄老人家啊,即使是要死掉了,也不想被欺骗什么的哈哈。”

“您不是说不会消失吗?”鬼灯深深的蹙起眉头。

“啊,只是重组罢了。”白泽摊了摊手。

“自然的法理是不会让「白泽」灭亡。”鬼灯抢下话:“您又要拿这样的说辞糊弄我了吧。”

“才没有糊弄。”白泽的表情轻松的多,他眨了眨眼睛,长长的睫毛一颤颤,讨喜的很。那样的表情上,一点点都没有因伤口而苦痛的模样——与其说是不痛苦,倒不如说是痛感已经被「吃掉了」。

“您总是这样。”鬼灯走近了一步:“明明很强大,却装作弱小者的恶心模样。”他抓住了白泽的手,纤细的手指是柔软的,没有经过劳累的,随即他抚摸过白泽的脸颊:

“即使这里柔弱、无力,但是您的术法却可以超乎寻常的厉害,不是吗?”

“啊啊、你可真是糟糕的男人。”白泽垂下手,良久道。

“偶尔坦诚一下并没有什么不好。”鬼灯弯下腰直视白泽:

“倒是您总是这样——先把您的术法解开好吗?”

“喂喂,这种事情你也需要用这种强迫的手段吗,太糟糕了吧。”

“并没有。”鬼灯的回答异常的坚定,随即他抛下问题:

“白泽先生,您喜欢我吗?”

白泽抿唇一笑,这时候也还是咄咄逼人的模样,他轻轻的点了下头。

“我也是。”那只手握过笔,拿得起沉重的狼牙棒,而现在,它轻轻托起白泽的脸。

“白泽先生,我也是。”

白泽无声的笑了起来,如果是这种话拿来告别,的确是会让人愉悦到畏惧死亡。

争吵不休最终却这样的平和的告别。

他的手指轻触了鬼灯的脸颊,点在他的眉心:

“别老皱着眉了。”


评论(9)
热度(47)
©花井木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