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却浪漫,一无所有

【杰埼】Inadmissbility(上)

 食用说明:

①关于杰诺斯发现自己说不出某句话的故事。私设有。
②恋爱要慢慢谈,所以战线比短打会稍长,但是傻白甜的两个人无误
③下面正文开始,感谢食用。



>>>


爆炸后炽热的气流还未完全散去,怪物的体液从他的手套上滴落下来,发出黏糊糊的声音。他站在废墟上搜寻着自己弟子的身影,可是哪里也没有。

 

——大概在那下面。

 

直觉这样告诉他,于是他遵从了,毫不费力的掀开粉碎的楼板,丢弃落下的巨石,一块一块把它们扔的远远的。

哦,事实证明他的直觉一向很准。他看见了杰诺斯,躺在那下面。

 

“杰诺斯,你还好吗?”

 

杰诺斯看起来比任何一次损毁的都要严重,连语言上回应也没有,只有还算完好的胸前,闪烁着微弱的光。

他把这家伙——也许只能算是一堆还连在一起的零件整个举了起来,他不得不带这个麻烦的弟子好好修理一番,毕竟杰诺斯看起来不怎么好,一点儿也不好。

 

“啪嗒”几滴细小如针的雨滴落到了他的头上,埼玉摸摸了自己的脑袋,眉毛也垮了下来。

 

“下雨了——”

 

 

  • -『埼玉的证言』-

 

把那家伙送去博士那里足足有一个星期,Z市进入了短暂雨季,断断续续阴雨的潮湿天气已经持续了一周,阳台上那盆仙人掌已经搬进了屋里,迟迟干不掉的衣服也被塞进烘干机。

从king那里借来的游戏早已经打通关,只是迟迟忘记还回去,上周新买回来的那本漫画翻了不知道多少遍,连封底的广告都已经记得清清楚楚。偶尔的平和总是会消磨斗志,即使他看起来一直是个懒散而懈怠的家伙。

 

等埼玉觉得自己快发霉,决定冒雨出去走走,顺便把晚饭一起解决的时候,推开门他看见了站在门前的杰诺斯。

 

“埼玉老师。”

 

“哦,杰诺斯,进来吧。”

 

他走了进来,留下一道湿漉漉的水痕,从门外一直到玄关的地方。

埼玉拿了拖把,把水拖干净了,他瞥了眼放伞的筒,考虑了是不是需要再多买上一把伞。拖把被送回浴室以后,他找出了最大的那块毛巾。

 

“过来,杰诺斯。”

 

他朝着浴室门外喊道,很快,那个看起来已经翻修一新的改造人朝他走了过来。

 

“怎么了,老师。”

 

“喏。”他晃了晃手上的毛巾,没有更多的说出来,给杰诺斯擦拭雨水的时候,埼玉心不在焉的提问。

 

“已经修好了?”

 

“是的,大体上。”

 

“大体上?”埼玉被这句话吸引了一样,连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很快他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改去擦拭杰诺斯的头发。

 

“还有些微不足道的地方出了问题,因为没有找到新的零件来替换,在这之前我就先回来了,但是——”

 

“我们出去吃晚饭吧,晚上要吃拉面吗?”

 

意识到自己的弟子可能会陷入喋喋不休的境地,埼玉把话题岔开到今天的晚饭上。

杰诺斯停住了话头,点点头,接过埼玉递来的毛巾,接着擦了起来,这点水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毕竟他连洗澡都需要高压水枪。

等他把毛巾放回架子上时,埼玉已经换好了那身一成不变的英雄装扮,在玄关等他了。

 

“我们先去杂货店。”埼玉抓起唯一的那把伞,塞进了他的手里。

 

杂货店伞的种类比想象还要多上一些,各种各样足够眼花缭乱。自动伞打开的时候“扑棱”一声,像是受惊的鸟扇动翅膀飞走了。

 

“这把怎么样?”

 

“您是在问我…嗯…老师的眼光总是没有错——”

 

“闭嘴。”

 

对于这种回答,埼玉觉得自己早该想到了,只能苦着脸假装自己什么也没有问。付款的时候,他才注意到吊牌上的“¥2900”,比普通的折叠伞高了快一倍的价格。摸摸干瘪的钱包,埼玉觉得自己有点肉疼。

 

“好贵。”他小声抱怨,掏出了钱包。

 

“喏。”

 

伞被塞进了金色头发的改造人手里,他的表情好笑极了,因为吃惊嘴巴稍微的张开了,眼睛也比平时睁大了一些,看起来比平时更要符合他(作为人类)的实际年龄。

 

“老师,我一定会好好保存的!”

 

“…给我好好使用啊!”

 

毫无疑问,这家伙是个笨蛋。

 

拉面店开在这条街的转角,屋檐下积了一层浅浅的水洼,连绵不绝的雨天还没有过去,店里的生意冷冷清清。埼玉掀开了暖帘先走了进去,杰诺斯跟在他身后。老板在里屋,年纪大了有些耳背,他喊了好几声才有人出来迎客。


 埼玉盯着墙上的菜单很久,最后把目光停留在最普通的那个。“酱油拉面一碗,杰诺斯,你呢?”他问完了以后,就低头看着桌面的木纹,一条一条分明的很。很快,又补充道:


“欢迎回来。”

 


-TBC-

——————————————————————————————————


评论(3)
热度(55)
©花井木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