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却浪漫,一无所有

【山组】少年录(上)鸭川忠X贵田春彦

食用说明:
①全是AU
②鸭川忠X贵田春彦
③感谢食用

小春染发那天阿忠蹲在外面等他,隔着玻门看见他半长不长的黑发一缕一缕染上棕色,他摸摸自己脑袋想自己要不要换个发型试试。
对于小春,阿忠是有点恨铁不成钢,太好骗了点吧,这家伙。
长着一张随时能被人诱拐的脸,脾气也是软乎乎,要更有些男子气啊!
等阿忠感觉自己腿蹲麻了站起来又蹲下去,反反复复好几十回,“咔啦”一声玻璃门终于开了。
染了棕色头发的小少年怯生生的抿着嘴抬起眼睛直勾勾盯着他,声音黏糊糊的问了句“怎么样”。
“就那样吧。”阿忠拧着脸无端的有点生气。
“不好看?”
还问,还问!
阿忠没好气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上转身就走
“干嘛打我嘛。”
小春被拍了一巴掌也不恼火,呼呼的笑了两声,跟在他后面像个小鸭子,阿忠拽了他一把让他快点走。
今天的八盐区一如既往。

警车呼啸而过,阿忠也跟着过去了。除了地上血糊糊一片,毫不意外看到蹲在一边抱着脑袋的小春。
剪成平平的刘海被汗水黏在额头服服帖帖,小春惨白着脸朝他伸出手,阿忠拽过他轻轻拍着他背,几声干呕以后春彦对着垃圾桶吐了个昏天地暗。
片警葛城早就见怪不怪,等他吐了差不多,递了张面纸,一起带走做笔录。
阿忠在后面跟着,顺带打了个电话给阿朋小磨和瞬。几个人语调里满满都是“又来了”,结果一个两个全部跑来警署门前。
小春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透了。阿忠和瞬先冲上去了,对着他新染的黄毛一通乱揉,廉太郎紧随其后加入战局,只有小磨站在一边,脸上满满写着“就是这样”。
当时正是盛夏,飞奔而来的少年一身都是汗,汗淋淋滚烫皮肤相互挨在一起黏糊糊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小春抱着脑袋畏畏缩缩的求饶,强调别弄乱他新染的头发。
阿忠觉得自己胡闹够了,也不追赶向前走的四个,站在路边大口喘气,纤细悠长的蝉鸣越拖越远,他的脑袋嗡鸣一片。
“阿忠!”春彦停下来朝他喊道。
他放开嗓门“诶”了一声,飞快的朝前跑撵了过去,直直扑向并排的那几个,五个人跌在地上滚成一团,顺着下坡一路滚到平地。
倒霉惯了的春彦被压在最底下,阿忠的手就撑在他肩膀旁边,他突然感觉到脸上滚烫胸口也扑通扑通,手忙脚乱爬了起来。
走夜路总能碰到不少事儿,比如说能碰到补习晚归的小姑娘。
阿忠喜欢的是一个班的星野,小姑娘说话时眼睛亮闪闪,双马尾一晃一晃,在女孩子团体里也像个发光体。
“你喜欢这种类型啊。”蹲在桥上时小磨指着从下面走过去的星野这样问,瞬和廉太郎笑的不怀好意。
阿忠点点头又看了眼认真往桥下看的春彦,总觉得类型这种事真不好说,又鬼使神差的问了句。
“小春,你喜欢什么类型。”
春彦眼睛瞪的远远的,手在胸前比划了两下弧线,这下小磨也破功了,趴着栏杆笑的直不起来腰。
“这有什么嘛!”
桥上除了少年们的笑声,就剩下春彦羞愤的叫喊。
星野跟阿忠说的唯一一句话就是“谢谢”,两个人一起回家那天四个人在后面跟踪,结果一路程默不语,只剩下三个人恨铁不成钢,还有一个春彦羡慕的不得了。
等把小姑娘送到家门口,阿忠扭过头就把后面跟着的四个一个个拎出来教训,小磨趁乱给他塞了个安全套。金发飞机头的混小子粗着嗓门又笑又骂,手却拽住了春彦洗过好多遍走了型T恤的一角。

“小春,你CHU过吗?”阿忠推着机车和小春走过桥洞一起回家的那个傍晚这样问道。
“你、你问这个干嘛!”
小春扑过去捂住阿忠的嘴,阿忠手一松机车翻倒在路边。
“我们试试吧。”天知道他怎么鼓起勇气说出这句话的。
拒绝从来不知道怎么说,眉毛成了八字的小少年一脸茫然,突然被夺去了嘴唇。阿忠亲的又急又狠,不着技巧的咬痛了春彦,那家伙眼泪汪汪的用手去推阿忠,又拍他的胸口。阿忠和他对视,一个哆嗦放开了紧紧搂着他脊背的手。
“好痛。”
他注意到小春嘴唇上自己留下的浅浅齿痕,眼睛也湿漉漉。脸上耳朵统统烧了起来,他慌乱的双手合十举过头顶。“真的对不起,再一次,就一次!不会弄痛了。”
春彦觉得自己一定是昏了头,黑乎乎的桥洞还逆光,根本看不清阿忠的脸,他却舔了舔嘴唇,轻轻点了下头。
这次阿忠的动作很轻,衔着他的嘴唇一点点用舌头轻轻的舔。他们躲在机车后面,学着色//情书里教的方法,结结实实的亲了一回,一直到两个人都气喘吁吁才分开。
都是这个年纪的男孩子,连亲吻都纯真的没有一点点猥//亵的成分在里面。一直到回了家春彦依旧没有和阿忠接吻的实感,他摸着嘴巴困惑的不得了,终于忍不住打电话问阿忠不是喜欢那个叫星野的小姑娘吗?电话那头阿忠粗声粗气的吼道:“她又不喜欢我。”
春彦点点头算是了然,挂断了电话。

优香的事情阿忠是第一个听说的,春彦超他招招手让他附耳过来,两个人坐在河堤上咬耳朵,阿忠朝他后脑勺又是一巴掌骂了他两句。
“我就是喜欢她嘛。”春彦咬咬嘴唇总觉得有点不服气。
“随便你。”
所以说这家伙固执起来完全拉不回,阿忠越想越生气干脆不再理他,坐在路边抽起烟来。春彦见他不理,抢了他嘴里那根像模像样的吸了一口,呛的鼻涕眼泪糊作一团。
阿忠哈哈大笑,气也没了,按着已经比他矮了半个头春彦的脑袋揉了两把,他注意到没有补染的棕发下面有黑色长了出来。
“喂,你知道吗,男人也能做那种事。”
“哪…哪种事?”小春像是吓了一跳,眼睛也瞪圆了。
阿忠伸出个指头比划了个“插//入”的动作,小春使劲摇了摇头,鼻子也皱到一起,捂着他的嘴不让他再说了。阿忠拽开他的手使劲往地上一躺泄了气,翻了个身只感觉裤子口袋小磨塞给他的安全套有些烫人,让他坐立难安。

—TBC—
——————————————————————
快考试了文力上来了,坑却一堆一堆没填。还有好纠结要不要让阿忠推小春啊…
最近查水表有点严,上一篇十分钟就被查了

评论(12)
热度(77)
©花井木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