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却浪漫,一无所有

【vassalord同人】tickle



>>>

他的身上有一道伤痕,即使早就恢复的连一丝疤痕也无,但是它依旧存在着。

——被触碰,就会痒。

被指甲抓挠到即使疼痛,也无剜除,就这样一直留在那里,像是弱点。

>>>

“雷夫罗大人,charley大人已经回来了。”

“啊…还真是意外地提前。”随手把精装书反扣在桌面,他摸出了一支烟。

未挨及嘴边,就被人从两指间夺取丢到了一边——红色的瞳孔里倒映出他的脸。

“哦,cherry。”

“是charley。”

伴随着在耳边响起的声音,柔软的吻落在了他的颈项。与其说是个亲吻,不如说像是啃咬。与亲吻不同,却也与喂食不一样。

“饿了吗?”雷夫罗抬起一只手,按住他的后颈压向自己。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作为“食物”,没有比他更合格的了。

对方的喉咙间含含糊糊应了一声,查尔斯没说话,也没有咬下,很快,他低下头与他亲吻,落在唇瓣,侵入齿间,却又很快分开。

“是先喂饱这里,还是这里?”

男人的声音很低,一如他一贯诱惑年轻的孩子。缺少人类温度的手拨开了拉链,滑进查尔斯的胯间。雷夫罗带着明显愉悦的表情,欣赏那张隐隐染上了羞赧的脸。

“或者说…一起?”

>>>

“唔…别咬这里。”

大腿内侧细嫩的皮肤被牙齿刺破,痛感让他稍稍兴奋了起来。他咬了咬嘴唇,鼻腔里随着血液流失而发出轻微的哼声。

好色情。

查尔斯的目光恍惚了下,又聚集在他脸上。他看他时总像看一件艺术品,却又不用同等的对待他。

“你这家伙给专心点啊。”

脑袋被强迫着按下,两唇相接的瞬间,查尔斯觉得自己引以为傲的定力崩溃了。

鲜血,情欲。

无论哪个都对他诱惑满满,一如他最初,毫无抵抗的被诱惑。

“您可真…坏心眼。”

在这种时候,即使是责备,也带着取笑一般的意味。

下一个被咬住的地方是腰侧,与其说这时候为了饱腹而吸食鲜血,倒不如说查尔斯是为了让他尝到痛感而下口。

“唔…你这家伙,恶趣味。”不仅仅是伴随着疼痛而来的兴奋感,被那双手碰触的腰腹敏感的想让他颤抖。

“彼此彼此。”

臀部被分开,感受到被视奸一般羞耻的穴口禁不住微微缩紧。

“您也会感到羞耻啊。”有着年轻人类一般外表的猎人这样说着——这时候称他为猎人再合适不过。

“废话少说。”像是为了掩饰自己突如其来的羞耻心,雷夫罗把脸埋进了枕头,下一秒,他几乎是从床上弹起来,又被按了回去。

“别乱动。”

查尔斯在他被抓住的脚腕上留下两个齿印作为警告。

穴口被湿滑的舌头侵入让雷夫罗捏紧了床单,那家伙一定是疯了。他的脑袋混混沌沌,擅长的调情技巧在此刻统统失灵。

像是察觉到什么令人愉快的事实,查尔斯放过了他,抬起那张脸。

那是沦陷在欲望之中的表情。

“您可真是糟糕的…主人。”

“是、是。”像是应付一般的发出了声音,雷夫罗摆脱了他的手,坐了起来,毫不掩饰的握住自己的性器抚慰起来。

“真是性急啊您。”

查尔斯的目光一刻未曾离开他, 他单膝跪下,执起他的左脚,从脚趾尖亲吻起来。

脚背、脚踝、小腿,那亲吻带着黏腻一般的诱惑力,最终变成了轻咬。

皮肤被牙齿扎破的瞬间,雷夫罗的脚趾紧紧的蜷起,小腿的肌肉也微微绷紧。

查尔斯紧紧盯着,一刻也没放过他那如同高潮一般的反应。

雷夫罗的样子很生动——在查尔斯不算贫乏的词汇里想不到更贴切的词了。比起高高在上,作为“亚当”存在,俯瞰他的模样,他更偏爱被自己弄到乱七八糟不可遏制的狼狈样子。

从这个角度,他能看见雷夫罗稍稍抬起的下巴与暴露在他视线内的喉咙,微微颤动的喉结让他一时间没办法移开眼睛。

“这样就满足了,cherry?”

“您的记性一如既往的糟糕啊。”查尔斯欺身而上,就势在他的胸膛处咬下。

喉咙里的吞咽声渐渐平缓下来,失血让雷夫罗有些头晕,在不甚清晰的混乱里,他听见查尔斯的声音。

“I'm charley.”

>>>

身体被侵入的轻微痛楚让雷夫罗绷紧了肌肉,连眼睛都毫无自觉的湿润了。

查尔斯的亲吻顺着他的指尖落下,到手臂,到肩膀,到胸膛。

他的手指对待艺术品一般,抚摸着他分明的肌理,最终停滞在胸膛。

“这里,就让我用欲望的镰刀刺穿吧。”

“说的真够色情啊。”雷夫罗微微眯起眼睛,柔软的舌头舔湿嘴唇,他微微抬起胯部,示意结合的地方。“还是贯穿这里吧。”他的声音微微压低,像是嘴唇颤动一样吐出最后的音:

“cherry.”


被毫不温柔的贯穿,每一次都用着把他钉死一般的力道。他的双腿被抬起,脚掌被亲吻,被亵玩。每一个趾缝都被唾液润湿,因羞耻而染上的微红的色泽。


“唔、痛。”

“您的身体,每一处都很美丽啊。”

与那张即使被情欲熏染,却依旧毫无表情脸完全不同的是查尔斯赞叹一般的声音。

因情欲灼烧而缺水干燥的唇颤抖着一张一合,查尔斯注意到了,他的目光灼热的盯着那里。

“这里也想要吗,主人?”

在等待回答的时间里,他轻轻抚摸着那里,干燥的唇蹭指腹的有些痒。

像是用尽力气聚焦视线一样,雷夫罗的喉咙里发出了略微粗重的喘息,夹在在里面的是催促的话语。

“快点。”

像是得到了许可一般,查尔斯低下头亲吻他,因弯腰动作被进入了更深处的雷夫罗颤抖着射了出来。

高潮带来的轻微窒息感让他迫切的用舌头勾缠起查尔斯的,汗水顺着濡湿的鬓角,沿着下颌滴落到胸膛。

更加细碎的亲吻落了下来,一并被舔舐掉的,是不断滚落汗水,在足够麻痹身体的快感里,他感觉到脖子微微一痛,吸吮的声音在他耳畔被放大,变得格外清晰。

感受到手臂下的身躯因进食变的格外放松,雷夫罗夹紧了臀,强逼着对方在自己身体里缴械。

“恶趣味。”

查尔斯这样说着,托起他的脸对着那两瓣因使坏而弯起的唇咬了下去。



-fin-

评论(6)
热度(143)
©花井木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