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井木

色情浪漫主义/资深自娱自乐型选手

【白鬼】摇摇欲坠


设定:

①现世

②复杂的双向感情。

③人渣泽。

鬼灯抢过白泽手里酒瓶子按捺想要把这玩意敲到他脑袋冲动时,白泽笑嘻嘻恬着脸亲了亲他的耳朵。

说是因为对方是“白猪先生”要往死里揍,鬼灯还是决定不跟醉鬼计较。

白泽倒更是放肆,抓了他的手指含到口中一阵胡乱绞/缠。指腹被湿/软的舌头舔/舐,酥/痒过/电一般直戳心底。

现世偶遇,偶尔和平一次完全被这家伙搅和的没办法用平常心对待。鬼灯瞥了眼窗台上几碟几乎没动过的小食,又扫了眼歪歪倒倒一地的酒瓶——这家伙完全在胡闹嘛。

带着酒气的唇挨近了鬼灯的鼻尖:

“做?”

简简单单一个字,白泽说的轻飘飘,狭长的眼眸缓慢的眨了眨,十足的勾/引。

直接把人按/倒,脖颈子上留了个不深不浅的牙/印,鬼灯俯视白泽。

“哟,最近变的好主动啊。”

鬼灯心里叫声“不好”来不及反应,上下就换了个。

“大逆转。”白泽脸上笑容甜腻腻,鬼灯怎么看怎么觉得糟心,挥拳招呼了白泽面门。

“痛痛痛!”白泽捂着鼻子,一边不死心抓着鬼灯手往自个儿胯/下一送:

“你摸摸,都萎/了。”

鬼灯挑挑眉毛,顺势要捏爆这玩,白泽掐了他手腕,眨眨眼算放电:

“你用嘴含/爆我倒不介意。”

里衫腰带太好解完全算便宜了这白猪,鬼灯跨在白泽腰两侧的膝盖一夹,疼的白泽龇牙咧嘴,顺势掐住他的大腿根,话说的嚣张:

“恶鬼,我马上就操/死你。”

“哦?”鬼灯按了按他胯间,拉链扯的那叫一个慢条斯理。

“你那里看起来挺兴奋,要不要我帮你剪掉它。”

“没有我那个你能爽?”白泽说的一字一顿。

“秒/射男有脸说?”

“秒不秒:射你尝尝。”白泽低下头,唇挨在鬼灯耳边:

“用下面那张嘴。”

欲/望被点燃的不只是白泽,鬼灯咬着牙齿忍受着白泽在他身上抚/摸的酥/痒。

“够了吧你。”

“喂喂、那种表情太犯规了吧。”白泽低下头,眼睫都弯弯:“这种事情,完全不够嘛。”

被性/器贯/穿的一刻鬼灯掐住了白泽的喉咙,不算严重的痛楚还是让他蹙起眉头。白泽抓住他的手,一根根把紧扣的手指掰开来。

“这种力道是杀不死我的。”他的声音压低了些,胯/下一顶:

“但是我‘杀死你’可是绰绰有余。”

痛苦。
焦灼。
以及欢/愉。

相互交织的理性与欲/念交替着占据鬼灯的身体,被逼迫至极的身体违背着意志去迎合。

欲/念。
荒诞。
爱。

到底哪一种才是这焦灼真正的面目。

“动摇了。”白泽低下头含住了他的耳朵,喝下魔女的药暂时成为人类模样的鬼灯让他觉得几分新鲜有趣。

“你动摇了。”

身体被狠狠的侵/犯着,柔软的内里也被毫不留情的顶/弄碾/压,喉咙里的喘/息声统统被鬼灯咽下。

“真不知道你哭的模样是什么样子。”

“别太得意忘形啊。”鬼灯圈住白泽的脖颈把他拉向了自己,尖锐的犬齿毫不犹豫扎进了白皙的脖颈,黏稠的红一滴一滴漏出。

“恶鬼。”鬼灯死死咬着不松口,白泽抚摸过他的头发,毫不介意的继续顶弄着。

鲜血的味道,情/欲的味道,痛苦的味道。
全部、全部充斥在鼻腔里。

性/欲。
欢/愉。


谁让谁摇摇欲坠。


-f in-

评论(5)
热度(36)

© 花井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