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井木

色情浪漫主义/资深自娱自乐型选手

【黑白泽】全世界


-00

黑泽知道自己的一切都是为了他。
毫无缘由。

-01

装满了营养液的罐子是浅浅的红,白泽就在哪里面,安静地,安静地睡着。

赤裸的身体,有如胎儿一般沉睡在里面,连接他与外界的,是复杂交错的软管。

黑泽站在外面,用手丈量着罐子的宽度。

啊啊、里面的“我”什么时候才会醒来呢?

实验室很冷,地牢里更冷。黑泽总是乖乖的,不哭也不笑,他知道只有这样,乖乖的,才能够一直呆在他的身边,呆在罐子旁边。

你什么时候才会醒来呢。

黑泽把嘴唇贴在玻璃上,一遍一遍。

他想,那流动的液体一定会把这微弱的声音连同思念也一同传达吧。

-02

实验室里金属柱子的弧面倒映出他被扭曲后的脸,包括额头那只有些可怖狰狞的眼睛。

失败品的他细细的端详过白泽的额头,以自己一点也不相同,那是一只艳红的图腾一般的眼睛纹记。

像是朱笔勾勒一般的红,艳丽,迷人。

他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头,突然间他总觉得自己额头的那只眼睛也没有他自己想象的那么恶心而可怖了。

他多想把自己的手穿过玻璃碰触那漂亮的纹记。可最终他只能拥抱住大大的玻璃罐子——即使那东西有些冰凉的外壳让他冷的想要发抖。

“你是不是暖和一点。”

他这样问。

罐子里的白泽安安静静的睡着,没有回答,而他背靠着那冷冰冰的罐子终于陷入了沉眠。

黑泽喜欢白泽。
若真要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那么一定是『全世界』。

他期待着、期待着白泽睁开眼睛看他的那一天,期待着白泽从这里走出的那一天。
他期待着他的全世界。

-03

实验室的人一天天变了,他们老去了,白泽依旧还是安静的沉睡。

黑泽一如他被创造的模样,少年人的姿态。他用嘴唇贴在罐子上,罐子里面像是他诞生的地方一样。

温暖的,寂静的。

在其他的“作品”渴望着那一方小窗外天空时,黑泽依旧陪在这里,对黑泽来说,在这里,在他被玻璃隔开的里面,是他的世界。

“我心像是被填满一样。”他这样说着,安静的闭上眼睛。像是什么都远去了,世界上只剩下两个人这般。

时光同他们的创造者都一同老去了,而他们却凝固在了夹缝之中。从诞生开始就知道那是自己所爱,也许直至不知什么剥夺他性命的终结也不会改变。

他紧紧贴着玻璃壁说着:

“快点看看我吧。”

几个气泡一闪而过,快到黑泽竟无法确定是自己真实看见了它们。

“白泽。”他轻轻的呼唤,里面浅浅的红死寂,没有任何动静。

-04

实验室的人一天比一天少,死去而找不到后继者的人,因对终极作品怀疑而离开的人,因恐惧逼近人类模样的作品而逃走的人。

最终对他们的恐惧如同病毒一般蔓延开来,黑泽隔着罐子拥抱着白泽。

他不畏惧死亡,一点也不畏惧。被创造他的人类摧毁,就像是一棵树的轮回,从哪里出生最终会回到哪里去一样,至少他觉得只是合情合理的。

但是他觉得白泽还未曾离开这个大大的罐子,他也还未曾拥抱他的世界。私心,没错,就是私心。

这一刻,他变的更加接近人类。

-05

玻璃破碎的瞬间警报响起了。

那个年轻人赤裸着身体站在他面前,浅浅的红蔓延到了地面的任何一个角落。

“黑泽。”

他的声音没有因第一次开口而艰涩难听,而是温润的,让他甚至觉的自己像是伴随着这个声音躲进了温暖的巢穴。

“走。”他脱下自己的外套,为他穿上,牵着那只手,几乎是畅通无阻的奔向了出口。

他牵着他的全世界。
他的喜欢像是全世界一样,这么大,这么大。

即使他是个未完成的作品,但他并没有为此感到羞耻,如果他更像个人类,他就不会只爱白泽一个。

为白泽而诞生。
为白泽而存在。

他们看见了打开的门外刺眼的光,他牵着白泽奔跑,不顾一切。

他不希望他的世界被圈禁在这小小的实验室,他要让他的全世界知道,外面到底是什么样子,他有很多很多想要告诉他的全世界。

所以他跑,拼命跑。

温暖的阳光柔和的铺撒在他们的身上,他们的脚步渐渐慢了下来。

“白泽。”

他这样说着,回过头想要告诉他,这温暖的发光的是太阳。

他只看了,被他牵着手的人在阳光下如同干涸了的土地一般渐渐龟裂。

“我很开心。”这是他自诞生说得第二句话,也是最后一句。

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同样身为未完成的作品的白泽无法行走在阳光下。

有什么顺着他的脸颊一滴滴落下,他的喉咙里呜咽着。张开了最终什么都没有的手掌,那里铺撒着阳光。

他变的愈发像个人类。


-fin-

评论(4)
热度(38)

© 花井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