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井木

色情浪漫主义/资深自娱自乐型选手

【苍红/幸政】Saturday


设定:

①转生设定,有记忆的幸村。

②大学生政宗&社会人幸村,无明确攻受,只是两个人在一起。

③日常温馨



〉〉〉

真田幸村走过楼下时,伊达政宗正晃着脚坐在二楼栏杆,他冲他吹了声口哨,说:

“晚上吃什么?”

“咖喱饭。”

他站起来,一跃而下落在幸村面前。

“去买胡萝卜吧。”

超市正是人流量极大的高峰期,幸村伸手抓住了政宗的袖子,制服衬衫袖口的金属扣子刮的他掌心有些疼。

“在下担心政宗阁下走散了。”

超市里惨白的日光灯打在政宗脸上,幸村分明看见了他咧开嘴笑了,颜色暖暖的。

“Don't be shy,想牵手就直接说嘛,幸村。”说话间他的手被另一只卷进了掌心。

“破廉耻。”幸村小声说了一句,政宗只假装没有听见。

晚上的咖喱煮咸了,政宗的煮饭技术糟糕的可以,不过已经比最开始好了许多。幸村没抱怨,默默的给自己加了点饭,又给他添了勺。

幸村刷完碗,政宗正从浴室出来,他赤着上身,头发上搭了条毛巾蓝色的,小熊图案的毛巾。水珠从他头发上滚下来,落进锁骨的凹陷。

他抓着毛巾揉揉头发,拿了瓶水拧开咕咚咕咚灌了下去,幸村想起晚上放了太多盐的咖喱,突然笑了起来。

伊达政宗揪着他后脑的发束,在他嘴角落下一个湿淋淋的亲吻。

晚上只有幸村一个人蜷在被子里,他睁着眼看天花板,又歪头看门缝里透出的暖橘色灯光,模模糊糊的人影被门缝挤成长长一条。政宗在外面做他没有写完的作业,他有多努力,幸村全都看在眼里。盯着盯着他眼皮开始打架,最终睡着了。

早上醒来,旁边冷冰冷的,没有人。幸村坐起来挠挠脊梁,推开门看见披着毯子睡在沙发的政宗。

他看了眼日历,星期六。觉得还是英国让他多睡会儿,就径直去了厨房,趁着早上天气还没热起来先把早饭给做了。

冰箱里还有小香肠,他一时心起把它切成小章鱼的形状丢进锅里。火开大了,闻到糊味儿时幸村才慌慌张张调小,章鱼香肠的一面已经成了焦褐色。下一刻,一只手从背后取走了他手里的筷子。

“糊了吗?”

政宗从他笑了下,给小香肠翻了个面,幸村有些尴尬的摸摸鼻子。

“在下…”

“还不错。”他说着,用筷子尖戳了个糊了一面的小章鱼香肠塞进嘴里,有些烫,焦糊的苦涩味道在他口腔里弥漫开,但他还是咽了下去。

“还不错。”他又重复了一遍。

幸村把筷子从他手中夺走了,他推推政宗。

“刷牙去。”

拉开窗帘,柔和的光从窗外那棵树的缝隙中洒落在地板。

日头越来越高,幸村热的鼻梁上有些出汗,他用手臂抹了把,然后端了盘子上桌。

煎蛋卷、香肠和面包。简单的不行,他有些恍惚,和伊达政宗同居开始,他总觉得自己做梦一样。

我喜欢的人也喜欢我,还有什么能比这更幸运。

政宗脖子上搭着条没拧干的毛巾,还滴着水,他拽下毛巾,伸出头出来,脸上湿漉漉的。

“So hot!”

不提糊了的小章鱼香肠,煎蛋还是很美味。政宗用筷子戳了章鱼形状的香肠仔仔细细看了好一会。

“哇哦。”

他赞叹一般的发出了不明意味的声音。

“政宗阁下,在下…”

政宗恶作剧心起,扯了一小片面包蘸了酱趁着幸村张口的刹那晒了进去。

“都说了叫政宗,口癖也好你这家伙可还真是不长记性啊。”他眨眨眼,脑袋微微侧了下:

“You see.”

幸村有些哭笑不得,他咀嚼了咽下去,却发现自己忘记想要说些什么。

那时自己一身红衣,手持双枪,说得斩钉截铁:“不管多少次,在下也还会喜欢上政宗阁下。”

是的,多少次都会喜欢上。
所以他从来没有忘记。

一只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幸村突然意识到他发起了呆。

“非常抱歉…喂,还给我!”

得意洋洋的晃了晃手里的煎蛋卷,政宗生怕幸村来抢一样整个儿塞进嘴里,噎的他拍了拍胸口。

幸村咧开嘴笑,整齐的牙齿露了出来。

政宗想,他也许该亲吻他,当然,他也的确这么做了。

油腻腻的亲吻落在他唇瓣,政宗挨了挨又退开来,用鼻尖蹭蹭他的。

两人脸挨的极近,不仅仅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连对方脸上渗出细细的汗珠也能看见。幸村脸上不可遏制泛了成薄红,他用头狠狠磕了政宗的额头。

“痛。”捂着脑袋哀鸣的政宗偷偷从指缝看幸村,看他脸颊的红一直烧到耳后根。

等他再努力一些,努力一些,他就能变成和真田幸村这个名字并肩的男人。
所以在这之前,奔跑就好。

两人相视几秒,突然忍不住都笑了起来,窗外的风拨动了桌边的窗帘,“沙拉拉”的树叶摇动声从窗子跑进来,阳光也从那里斜斜洒下。


时光深处,岁月静好。



-fin-

评论
热度(30)

© 花井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