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井木

色情浪漫主义/资深自娱自乐型选手

【加加白】喜欢你的日子里我对你说谎了

食用说明:

①加加知X白泽
②校园paro
③单身狗情人节怕吃多糖蛀牙,扔块黄连降火。


>>>


快要下雨的天气变得让人异常烦闷,潮湿的更衣室带着有些浓烈的汗水气味。

“唔、你这家伙…混蛋。”

“闭嘴,声音再大会把人引来。”

“那你就不要动啊。”

即使被欺负到快要溢出泪水,身体还是不自觉的为他而打开。
因为白泽,因为他是这样的喜欢着加加知。

察觉到被窥伺的危机而骤然收紧的身体,让加加知的喘息变得愈发粗重。

“要射进去了哦。”

“等等、喂…咿!”

抓住加加知肩膀的五指突然加重了力气,在一瞬间又陡然松懈。

“喂…不是说过不要射进来吗!”像是恼怒了一样,白泽的眼梢不知因高潮或者愤怒而变得有些湿润。

脊梁贴着柜子慢慢滑下,加加知的目光停留在他因不适而没有合拢的腿间。

“啧。”咂咂嘴,加加知的目光稍微移开了一点,提好自己的裤子,从柜子后面探出半个身子抓过自己的包,面纸顺着一道抛物线落在白泽手里。

“先擦擦。”

更衣室的门合拢的瞬间“砰“的响了一声,震的白泽心里有些难受,他慢慢地,慢慢地咬紧了牙齿。

混蛋…好想哭。

>>>

“白泽君,西区那边开了一家超级棒的店嗳,放学一起去吧。”

这个年纪的女孩子笑得天真烂漫,说话间不经意的用指腹碰了碰自己的嘴唇。

“可是轮到我值日了诶!”耳坠的穗子在食指上绕了两圈。

“那我在楼下等你嘛。”她这样说道,回过头又补充了一句。

“就这么定了啊,白泽君。”

>>>

“白泽君,还没有好吗?”

视线被溢出的泪水模糊了,只能隐隐约约看见招手的身影。

“快点拒绝掉。”

伴随着命令一样的语气而来的,是更加肆虐的侵犯。

“让我…说完话啊你这混蛋。”颤抖的手臂支撑着整个身体的重量,白泽抓紧了走廊的护栏。

“抱歉抱歉,我想起来还有事情…”

“不要嘛,都答应了啊,会觉得很差劲的。”

“非常对不起,下次…请你吃冰。”身后的加加知的动作突然变得激烈起来,连带着他的声音都开始断断续续。

喜欢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心情呢?

在混沌的意识里,他开始胡思乱想。

花一样芬芳,海水一样宽广,果实一样甜美。这样简陋的形容太过于抽象,况且——白泽下意识的做了吞咽的动作。


好苦。



>>>

连续几天的闷热突然下起了雨。

“糟透了啊。”

百无聊赖一般看着窗外,雨水顺着玻璃滑下一条条曲折的线,白泽把头靠近了墙壁。

教室的人已经走光了,没有和别人一起回家,而是执拗的等着雨停下。

“好像越下越大了。”他拢起手掌冲着玻璃呵气,一层白雾不及停留就消失了。

被冲刷的世界像是突然寂静起来,雨像有着让一切镇静的魔力,在逐渐闷热里的天气,白泽打了个寒噤。

掏出口袋里的Walkman,上次未放完的歌曲是一首摇滚乐的高潮,主唱的声音一遍遍响起,他觉得自己头有些疼。

关上教室的门,穿过走廊是楼梯的拐角。

“我有倾慕的人了。”

那家伙还在这里啊,可爱的女孩子告白真是有些让人嫉妒啊。白泽的脚步加快了一些,走过了加加知的身边。

他咧咧嘴角有些想笑,却终究没笑出来。


因为毫无意义。


>>>


“都很适合你啦。”
“我最喜欢你了。”
“你怎么样都很可爱嘛。”

赞美的言辞包裹着甜蜜的糖衣,怎么样都不难说出口,可爱的女孩子就像是甜美的东西,无论怎么夸赞都不会过分。

“啊,抱歉抱歉,加加知。”

抓住加加知领带的手渐渐松开了,白泽松懈下来一般,弓起身体,额头贴在了他胸口,他从没觉得那么狼狈过,也从没觉得拒绝是这样一件难以开口的事情。

“我不想再做了。”

他的声音很低很低,变得如同呓语一般。

“喜欢你…其实好幸福。”

潮湿的更衣室,淅沥沥不停下着的雨,他的耳边渐渐回响起那首歌。

「There's a shadow hanging over me.」

这个五月,我对你说谎了。
喜欢你,痛苦的快要窒息。


-fin-

评论(13)
热度(68)

© 花井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