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却浪漫,一无所有

【鬼白】艳客

食用说明:ABO,双A。
感谢食用








>>>

    都说“天国”的白泽性子软,脸上带笑眉眼温柔,不像是刀口子舔血的人。

    鬼灯还在他手底下时他就已经是这模样,眉眼都温软软,手段却足够骇人。

    白泽跨进门的一刹那就认出了鬼灯,呵,怎么不认得。都说白泽够滥情,对他投怀送抱的女人也无一不溺死在他温柔里,可鬼灯那小子是唯一一个和他在床上滚过的Alpha。

    白泽穿了身米色西装笑容不改足够人模狗样,外套随手交给旁边的桃太郎,坐下去时唇角勾笑。

    “好久不见。”

    鬼灯不作声,眼梢挑了下瞥了白泽一眼。

    道上稳如泰山屹立不倒的“天国”和作为后起之秀势头也越来越旺盛的“地狱”碰头,本来就足够爆炸性,白泽鬼灯二人是旧识更是引了两家人想要竖着耳朵听八卦,连气氛也缓和了些许。

    明面上的寒暄两人都做得滴水不漏,桌底下借着羊毛台布的遮挡两人互相踩鞋尖,好端端的黑皮鞋多了不少鞋底印子谁也没逃过。

    一来二去两人谁也不让,干脆开被子大剌剌毫不介意不速之客瞧见他裸体。

    鬼灯对他裸睡习惯早就知道一清二楚,见了也权当看不见,十足眼不见为净——白泽身上上上下下他哪处没碰过?

    若不是鬼灯进来时Alpha气味太过浓烈白泽也不会醒,虽然说白泽是“天国”敲板人物,不过他自己倒是对睡觉都要人保护着这种行为嗤之以鼻。用他的话讲不过一条命,拿去就拿去,睡觉都要被看着未免太憋屈。

    鬼灯眼皮子不动直勾勾盯白泽,白泽脸皮够厚,慢吞吞套上了内裤不忘朝他飞个电眼,鬼灯面上嫌弃显而易见,口袋里摸了个被四折成豆腐块的请柬直插白泽嘴里。

     白泽眼疾手快躲了这遭急急闭上嘴,请柬的拐角锋利加上鬼灯毫不客气的蛮力,不舔也知道嘴唇给刮了道小口子,不过唇角沾血红艳艳倒也风情。

    “你来就是为这玩意?”

    “你也收到了没错吧。”

    白泽微怔,随即笑道:“怎么不去。”

    刚睡着就被弄醒,白泽一肚子不快活嘴上不多说,转身摸出瓶好酒顺带两个玻璃杯。

    大晚上出去买冰白泽自然不乐意,咂咂嘴巴心里想着可惜了这瓶酩悦,最终还是拔了塞子。

    白泽倒了两杯,借着月光举杯香槟色澄澈透亮,鬼灯接过也不介意,往窗台一坐。

    白泽面上笑意不改,自己那杯也送上鬼灯嘴边。鬼灯眉头一蹙,怀里掏出枪来,枪口直塞白泽嘴里。Alpha的气味,硝烟味儿,鬼灯指尖的烟草味儿,直直呛进了白泽鼻腔。

    对于鬼灯直白的挑衅,白泽倒也不生气,舌头卷了枪口舔了圈,模样足够认真,可惜太过矫揉造作缺了分色情,嘴唇离开刹那劈手夺了枪,下一秒白泽一枪托砸中鬼灯下巴。

    同为Alpha谁也不让谁,白泽瞧着那红印子嘴角一舔。枪在白泽手里,手上转了圈想塞进自己怀里,可惜浑身上下只有一条内裤。白泽慢条斯理开了床头保险柜丢进去美曰其名算作嫖资,最后添一句“我嫖你”纯属犯贱。

    开胃菜享用差不多了,主菜再不上都要饿肚子。白泽膝盖跪在鬼灯两腿间窗台上,欺身而上慢悠悠解那个三角结,拿枪的手那么多年却莫名依旧骨节纤细,鬼灯瞧着觉得色情得可以,喉结不自觉微微上下一动。

    白泽模样真叫一个低眉顺眼,眼瞧着鬼灯的不自在,心里不自觉带上了想要嘲笑一番的意味,毕竟身为Alpha鬼灯从头到尾睡过也就他一个,就算他自己也只觉得几分哭笑不得。

    话虽这么讲白泽还是不安好心,手上一卷使劲,十足要用领带把鬼灯勒死在这里,鬼灯也不是第一天挖出白泽本性,抢先一步抬脚直踹白泽胸口。

    白泽松手一躲心里却是冷汗涔涔,这一脚踹实了指不定断几根肋骨,毕竟自己下手在前,他也只能心里骂鬼灯一句小狼崽子。

    没踹中鬼灯自然不开心,白泽面色一改眼角含笑看得鬼灯心下警铃大作。白泽这人看着没用实际上手腕了得,鬼灯在他手上讨巧不过,只得结结实实给他两巴掌,让那张俊俏的脸带个几天彩。

    白泽身上Alpha气味很浓,鬼灯只觉得这种本不该对他造成影响的荷尔蒙让          他毫无缘由躁动得很。不过算着他发情期“登门拜访”,鬼灯也不能说一句非我本意。

    鬼灯恍神不过一瞬间,下一秒“喀嚓”一声手铐银晃晃卡个紧。再怎么说鬼灯不过肉体凡胎,精钢手铐困他个一时半会不成问题。

    白泽夹着电话穿衣服,情话甜腻。








    “我等会就去你那,身体想你想得都快受不了了。”








    说完不忘朝鬼灯吹了个响亮的口哨,两指并拢靠向额角算说再见。

>>>

    大街上灯火通明,人为制造的虚假光明利刃一般撕裂黑暗。

    鬼灯那小子在白泽手下时年纪还小,模样和非亲非故的白泽几分相似,白泽年纪也不大,正是年少风流的年纪。领了他进来时,不少人还私底下传过私生子的流言。鬼灯年纪不大倒是能干,白泽甩的烂摊子都能好好打理干净,该闭嘴的最终也都闭上了嘴。

    Alpha和Alpha相恋听起来太荒谬,可鬼灯瞧着自己的眼神做不了假,毕竟是自己带出来的小崽子,白泽又是放荡惯了的,也由着他去。

    鬼灯年纪不大,看起来几分不近人情,小时候那模样也褪了个干净,身子骨抽长,脸也长开了,足够气势凌厉。

    鬼灯成年那天白泽心血来潮灌他酒,白泽自己酒量不好酒品更差,大言不惭说着饶他三分毫不可惜。稀里糊涂上了床更是莫名其妙,白泽心里清楚身为Alpha就算喝醉他也不会朝Alpha发情。

    鬼灯那小子是个生手,自个儿爽了,白泽倒疼得可以,要说白泽一肚子火气并非毫无道理,可瞧着鬼灯一肚子火先下去一半,最后白泽只叹了口气。

    Alpha和Alpha结合并非没有先例,可白泽就认死鬼灯还小懵懵懂懂迷恋自己。

    有一次必有第二第三次,那次完事后白泽坐在床头点起一根烟,慢悠悠告诉鬼灯以后别上他床了,Beta也好,Omega也好,他尝过就知道比他这个Alpha好太多。

    鬼灯的脸在黑魆魆的房间里看不清表情,他的声音平平淡淡语气倒是坚定:“我爱你。”

    纵然白泽也是一愣,下一秒他就笑开了:“你有什么能让我爱你?”

    白泽比鬼灯大了快六岁,鬼灯再能干说白了也是在白泽庇护下过活,鬼灯第二日请辞白泽是没想到,身边人请辞说实话不合道上规矩,以前也没人敢拿命赌这遭,白泽就说了句“让他走”,多嘴多舌的最终都没了异议。

    白泽找了处长椅坐了下来,那通电话根本没打出去,大半夜的也没好地方去,他摸摸鼻子发起了呆。

    “那家伙现在一点都不可爱了啊。”

>>>

    都说鬓影香衣叹浮华,来往处处可见名家剪裁手笔。谁说衣冠楚楚,哪个知道哪个是衣冠禽兽,骨子里刮不去的不干不净。

    妲己跟在白泽身边好多年,一身提花重磅真丝旗袍好不妖娆,发间垂下的一串红玉毫无疑问也是大手笔。

    鬼灯瞧见白泽裤裆鼓囊囊一块,安检的人员瞎子无误,无疑一把MP40。毕竟白泽把持着“天国”,门外的人员只得装聋作哑,鬼灯比白泽更是放肆,请柬丢在白泽那里,毕竟这一局为他而设,门外倒也放的轻松。

    宴会时间才过一半,就已经有人开始按捺不住。

   “天国”几年前一家独大,“地狱”崛起后两家平分秋色。再说鬼灯也是号杀伐果断的人物,手段于白泽却有过之而无不及。想杀白泽的多了去,这些年也没见过这号人物阴沟里翻船,主意自然就打到鬼灯头上。

    第一枪打中的是玻璃吊灯,碎裂声稀里哗啦响了一片,公然动手说白了就是勾结着掀翻“地狱”这艘大船。

     鬼灯瞥了眼借自己的人把妲己送上车的白泽,对方满面春风毫不慌张,甚至还嘱咐着给她一把家伙防身。

    “伤到了可爱的女孩子就不好了。”

     妲己跟在白泽身边那么多年,一个没了Alpha的Omega能爬到这个位置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而此刻这个貌美的女Omega笑容不减,一枪崩了司机。那司机不是什么好东西,鬼灯自然知道,里应外合,“里”全都在这大厅里。

    “你早就知道?”

    “来的这些有多少是一把手,狼子野心昭然若揭,只怕是想把我一块也趁乱搅进这浑水。”白泽毫不在意自个儿雅不雅,裤裆里掏出把MP40。

    “开始了啊。”

>>>

    说实话两人对百人可是个苦差事,且战且退不免是个好法子。白泽拉了鬼灯要往楼下跳,半空里鬼灯一脚踹在他屁股硬生生给他踢进泳池里。

    鬼灯这小子报复心极强,这一脚估摸着就是还那天把他铐在床头的份。不过敌人当前这一脚也算大胆,下一秒他直接捞了白泽,上了车,打火挂档油门一气呵成,车子歪歪扭扭闯了出去。

    白泽一身湿淋淋,给鬼灯捞上来一阵眼晕,车子左摇右摆甩开后面一段距离,直颠簸得他胃里一阵恶心。

    鬼灯车技怎么样难以评说,把白泽颠得五脏六腑都要吐个干净不知是否故意,但是后面的“追兵”倒是远远地甩开一个也看不见了。

    “你是故意的。”白泽面色惨白说了一句就闭上嘴,胃里翻腾让他多说一句都有吐出来的风险。

    鬼灯没来得及出言讽刺,车速突然慢了下来。

    “没油了。”

    荒郊野外哪里去找加油站,路边两片都是树林。

    鬼灯摸索了身上一番,手机早不知道丢到哪个犄角旮旯地,他抬眼看白泽,对方摸摸口袋瞪他眼。

    “掉泳池子里了。”

    话说完了白泽一脚跨下来,一身湿淋淋,夜里寒风一吹冷到骨子里,嘴唇也白了几分。鬼灯目光就凝在了那里,二话不说堵了过去。

    “你好冷。”

    后半句鬼灯不说白泽心里也知晓,他发了狠劲揪着鬼灯头发十足要抽干鬼灯喉咙最后一点空气,这边放开两人都是气喘吁吁。




——————————————————————
后面没放出来的是荤腥,因为被查水表好几次,最后都发不上来,我放个地址吧_(´ཀ`」 ∠):_:http://m.weibo.cn/3545188662/3872535806870787?uicode=10000002&featurecode=10000001&mid=3872535806870787&luicode=10000001&_status_id=3872535806870787&fromlog=100013545188662&lfid=100013545188662


P站: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5640761

评论
热度(96)
©花井木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