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却浪漫,一无所有

【山组】给你卑劣的爱

食用说明:
①一个关于两方单相思的故事。
②是甜的。
③感谢食用。

『櫻井的证言』

我,和憧憬的人做了。

即使是同性,我也有各种方法取胜。
而在这当中,我却选择了最为卑劣的方法——现在他坐在床边愣神,目光扫过地上乱七八糟的酒瓶,凌乱到完全可以想象昨晚发生什么的床上,依旧一言不发。

“櫻井君。”他的眉头皱的紧紧,然后如释重负一般的放开了。
“把这件事忘掉吧,对你的前途不好。”

比起其他,却优先说了我。相较于追究,这样的做法无疑是绝佳的选择——我想要的并不是“最佳解决办法”。

“大野君。”我抽了抽鼻子,封闭房间的味儿还没散掉。
他默不作声的顿了下脚步又继续往前走,没有因为我的声音而回头,径直进了浴室,随后水声哗啦啦的响个不停。

我喜欢的不是同性,而是大野君,这一点他并不知道。
所以他大概是借着水声哭了起来吧,因为我,恶心到哭了出来。

站在门外的我除了一遍一遍念着“对不起”之外,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
对大野君抱着如此卑劣的感情的我,真的是对不起。

之后的录制是在晚上进行,洗过澡的大野穿上一身皱巴巴的衣服匆匆忙忙的离开了我家,关上门前却有好好的打了招呼。
“等会见了,樱井君。”说这样话的时候,他像是刻意忘掉一样露出了笑容——即使眼睛因为哭泣而变的通红。

由于我而露出这样表情的智君,这样的认知让我的胸口蔓延起了钝痛。
我想做的并不是这样的事,我想看到的是温柔微笑着的智君。这样的声音在我心底不断呼喊,我不想被智君讨厌,但是我已经做出无法挽回的事情。
无法对智君说出“我喜欢你”这样的话,如果被拒绝了怎么办,如果告白的时候他露出了厌恶的表情怎么办…无数的问题一遍一遍敲击着我。

所以我情愿让这卑劣的爱,只是在在阴暗的角落滋生。


晚上录制时大野君看精神了一些,至少看起来是好好休息了一下。连续录制了三场,每个人都稍微显出了疲态。

“leader你的眼睛有点红?”

休息的时候相叶随口问道,我条件反射性一般的和大野对视了。然后他低下头又抬起,去看相叶。

“啊,好困啊今天。”他的表情很柔和,稍微伸了个懒腰。

兴致勃勃的相叶凑近了去观察他的眼睛,随后一本正经地说道:“leader要好好休息啊今天。”
捡到漏洞的二宫跟上吐槽:“这种话的意义何在,每天都应该好好休息吧。”
“最没有资格说这种话的人是你哦。”比划了下二宫浓重的黑眼圈,大野忍不住笑了起来,发出了闷闷的fufu声音。

录制结束后,说着要早点休息的大野很快就离开了。
在我收拾自己带来的杂书时准备回去时,被松本抓住了胳膊。

“你…和leader没什么事吧?”

我想这一刻我的脸色一定变的很糟糕,从面前的二宫和松本的表情就能看出。
“看、看!表情很可怕哦。”为了缓和气氛,二宫搓了搓自己的脸,假装不经意随口一说。
松润松开了手,低下头帮我把书一本本整整齐齐累成一叠。

但是我依旧什么都没有办法说。
说出来的话一定不会被原谅——仅仅因为一己之私而纵容这样的事情发生,这样的我太过于卑劣。

“抱歉…”我的喉咙干渴,发出的声音也变的有些奇怪:“因为一些原因我不便细说,但是我会处理好的。”
隔了好一会儿,我又补充道:“相信我。”

即使说了“会处理好”这样近乎夸下海口的话,但是我依旧不知道怎么做。我不舍得掐灭喜欢他的心情,这样的声音在我的身体里回荡。

“啊啊,那就相信櫻井さん吧。”二宫拍了拍手,表情看起来轻松了不少,他摸出掌机靠着墙自顾自玩起来,嘴里咕哝着相叶太慢了,说好一起去吃点东西填肚子。

我和他们道别,然后坐上了车。

『大野的证言』

我,和憧憬的人做了。

头脑好得不得了,说话如同艺术,有着自己完全学不来的才干——我憧憬的就是这样的樱井君。
慌乱的不得了,强装镇定不表于颜色好像一点用处也没有,我低着头胡乱的找寻一个合适投放视线的地方。

现在他的脸上会是什么表情。
啊啊,是厌恶没有错吧。和同性做了这种事情,一定是他规划完美人生中的重大偏差。
短短的时间里,我飞快的想着最坏的后果,无论是岚、我自己,或者樱井——他闪闪发光的样子,我不想因为我将这一切都毁掉。
这样一来最好的办法就是将这件能成为“污点”的事情抹去,一切都没有发生。

“櫻井君。”我努力平稳着声音“把这件事忘掉吧,对你的前途不好。”

他的眼神有些茫然,随后深深低下了头,我不知道那张脸上现在是什么表情,但是我,因为碰触喜欢的人而得到的一瞬间喜悦一点点也没有了。

地上的衣服皱巴巴和裤子绞在一起,分开它们费了点时间,我进入浴室前听见了樱井叫我的声音。

可是不敢面对那张脸的我因为害怕而不敢回头。
我好像做出了没有办法挽回的事情——不想被他讨厌。

热水冲在脊梁上让四肢渐渐暖和起来,水声哗啦啦却让我空空如也的心变得有些寂寞。
这份卑劣的情感差一点就被暴露在翔くん面前,所以我忍不住哭了起来。

不喜欢同性的我,却喜欢上了身为同性的翔君,再糟不过。
我有好好考虑过,如果翔君或者是我有一方是女性的话,情况会不会好上很多。但是这样假设的话,我与翔君连相遇都不会——我不要。
比起无法与憧憬的人相遇,我情愿这样卑劣的喜欢他。

离开这里时我和樱井好好打了招呼,他的脸色不怎么好看,目光也躲躲闪闪。
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我,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的和他道别。

“等会见了,樱井君。”

在之后的几天。因为过于在意这件事情绪变的很低落,在录制过程被staff提点了几次。
虽然提出把这件事忘掉的是我,但是果然还是在意的不得了,除了专心练习舞步,或者绘画的时候才能暂时的把这件事遗忘——回想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浪费了太多时间去思考这件事情。

毫无用处。
因为喜欢这个人的心情,让我的胸口变的空空如也愈发荒芜。


“翔さん嘴巴太牢了什么都不肯说所以我来问你了。”
虽然松本说着只是去喝酒,但是隐隐约约我能感觉到他大概是察觉到了什么,而喉咙哽住的我一点点声音都没有发出。

“放松点。”松本拍了拍我的肩膀,表情也柔和了些许。

“我…喜欢翔ちゃん。”

嘴唇颤抖着的我说出了这样的话,虽然说出口的一瞬间我就后悔了,因为懊恼而觉得眼前漆黑一片。

“哦,这这样啊。”松本的声音平静的要命,像是我说了什么稀松平常的事情,他拿走了我面前的杯子又给我添了些酒。“说出来感觉好点了吗?”

“是这样没错。”我嗫嚅道,因为松本的反应过于平静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于是我向他解释道。

“我不喜欢同性,可是我喜欢翔くん…”

“抱歉,我不该问的,请不要再说了。”

一定是我快要哭出来的模样吓到了松本,他站起来隔着窄窄的桌子抱住了我,稍微长长的发梢蹭在我的脸上有些痒。我突然意识到不知不觉变的长手长脚高高的松本依旧是以前的那个模样。

“不是你的错。”

松本轻轻拍打着我的后背,像是安抚一样,我却在温柔的拥抱里假装喝醉过了头,终于哭了起来。

喜欢一个人好痛苦。


在知道这件事之后,松本的态度也没有丝毫的变化,这让我轻松不少。
除了那件事,和松本一起喝酒时出现的的失态状况也变的虚幻起来,仿佛没有发生,而我也能够普通的面对樱井。

临近圣诞,杂志拍摄的布景变得也鲜艳明亮起来。之前几次集体拍摄因为有极其能活跃气氛的相叶和时不时胡闹一把的松本在,豪不意外的轻松。但是此刻——

“大野さん。”

我停下脚步,樱井笑嘻嘻地把胳膊搭在我肩膀,笑容也一如既往闪闪发亮。
能看到这么精神的樱井真是太好了,因为突然被叫住的不安心情也得到了平复。

“拍摄结束有事吗?”

我咬了下嘴唇,摇了摇头。
啊啊,这对我来说像是审判一样,终于这一天也到来了吗。

拍摄的时候好像过于紧张的只有我一个人,连露出笑容的脸也稍微有些僵硬。

“大野君,可以稍微放松点!”

摄影师的声音传来,随后一双手从背后搭在我的肩上。

“大野さん今天怎么那么僵硬,放松点嘛。”

非常温柔而有力的声音,和以前、和任何时候的樱井没有区别,这样的认知让我变得安心起来。
即使被讨厌也好好接受吧,我想就这样让我憧憬的翔くん斩断这份卑劣的喜欢。

“这附近有家超棒的店,一起去吧。”

一起去了东西很好吃的店,聊了关于其他成员的近况,又说了些自己最近遇到有趣的事情,意识到拖延时间是没有用的我,终于下定了决心。

“樱井さん。”

樱井的脸上一点笑容也没,他把目光从我的脸上移开,低下头用吸管搅拌玻璃杯里的冰块,唰啦唰啦。

“大野さん是喜欢同性吗?”

“不…”

被问到这样的问题让我一瞬间手脚冰凉,我想就算此刻说出喜欢樱井さん,他大概也会滴水不漏的回绝我。

 我太喜欢岚了,太喜欢这四个人。这是和喜欢樱井完全不一样的心情。

如果会因为我一己之私而出现嫌隙,那么我还可以忍耐。

我能够继续忍耐。 

但是面前紧紧绷着脸的樱井さん的表情松动了——与其说是松动了倒不如说,是眼眶一点点变红了,平时就算只是普通的注视也能感觉到有阳光碎片星一般闪亮的眼睛里也有水汽一点点汇聚。

“对不起…对不起…”带着哽咽的低声道歉一遍一遍响起。

因为我的话而让樱井露出了这样的表情。我不禁困惑了起来,心脏却鼓噪一般激烈跳动起来,他到底想听到的是什么样的答案——这个人是不是和我怀抱着同样的感情。

“抱歉我失态了,我先回去了。”樱井站了起来,一只手捂着面孔。
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樱井,即使是一边作为偶像一边为学业努力承受巨大压力的时候也没见过这样的樱井。

“等等…”我按住了要起身的他,我想就算是审判也好,怎么样都好,就让我稍微做一次任性的事吧,于是我低声在他耳边说道:

“我不喜欢同性,但是我喜欢翔ちゃん。”

-fin-

————————————————————————————————

突发奇想想写稍微具有进攻性的leader,所以明明是备考期间就有了这样的产物。
一开始是从双方角度同步来写,但是很多重复地方却并不能写出有趣新奇的感觉,所以半途放弃了。【捂脸】

总之非常感谢您看到这里(●°u°●) 」


评论(4)
热度(99)
©花井木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