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井木

色情浪漫主义/资深自娱自乐型选手

【山组】盛夏蝉鸣与落叶

食用说明:
①全年龄。
②感谢食用。

-01
炎热,蝉鸣和冰凉的波子汽水共同组成了盛夏重要的部分,说起夏天,一定还有什么。
啊,是恋爱。
没有恋爱的夏天,是不完整的对吧。

现在,那个人坐在风扇前,气流把他短短的头发吹到有些立起。
表情?
啊,因为风紧紧闭上眼,鼻子也皱着,表情有些扭曲呢。但是很可爱,无论怎么看都是足够异常的可爱。
比起让人“砰砰”忍不住心动的感觉,更像是已经开始的恋爱,没错吧?
同为艺能人,在一个组合,又都是男性,怎么说都没有可能,但是单相思日渐焦虑,抱着拼死一搏而表露心意时却被回应了。
“可以哦,虽然我对翔君没有这样的感情,但是只是一个夏天的夏天,还是没有问题的。”说这话时大野君打着呵欠,因为困倦眼睛快要合上。
过于温柔的大野君,不会拒绝的大野君,答应了这样的请求,在夏天渐起的蝉鸣声中,开始交往。
『即使他对我没有恋爱的感情。』
作为恋人的大野君和平时的大野君没有什么区别。
因为约在任何地方都会徒增风险,干脆就租住了一间房子,比起更有居家感的房子,更像是一个东拼西凑组合起来的地方。摆放了大野君一些钓鱼用具和画具的地方,让这里看起来更像个小型工作室,最多的约会就在这里进行。
当然,两个男性没有一方有着过于柔弱的个性,所以说是约会也只是普通的聊天,偶尔一起看看电视和碟,更多的时候是在一个屋檐下做自己的事情。
偶尔的亲吻来自于大野先生的主动,一边说着“既然说了要交往却又不接吻就太奇怪了。”一边自顾自的贴了过来,这样的大野先生让他产生了“被深爱着”的错觉。
『我沉醉其中。』

一起录制的节目虽然可以一起回来,但是太过于引人注意,毕竟关于交往的事情对成员是保密的。
不是不可以说,而是不希望在这段恋情结束后让他们心怀芥蒂,毕竟每个人都是温柔到过分,说出来只会让他们徒增烦恼。
『今天要去喝一杯吗?』像是两个人共同暗号一样的邀约,实际上也只是在“家里”约会。
每周几乎有超过一半的时间会向大野君发出这样的简讯,如果可以撇除被发现的危险的话,我更倾向于干脆住在那里。
一个夏天的恋爱真的好短,短到让人迫切的想每分每秒都在一起。

-02
穿着软绵绵洗到有些松弛的睡衣大野先生像一只猫一样蜷缩在沙发上,脑袋下垫了枕头,电视上在放着熟识艺人主演的电视剧。
“要喝咖啡吗?”樱井端着杯子绕过了地上堆放杂乱的画具。
“会睡不着的。”懒洋洋的大野先生伸展了身体,他甚至听到自己的骨头“咯咯”作响的声音。然后他伸出手接过樱井手里的咖啡杯,态度强硬的把它放在了矮几最边缘的地方。
“真任性。”樱井故意摆出不满的表情,这样看来任性的一方是谁也说不定。
“那么要接吻吗?”大野问到,躺在沙发上仰视着他,吊灯的光映在他的眼睛,亮晶晶的像是星屑。
樱井走近了一些,低下头去亲吻他。先是用嘴唇蹭了蹭他的,随即挨的更近了一些,比起深吻,临睡前这样就够了。
他在心里自嘲太过于狡猾,只是把主导权利交给大野先生就换来了心理上的宽慰。
接吻时大野先生是什么感受,他也从来不过问,毕竟和一个对自己没有爱恋感情的同性能做到这样,已经是一个极大的让步了吧。
等大野先生刷了牙准备睡觉时,樱井看完了小说最后的一部分。
“那本书结局怎么样?”
大野先生随口发问,樱井才想起今天在乐屋说起了这本书,还稍微提及了一些有趣的情节。
“每个人都是共犯。”
好奇心得到满足的大野先生点点头,把灯调的昏暗了一些躺在了他的旁边,夏背盖了半边身子。樱井抽抽鼻子,有蜜柑味儿的香波气味钻进他的鼻孔。
他翻了个身,背对大野先生,月色皎皎从窗帘的缝隙投射在飘窗的窗台,偶尔的蝉鸣起伏不定。
樱井感到难以言喻的情感充斥在他的胸口——喜欢是那么的痛苦。
等他翻来覆去好几回,终于下定决心不再思考更多,床的另一边传来带着浓重鼻音的声音。
“翔君?”
“抱歉,我吵到你了。”
短暂的沉默后,他又听到大野的声音。
“下周休息我们一起出去吧。”
夏天已经过了快一半。
一想到这短暂的恋情,我竟如此惴惴不安。

-03
炎热让人乏力,就算是为了工作要打足十二分精神也好,只要一喊cut立刻就丧失了力气。
相叶举着小电扇,对着它发出“啊——啊——”的声音,被二宫拍了下脑袋说“吵死了”,然后终于放弃,平躺在地上盯着天花板。
“ニノ,你说夏天什么时候才能过去啊。”
樱井眼神不知游离去了哪里,听到相叶的声音一个激灵。
夏天、夏天会过去的。
他觉得自己好像清醒了一点,耳边却是“嗡嗡”震动一般的作响,嘈杂走动的工作人员,各自找地方坐着的成员的说话声,所有的声音忽近忽远。
“翔ちゃん!”
突然一声拔高的叫喊,樱井拉起有些迟钝的反应。依稀辨认出是大野君的声音,随后天旋地转。

醒来的时候是在乐屋的沙发,身上的的外套被脱掉了,盖了个薄薄的小摊子。平时自己的凳子被在沙发的前面,刚刚有谁坐在这儿。
“翔ちゃん,你吓死我们了。”
伴随着相叶的声音,视线里多出一瓶水,他接过坐了起来。
“谢谢,只是有点中暑没什么大碍。”
相叶嘟嘟囔囔抱怨着他过于轻描淡写,年下的两位一声不吭踱步过来挤上沙发使劲挨着他。樱井漫不经心的想,只是中暑就有这种待遇啊,然后被自己逗乐笑出了声。
环视一圈才意识到少了个人,樱井问到:“大野さん呢?”
话音刚落,“哗”的一声门被打开了,站在门口的是拎着便利店袋子的大野。他推开了乱糟糟桌上的东西腾出一小块儿地方,打开了袋子,里面是冰棍。“没有翔ちゃん的。”
“欸——”樱井拖长了音抗议。
大野拿了自己的,把剩下的递给了他们,把沙发前的小凳子拖近一些坐了下来。
一时间室内只有嘎吱嘎吱咬冰棍的声音,三个年纪不小的幼稚鬼一个个笑嘻嘻的在他面前啃的更带劲,樱井抽抽鼻子顿时觉得自己可怜的不得了,又拽了毯子躺回了沙发,放纵自己占了三个人的位置。
毯子底下大野悄悄抓住了他的手,出了些手汗让他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樱井眯着眼睛假装睡觉不看大野先生,想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尴尬。
是夏天真好。
是能创造奇迹的夏天真好,樱井这么想。

-04
天气再热一些的时候开始下起了雨,下雨的日子不能钓鱼,大野君就安安静静呆在室内画画。樱井觉得自己像是像是养了一只猫,收起指爪走在地板都静悄悄。
大野画画的时候,樱井就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仰面躺着看书,膝弯搁在扶手,有时候会被大野取笑“坐姿不良”。
樱井稍微感觉到这大概是个家,他和大野先生的。
“要喝点什么吗?”等樱井书看厌了,就歪着脑袋“骚扰”大野。
被打扰的那位,响亮的吸了吸鼻子,又用手背抹了下额头。樱井从他稍微有些汗水的后颈,被汗水黏在后背的T恤,浅浅卷了一道快到肩膀的短袖,最后停留在沾了颜料的手指。
“麦茶?”
“哪里有这种东西!”樱井对他抱怨道。
冰箱里放了些柠檬水,解暑用的,自从上次拍摄结束中暑后,冰箱里就多出了这些。温柔的大野君,寡言的大野君,他喜欢的是这样的一个人。
潮湿闷热的天气,让大野感觉到嗅觉变的稍微有些迟钝,连颜料的气味都是昏沉沉。
“翔君,哦、痛。”他站起来,小腿还磕到了凳子,笔和调色盘被他放在一边。“要接吻吗?”
露出那样表情的翔君,一定是感觉到寂寞了吧。当然,如果要问是怎么知道的,他会回答是直觉啊。
端了柠檬水来的樱井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把杯子放在一边,低下头用刚偷喝了柠檬水的嘴唇贴向大野的。
和女孩子柔软的嘴唇完全不一样,是因为炎热缺水稍微有点干燥,挨上去会有点被刮蹭出痛感的唇瓣。大野伸出舌头舔了下他的,然后退开来。
“柠檬好酸。”他埋怨道。
樱井被他皱起眉头的模样逗乐了,低着头笑了好一会儿。“真是厉害啊,大野桑的嘴唇,超级干燥。”
大野跟着他一起笑,笑完又皱着脸喝明显浓过了头的柠檬水,他想,被这样的翔君喜欢真好。
漂亮的眼睛,优雅的言辞…怎么看和都自己是完全不同的类型,这样想着,大野忍不住用手去碰触樱井的脸——他迫切的想描摹这个人的模样。
“智君?”
“抱歉…”
他缩回了手,做错了事一般的道歉。

决定画樱井的那天开始,大野就用更多的时间来观察他,稍微用有点令人讨厌的说法,他开始喜欢这种带着惊喜的观察。
“大野さん、大野さん!”挨着他的二宫拽了拽他外套上的抽绳,这家伙偶尔也是个幼稚鬼。
“你…没什么问题吧?”
大野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过于敏锐的二宫察觉到这一点,他并不感觉惊奇,但是和翔君的约定他却一点点也没有办法告诉他——不仅仅是因为约定的对象是翔君或是这件事本身。
二宫并没有过多的追问,只是歪了歪身体,把头枕在他肚子上。大野仰起脸去看天花板,他用手推了推二宫的脑袋。
“热。”他漫不经心的抱怨道。
窗外蝉鸣起伏犹如一条细丝,牵扯起他有些迟钝的神经。
夏天、这个夏天快过去了。

-05
当着本人的面来画未免有些不好意思,接连好多天都回了自己的家去。樱井是个不擅长过分撒娇的人,虽然欲言又止却是露出了有些寂寞的神色。
我们是恋人吧。
大野有想过樱井说这种话,但是却觉得有些好笑,毕竟已经是三十路的人了。
樱井先生也已经不是那个染着黄毛耳钉脐钉闪闪亮的小少年,岁月给他牢牢系上了西装领带,一点点让他沉淀为现在的主播先生。
画笔颜料一点点描摹樱井先生的脸的过程,恍然之间他又觉得樱井翔这个人自始至终好像又都没变过。
大概是自己变了吧。
大野抿着嘴笑,觉得自己好像找到了答案。
新作品完成的那天晚上,他去了那了。锁拧开“咔哒”一声清脆无比,随后黑暗里有钝钝的脚步声从里面响起。
“谁?”
灯亮了,站在墙边的是赤着脚站在地板上的樱井,穿着一整套的睡衣,头发睡的有些乱。
“お…大野君?”
“我有些睡不着就过来了,翔君呢,没有回家吗?”
樱井目光游移,最后低着头看地板。“在这附近有点事儿——所以就在这住下来了。”
完全是拙劣到一眼就能戳破的谎言。
“要洗个澡吗,洗个澡应该能好些。”意识到自己说了些犯蠢的话,樱井干巴巴的转移话题。“我去给你放水。”
大野放下自己的背包,应了一声。
等大野躺进浴缸的时候,樱井却觉得自己睡不着了,他把坐便器的盖子放下来,坐在上面,大野搁着帘子看见了,就拉开了浴帘趴在浴缸的边缘细细打量他。
“大野君。”
“嗯。”
“那周休息日也没有一起出去。”
好好思考一番,终于想起自己答应过这样的事情,大野老老实实的道了个歉。
“真的很抱歉。”
“请你补偿我。”
大野把下巴泡在热水里,fufu的笑了几声,向浴缸外伸出脑袋,樱井就蹲在浴缸旁低下头和他结结实实亲了一回。和往常不一样,带着水汽潮湿而温柔,夹杂着入浴剂香味的亲吻。
在被水汽模糊的视线里,他看见樱井的嘴唇动了动。
“谢谢。智君,结束了。”
开什么玩笑。
即使心里是这样想着,却依旧没有办法发出任何声音,只能看着那双眼睛里渐渐积蓄起了泪水。
他多喜欢翔君啊。
都是男性,同为偶像,在一个组合,只是一个夏天的恋爱就能够满足了——但是现在,他只觉得视线里模糊变形几乎看不清樱井的脸。
大抵世间不受祝福的恋爱都是这样,让相互怜爱的两个人如此苦痛。他这样的想,只觉得自己被苦痛扼住了喉咙,说不出更多的话。

窗外的那棵树已经开始落叶了。
在蝉鸣声渐起时开始恋爱,在秋叶落下时结束这段恋情。
如果说这是恋爱,未免也太痛苦了一些。

-fin-

评论(11)
热度(64)

© 花井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