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井木

色情浪漫主义/资深自娱自乐型选手

【鬼白】搜身


>>>

白泽刚和女人爽/过一发,高跟鞋“嗒嗒”的声响还在耳边没走远,他趁着黑摸了摸床头柜,想拿来没抽完的半包烟,却摸到了个男人的手。

抬起头黑暗里那张脸面无表情——最重要的是白泽记得他,白泽记得的除了相好的女人外就是自己任务里的罪过的仇家。

“我们又见面了,白泽先生。”

那个男人一边说着一边一拳擂向他的腹部,白泽痛的几乎吐出来的瞬间,他感到脖子一痛。

糟透了。
陷入黑暗前白泽这么想到。

>>>

被绑在床上这种戏码足够恶俗却也让白泽出了一身冷汗,毕竟被剥/光了绑在床/上这种体验白泽还是头一次。眼睛被蒙住让他的听觉变的格外灵敏,他听到脚步声渐渐靠近。

男人粗/鲁的扯下他蒙眼的那块布,明亮的光线刺得他微微眯起眼睛,白泽盯着那张脸舔舔嘴唇道:

“小哥,你长得听对我胃口,要么来一/炮我们一笔勾销。”

“哦?”男人的眉头动了一下,他随即捏紧了白泽的下巴——直痛的白泽面容微微扭曲了下。

“你倒是让我恶心的不得了。”说完他松开了手。

白泽突然笑了起来,他说的一字一顿:

“刚刚那句玩笑话似乎你当了真?真不巧,我看着你可是恶心的快要吐出来。”

鬼灯毫不介意一般一边又抬起脚踩在白泽腹部,昨夜酒后隐隐还有些胃痛,一脚下去差点让白泽应验了自己的话。

“好了,白泽先生,告诉我,你把从我这偷走的芯片放哪去了?”

“抱歉抱歉。”白泽笑的爽朗:

“商业机密。”

话音刚落,鬼灯抬手给了白泽一耳光,力道之大让他的半张脸立刻就红了起来。

“咝——”白泽痛的很,却依旧脸上带笑只说:

“你不已经搜了我身?”

鬼灯一手掐住他下巴强/迫那张不讨喜的嘴张开,两指并拢插/进他口腔几乎捅到喉咙,这让白泽几乎有想要干/呕的感觉。

“那就让我好好搜一搜吧,白猪先生。”

>>>

鬼灯的手碰/触到白泽身体的瞬间,白泽不可遏制的哆/嗦了一下。鬼灯的手指在他的腰部摩/挲了一番,引来白泽隐/忍一般的闷/哼。

“你怕痒?”

“滚蛋。”

鬼灯的手触碰过他每一块肌肉,无论是怎么样的触/碰,都让白泽颤抖不已。他恶/质一般的用指/尖刮过他的乳/头。

“唔、变态!”

“哦?”鬼灯慢吞吞的为自己戴上一双手套,隔着布料握/住已经把内裤撑起的阴/茎。

“你看来也是爽的不行呢。”

白泽瞬间涨红了脸,捏紧了拳头,可惜双手被牢牢绑/缚。

“混蛋。”

“白猪先生——您现在的模样可真是让人想好好的凌/辱一番呢。”他的手隔着那层薄薄的布料揉/捏着,白泽的喘/息声突然粗/重了起来。

鬼灯的目光一直停留在他的脸上,因为生/理的欲/望而涨红的脸,紧紧咬住的下唇,以及在喉咙里被吞/咽的呻/吟,鬼灯突然觉得自己的喉咙干的有些难受。

“我想上/你。”

说这话时鬼灯依旧面无表情,一双眼睛直直看进白泽眼底,陈述的语气毫无拒绝余地。

“我操/你…”

鬼灯掐住了他的下颚,他说:“希望你等会也能有力气叫/床。”

被松开了束缚的双/腿被鬼灯毫不费力的扳/开,唯一能够遮/挡的布料被粗鲁的扯下,疼的白泽一阵龇牙咧嘴。

沾满凡士林的指尖碰触到穴/口白泽挣扎的厉害,鬼灯手上暗下几分力,被压/制的大腿多了圈红/痕。鬼灯手指的深入异常的艰难,白泽嘴上也骂骂咧咧操/了鬼灯几轮。

鬼灯的手指在里面胡乱/搅了几圈便要提枪上阵,白泽硬生生扯断了绳子挣脱束缚抬脚直踹鬼灯胸口。

脑袋磕到柜子“咚”一声响,鬼灯单手撑地站起来在门前重新按倒白泽。

没有被完全润/湿的穴/口被粗/暴的插入,白泽张大了嘴大口喘气,鬼灯把他压/在门板上,白泽清楚的感觉到压在他脊梁上冰凉凉的是鬼灯胸前衣服的金属装饰。

“我操/你大爷。”

鬼灯压/牢了白泽的肩膀一只手揉/搓着白泽勃/起的性/器,隔着棉布手套的感觉让白泽咬着牙也未能将声音全数咽下。

射/精的瞬间白泽脑袋里一片空白,下一刻鬼灯挺动着腰/身尽/数/埋了进去。

被紧/窄的穴/口箍/住,鬼灯暗中忍/耐着喉咙里的喘/息,一下一下如同打桩,几乎要将白泽钉死在门板,在鬼灯手中白泽再次释/放。

紧紧扣住门板的手指渐渐松软了下来,门外走动的声音无一不让白泽羞/耻的几乎烧了起来。

“我射/不出来了。”他哑着嗓子讨饶,侧过脸,鬼灯瞧见他湿:润的眼睛。

“这样就不行了?”他胯/下顶了顶:“这里面可还没有好好搜查过呢。”

-fin-

评论(2)
热度(79)

© 花井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