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井木

色情浪漫主义/资深自娱自乐型选手

【白鬼】祭品②


-04

比死还要深重的屈/辱一开始就是不存在的。或者说对于鬼灯,最屈/辱的一刻是身为人类的“丁”软弱无力的死去。

“把脸抬起来。”毫不客气的命令语气,随即整个下巴都被掐住。

柔软的唇在此刻如同毒药,让鬼灯无意识的步步退却。亲/吻比想象的还要突如其来,湿/热的舌尖步步紧逼撬开了咬紧的牙齿,舌尖扫过上颌牵连出难以言喻的酥/痒。

“够了吧。”终于,鬼灯忍不住说道。

白泽的任性妄为已经到了一个程度,他一只手扯鬼灯腰上的结,急躁的胡乱一扯让腰带的结越收越紧。

“松手。”鬼灯拍了下他手背。

白泽松开手,悻悻的摸摸鼻子。

鬼灯的手指很灵活,挑松了结松开腰带。白泽的目光一直跟随着那双手,鬼使神差的,他抓起鬼灯的手,把指尖含进口中。

带着显而易见色/情意味的舔/舐,从指尖一直到掌心,鬼灯吃了痒,想要蜷起手掌。

“快点做完快点…”

“不做了。”白泽松开了那只手,他说的很是任性。

虽然不可否认,他刚刚的行为有戏弄之意,但他并没有强/迫一个快要睡着家伙的爱好。

毕竟这种愉快的事情,要的是你情我愿。

“晚安。”

低声耳语犹如魔咒,掐断了鬼灯一直紧绷的神经。陷入睡梦前他感觉到自己被托起里,眼前有白色微微闪现。


被鸡蛋粥的香味唤醒,果然是一个神清气爽的早晨。

“你这家伙怎么还在这里。”

被枕头迎面痛击,白泽捂着脸孔嚷道:

“喂喂!这是我家好吗!”

“啊,原来是这样啊白猪先生,您至少要解释把我带过来的原因吧。”他一条腿跨下床,轻车熟路的去拿了自己的牙刷,想了想他说道:

“不然揍你哦。”

“说的还真是不客气。”白泽把粥碗端了出来,努努嘴。“喏。”

还顶着乱翘的头发,鬼灯已经毫不客气的拉开了椅子坐下来,面前的碗里是煮成金色的蛋粥,米莹润润,看起来让人很有食欲。

“我开动了。”

桃太郎推开门看到的就是这少有的和平景色。

“哎哎哎哎!居然有好好相处!”

“已经说出来了哦,桃太郎君。”白泽笑道,说话间已经端来了另一碗。

“要来一点吗?”

“啊,好的,麻烦了。”

-05

“啊…唔。”

喘/息、呻/吟,这一切都带着惊人的热度。

曲起膝盖跪在床褥上的身体像是被什么摇动着一般,皮肤上浸出的汗珠顺着肌理分明的身体滚落。

色/情、冶/艳,这两个词根本不足以形容眼前这个淫/靡的场面。有如交/媾一般的姿态,却因独自而变的几分可怖——即使这样的淫/艳让人足够忘却这种诡/异。

终于他身体猛烈一颤,松懈了下来。

鬼灯倒在被褥,他的身体还残留着射/精后过电一般的快/感。

屋子里被情/欲熏染的热度渐渐冷却了,寒冷激的他皮肤泛起了一片小颗粒。他驱动着疲/惫的身体向浴室走去。

用这种神交的方式满/足神明,虽然不及直接身体的交/媾有效,但是比其他的方式好上太多。

亲吻,低语,爱抚,
那神明对自己做的一切都让他几欲作呕。
即使这样的告诉自己却也无法为因神明而淫/乱不堪的身体找更多的借口。

用这样的方式,与弱小不堪而死去的自己告别,这样与“弱小”并没有区别。


说到底自己还是矛盾的迷恋着吧,那个神明。

-TBC-

评论(1)
热度(52)
  1. 用户o1yezbidz5花井木 转载了此文字

© 花井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