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却浪漫,一无所有

【鬼白】早上好,白泽老师(上)

食用说明:

①师生年下

②每天都很有干劲的鬼灯同学X每天都陷入颓废境地的白泽老师

③轻松欢乐向

>>>


“最近回办公室出奇的早嘛,白泽老师。”生物老师阿香坐在自己的桌前,端起了茶杯。

“是生病了吗?”

平日里有事没事都要来就缠一番的白泽老师病蔫蔫的趴在自己的桌上,他支起胳膊摆摆手,有气无力:

“你是在关心我吗?”

“您多心了。”滴水不漏的堵了回去,阿香觉得她还是少说为好。

自从上星期的那场不安好心的告白开始,白泽整个人都不好了。毕竟他从没想过会有学生,毫不客气的踢开他的宿舍门,声音洪亮无比的说着:

“和我OO吧,白泽老师!”

一上来就约炮的行为并不少见,但对方不仅是他的学生,还是行事作风出了名严谨的鬼灯,他可就完全不能理解了。最重要的一点,他是个男人,鬼灯也是。

都说教国文的白泽老师放荡不羁,当然,对这个生的俊俏风流又年轻有为的老师,最多一句放荡不羁。毕竟模样生的好看,死缠烂打毛病也是可以被学校里年轻的女老师们宽容几分。

白泽再怎么风流也是有个底线,至少他知道自己的学生再怎么主动也不可以,不过每次休息被年轻的小姑娘们簇拥着崇拜着,白泽也是小小愉悦了一把。

但是,但是这种愉悦这并不包括被一个男人约炮。

>>>

自从那次在自己宿舍门口的约炮,鬼灯好像完全忘了这事。

白泽转念一想,无非是真心话大冒险落了下风被恶作剧,连带着自己也被拖下水,想着也就不放在心上了。

一个班里鬼灯并不是成绩优秀的学生,却又是刚好达到及格线的那种。不过鬼灯在学校的影响力不容轻视,毕竟年级最恶劣的那几个畏惧鬼灯是人尽皆知。

这边作业快批改完,白泽手上不停一边摸出手机。

“小妲己,我等会就过去,好久没见你。”

妲己开了家酒吧,白泽和妲己是旧识,用白泽那张不正经的嘴来说,他可是爱死了小妲己的柔媚。

初秋天凉白泽穿了件薄羊毛背心,白衬衫领带都整整齐齐,一副窄边半框眼镜更衬得他文气。他是从后门进的,酒吧里轻车熟路先借了更衣室,出来时羊毛背心收进包里,领带扯开的随意,整整齐齐扣好的衬衫领口也敞开了。

妲己坐在前台,瞧见白泽眼稍抬了抬。白泽挂着笑脸凑近她挑起话题,嘴唇倒是涂了蜜一般,惹得妲己笑声不断。

白泽模样俊俏讨喜,更何况他舍得在女人和酒上花钱,妲己也毫不客气,只要白泽来,必定榨干他钱包。

妲己毕竟还开着酒吧,只聊了一小会儿便忙自己去。白泽端了酒,却有些心不在焉。

年轻的OL坐在他旁边时,白泽漫不经心打量了一眼。肩头以下的波浪卷,一身宝蓝色的制服,脚下踩了双细高跟。

“小姐,您一个人吗?”

极具暗示的意味,白泽笑吟吟为她点上一杯酒。她有些害羞,似乎第一次遇到这么直白的邀请,连脸颊都染上一层薄红。

“是的,一个人。”

>>>

一双细高根被踢在赤裸的双脚旁边,她踮起脚尖亲吻他的嘴唇。

白泽延续了这个亲吻,用手掌把她的后脑与卫生间冰凉的墙壁隔开,一只手掏出了口袋里的保险套。

也许有酒精的催化,他觉得自己连指尖都有些酥麻。

他的手摸索进她裙底轻柔的抚摸着她的大腿时,一声突兀的声音让他一惊,已经站起来一半的小白泽瞬间就萎了下去。

“晚上好,白泽老师。”

年轻的OL脸上火烧似的,她立刻推开了白泽,重新踏上高跟鞋快步走出去。

鬼灯只穿了制服的里衣,他的脸上带着明显的恶作剧意思,说的话却是正儿八经。

“我好像打扰到了。”

“没有。”

白泽咬牙切齿不能多说,他随后问道:

“你怎么进来的?”

“跟着你。”

鬼灯说的正气凛然,丝毫没有不好意思。

你情我愿的事情给鬼灯这一嗓子搅了,白泽觉得憋屈又没处发,不过放鬼灯一个未成年人在里面被知道他可就要卷铺盖走人,领着鬼灯出了酒吧,那小子回头一刻白泽以为他会说再见,可惜下一秒他就看那小子面无表情的说了:

“和我OO吧,白泽老师!”

-TBC-

评论(4)
热度(61)
©花井木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