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井木

色情浪漫主义/资深自娱自乐型选手

【青黑】十人十色(下)


-14

从那时候开始,我就没有接过你的传球,明明只是不久之前,我却觉得已经好远。
我已经,连怎么接你的传球都忘记了啊。


那一天,他失去了光。
影子也变的不像影子了。

-15

三月的天气变的暖和起来了,热度似乎开始复苏在了挥洒汗水的年轻人身上。

“喂喂,午休时间结束了。”

脑袋被大力拍了几下,睁开眼看见的是火神那张脸。

“请不要这样拍我,还有,火神同学,嘴角有酱汁。”毫无起伏的声音陈述了一个事实,黑子把目光从翻找抽屉里面纸的火神身上移开了。

好像做了个梦,梦见了什么呢?
已经全然忘记了。

练习赛战胜了海常以后,黄濑的讯息就多了起来,邮箱里塞的满满的全是他各种无意义的报告。

但是很开心。

他想到了那时刚进队里,要和他赌上正选队服的黄濑君,虽然他不喜欢说教,虽然黄濑那家伙也不会听说教,但是他啊,却是切切实实的回来了。

邮件箱里的简讯删的干干净净,唯一被留下的只有那个“好”,有时候黑子一个人在图书馆里会想很多事情,不是什么高深的道理,只是想想过去,想想那些让他后悔的事情。

人总是要前进这种道理,黑子并不是不明白,但是他怎么也无法原谅自己。

那个什么都没有办法改变的自己。

快从帝光毕业有次在MJBAR的大姐姐那里点餐,她说:

“今天真少见。”

黑子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离开了才突然意识到她说的是什么。而现在,那个笑嘻嘻会多给那个大胃王少年一个汉堡的大姐姐,已经换了个工作再也没见过了。

他忽然就觉得这个世界好不真实。

-16

在诚凛的日子快乐的不得了,脾气各种古怪对他们照顾有加的前辈,脾气暴躁料理苦手却毫无自知之明的丽子教练,以及变得越来越合拍的火神同学。

快乐像是麻痹了他的四肢百骸让他连悲伤的余地都没有,只有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才会对着桌上那张舍不得收起,关于曾经帝光奇迹的照片一个人苦痛的快要哭出来。

如果那段时光是个梦的话为什么不继续下去?

他们都已经变的太强硬,作风自我的令人窒息。

诚凛与帝光完全不同,没有空余的体育馆给他留下来做秘密练习,况且秘密另一头维系的那个人也已经不知去向了。

没有谁天生就是为了别人而战斗的。黑子觉得自己,不过是狡猾的为自己而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17

阿哲去诚凛念书后青峰其实偷偷去看过一次。

不知道阿哲在哪里,不知道阿哲的班级,他就是单纯想看看有阿哲的这个学校到底是什么样子。

黄濑发过一次简讯,说是见到了阿哲,他说了好多废话,也说了很多关于“诚凛的光和影”这个话题的事情,也知道了火神大我这个名字。

他不是没想过去找到阿哲,像是以前一样,在树荫下,在教室里,在他熟悉的每一个地方。

但是他知道,或许没有变,但是那里没有他的影子了。

战胜诚凛的那天晚上,青峰翻来覆去睡不着。他想他喜欢上了一定是个克星吧,不然怎么连胜利都没有实感到让他痛苦的不得了。

他想这个世界一定是公平的吧,胜利的人一定要忍受苦痛。

“火神同学,是我的光。”

一想到那家伙,会说着这样的话,他就觉得难受的不得了。

光也好,影子也好,只有在一起的时候才会被这样称呼吧。“诚凛的光和影”天知道他是怎么样讨厌死了这个称呼。

五月来过,但是他假装睡着,听她与自己母亲说了几句话就离开。

“阿大,火神君的话说不定更适合当阿哲的光。”比赛结束后,她是这样说了,毫不顾忌的去引燃他的愤怒。

小姑娘说着说着突然就掉下几滴泪水。明明哭着却没有露出任何一点点悲伤的意思,五月一边掉眼泪一边笑着对他说:

“现在的小哲很开心啊,阿大你们都简直烂透了。”

青梅竹马哭着责备他,而他突然间什么都说不出,好像连愤怒的力气都没有了。

-18

在温泉看见黑子意外的不得了,青峰连门都没进又退出去了,毕竟他还是想等一个机会和阿哲一个人说上几句话。想到桃井执着的最终强迫他参加合宿,青峰“啧”了一声却也没说她多事儿的要命。

阿哲泡澡容易晕这种事情早就知道,在瓶装运动饮料和自己水壶之间果断的选了后者。

“阿哲,好久不见。”

他假装说的随意,按自动贩卖机的那只手紧张的掌心出了层薄汗。

所以说同类相斥这种说法一点也不为过,至少青峰觉得自己对火神某种意义上带着敌意。

什么“诚凛的光和影”啊,让我一一击溃给你看。

话虽这么说青峰还是懊恼的要命,毕竟他设想的可是更加帅气的开场白。

“见到小哲了吗?”

穿着薄薄的T恤就出来的青梅竹马把饮料放在他面前坐下来,长长的头发还在往下滴水湿润了肩头。虽然嘴上说着讨厌死了这个从小就被母亲授权欺压自己的青梅竹马,但是他还没有糟糕到让女孩子陪他吹冷风。

“喏,给你,我热死了。”

接过深蓝色的外套,桃井“噗嗤”一声笑了。

“阿大,这算什么啊。”

“啰嗦。”

两个人一时间谁也不知道怎么样先开口,终于,小姑娘坐在他旁边也不管他听不听说得自顾自。

“阿大喜欢小哲没错吧。”

一句话还没落地青峰整个人就弹了起来。

小姑娘脸上带着笑容不看青峰只抬着头对天空,心里念了句“笨蛋。”

“毕业那天,小哲去阿大的班级了哦,连阿大写在桌上的字也看见了。”青峰的这个秘密,她其实一早就知道了,但是她什么也没说,也许是因为她聪明过人,知道说出大家也会变的尴尬,善良的假装不知道一切。

“那又怎么样。”青峰说得瓮声瓮气,似乎有些不耐。

“所以小哲去追你了,那天、我全部、全部都看见了。”小姑娘的声音颤抖了一下,青峰抬起头只看见几滴水液体落在她的裙摆瞬间又不见了。

“我啊,喜欢阿大,也喜欢小哲。可是这样子,连我也…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为什么呢,明明我那么那么喜欢小哲,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她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微弱,抽泣声却渐渐大了起来。

“你们都…快点回来啊。”

青峰怔怔的看着她掉眼泪,突然想起了那个关于国二少年的喜欢和喜欢的公式。

喜欢的阿哲乘喜欢的篮球,和喜欢的人站在一个球场,是什么样的答案呢?
怎么偏偏连这样的心情都忘记了啊。

青峰觉得自己真是个糟透了的家伙,他把桃井按到自己胸口,任由那爱哭的青梅竹马的眼泪浸湿了自己的衬衫。

“脏死了,丑女。”


-19

输给诚凛了,直到列队后,青峰还觉得有些不真实。

碰拳的触感似乎还留在指缝没有逃走,他张开手又合上。

他喜欢的那个哲,被另一个人支撑着,他喜欢的那个哲,说另一个人是他的光。

感觉好糟糕。
不仅仅是失败,他分明感觉到有什么苦涩停留在他的喉咙里。

那天晚上,他一个人坐在以前常去的街头篮球场地,他想也许阿哲会来,要是他来,就告诉他,喜欢他。

但是谁也没来,只有几个成年人打了几场球就离开,他一直等到天色都暗下来谁也没来。

回到家里,毫无意外被母亲扯着耳朵责备回来太晚,他扒了几口饭就把自己关进了房间。

青峰不太喜欢拍照,他不是能安安静静停留的人,相簿仅有的几张除了班级合照,正选队员合照,都是一起打篮球时被抓拍到的。这时候他突然想看看阿哲以前的样子。

浅色的短发,浅色的眼睛,过分白皙的皮肤,如果真的要形容的话,透明这种词真是再合适不过。

在年少的时期,他把自己的最纯粹的倾慕全部投注给了一个人。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不是自己在意的类型,偏偏他就知道自己是喜欢的。

身为男性,喜欢上另一个男性这样的事情,第一次让他感觉到了微妙的窒息感,没有一刻,他这样羡慕自己的青梅竹马。

-20

“陪我去买东西啦!”

一大早五月就跑来敲门,当年求女儿却得了儿子的青峰母亲笑容不改扯着他耳朵送到门口。

女人买东西就是麻烦。

即使桃井五月在这方面速度一直无可挑剔,但是青峰依旧这样抱怨。

“你在这里等一下。”

手机不合时宜的突然响起,青峰想不管谁打来的快点拉他出苦海吧。

“青峰君。”

他的喉咙骤然收紧,一时间竟没有发出声音。

“青峰君,现在有空吗?”

“我马上过去。”

在奔跑的那段路,他想到了在帝光时的一件小事。体育课扭伤脚腕的黑子,一个人坐在远离场地的地方,给他发了短信。那时候他也是这样,跑着过去,架着他一路去了医务室。

他喜欢的那个哲,抱着篮球等他,青峰渐渐慢下了脚步,他突然觉得,光和影子也就那点距离,他跑过去找到他就好了。

“你好。”

“打什么招呼,突然找我想干什么。”用不耐烦掩饰自己因紧张而有些颤抖的声音,青峰觉得自己糟糕透顶。

教哲投篮这种事情,青峰从来没有想过,因为是他影子的哲,无法做到的事情由他来完成就好。他喜欢的那个哲,变得发出了微弱的光,也变的不是他的影子了,唯一没有变的,只有喜欢哲的心情,自始至终,一直一直没有变。

“那天我一直都睡不着…”

他和哲说了好多好多,却惟独没说最想说的话。

青峰大辉是个胆小鬼,他怕他说了什么连这样面对阿哲都没办法。
他不想再失去喜欢的人了。

陪阿哲一起练球的时间变的快的不得了,曾经的第四篮球馆的时光已经一去不复返。

“青峰君,非常感谢。”

青峰只别过脸摸摸脖子,拧着脸说了句“对不起”。

这句对不起到底是向谁说的,
是那个失望透顶到哭泣的透明少年,还是糟糕到变得焦躁不安无法说出的自己呢?

-21

winter cup获胜的那天,和队友们庆祝了胜利。走出餐厅的门口,他就看见了站在马路对面的那家伙——那曾经是他的光,无论在哪里,在人群里发现他,这样事情似乎变成了理所当然。

“抱歉,我有点事情。”

“黑子,等…”

“非常抱歉,是很要紧的事情。”

这样说着,他奔跑了起来,他沿着马路奔跑,他无数次想过,那时候要是追上去会怎么样呢?

即使知道那时候也许依旧是徒劳,但是他一直无法原谅那时候一瞬间胆小懦怯的自己。

“青峰君。”

现在我依旧不擅长大声说话,但是我依旧喜欢你。

“哲。”

青峰发现了他,丝毫没有考虑打扰别人这样的问题,青峰大声的呼喊着这个名字,黑子慢下了脚步,隔着马路看着他。

皮肤被日光晒的黝黑的少年突然间笑了起来,他知道,有些东西该让他结束了,他环起双手放在嘴边大声喊。

“一、二、三,跑!”

他们像是在帝光的时候做训练时一样,一起跑,拼命的跑。青峰不会刻意放慢脚步,黑子也会全力跟上,这份默契,过了这么久一点点也没有变的生疏。

他们跑过了熟悉的街道,跑上了长堤,沿着河流,像个老掉牙的三流爱情片剧情一样,他们一直奔跑,一直跑到黑子停下了脚步大口喘着气。

太阳像是被沉重压垮了,一点点被按进了水下窒息而亡。

“我喜欢你。”

青峰这样的说道,他的声音因剧烈奔跑而变的断断续续,喉咙也发出摩擦一样让人不舒服的声音。

“我喜欢你,哲。”

阳光落在黑子的脸上,他微微的闭上了眼睛。

“我知道的,青峰君,我一直知道的。”

泪水顺着他的脸颊滚进了衣领,他甚至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自己就哭了出来。

被喜欢的人喜欢着,却连成为恋人都没有办法。他们两个人都这样清楚的知道着,却依旧一点点办法都没有。

他们拥抱了又分开,如果说只有这一瞬间的话,成为恋人也是可以的吧。

“我喜欢你,青峰君。”

这个透明少年是这样的说着,声音轻到一瞬间青峰以为一瞬间是自己的错觉。

他们都不是国中那时的小孩子了,以为喜欢就是全世界,这样的结果再好不过了,他们浪费了太多时间,一直到长大,变的畏惧,变的不任性才说出最想说的话。

除了这里的草地,除了这里的堤坝,除了河水与天空,还有那死寂的太阳,谁也不知道,有两个年轻的孩子在这里短暂的相恋又分开。

-fin-

评论(2)
热度(24)

© 花井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