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井木

色情浪漫主义/资深自娱自乐型选手

【山组】3104号室的房客(1)

食用说明:
①含有轻微竹马cp成分,请注意避雷。
②私设满满。
③感谢食用。

櫻井不喜欢这个城市。
这里的秋季潮湿而多雨,一点点也感受不到秋季该有的清爽。
当然,这不意味着他喜欢这个里的其他季节,这个秋天他才来到这里,但是已经体会到了绝对的糟糕透顶。
带着眼镜弓着背的老房东对着一盘钥匙仔仔细细瞧上一轮,终于打开了之后他要住很久的房间。潮湿的霉味扑面而来让櫻井一瞬间屏住了呼吸,淋了水湿漉漉的行李箱被推在玄关的墙角,伞面被掀了剩下的伞骨被搁在门口的伞筒里,大概送修得要等几天了。
等把屋里的灰尘清理了一番,铺上被褥,櫻井感觉自己累的一根手指都不能动弹了。
说实话他到现在还觉得像做梦一样,毫无征兆突然就被外调来到这里。
不甘心,一点都不甘心,就好像把自己毕业以来的努力成果突然就拱手让了人,仅仅这样想,就让他喉咙哽的难受。
下午雨停了,路上稀稀落落走着几个人,依稀能听见行道树落下水滴敲打枯叶的声音的声音。交接手续下周才能办好,前台小姐挂着营业式微笑着说:“请櫻井先生先熟悉熟悉环境。”
櫻井挤着电车回家,陌生的城市,毫无交集的人群,窗外昏黄的景色飞快倒退,他咬咬嘴唇觉得真是毫无实感。

他不喜欢这里,一点都不喜欢。

等终于从沙丁鱼罐头解放,櫻井先去了楼下的面包店。
租下这间房子之前房东有提过这层还住了四个小青年,不过在他搬来后唯一见到的只有一个纤瘦过头了的年轻男人,穿着牛仔的背带裤,背着双肩包,宽大的裤腿晃荡晃荡,挂着清爽的笑容和他打了个招呼。楼下面包店的东西很好吃这样的情报也是从这个姓相葉的青年这里得到的。
面包店的老板是个看起来没什么干劲的男人,大概是眉毛眼睛都低垂着的缘故,见到他的第一眼櫻井就先忍不住笑了。面对这样算是失礼的举动,对方却不为所动,慢悠悠帮他把最后几个面包装了起来。
等他估摸着这层楼的人都回来了,打算带着面包挨家挨户和未来的邻居们打招呼。
最先去了写着“相葉”的那间房,毕竟是有过一面之缘,总归不会这么尴尬,敲了门后对方很快就开门了,大剌剌的一点防备之心都没有,櫻井盯着大开的门瞠目结舌。
比起看起来好接近的清爽系,对方似乎有些羞赧,收下见面礼似乎有点不好意思,一边合上门替他敲了对面那间。
房门边写了“二宫”,门里沉寂了好一会儿才听见“咚咚咚”光着脚在地板上跑过的声音,门开了条缝,还挂着防盗链,瞧见了相葉才把门开了。
开门的是个皮肤白过了头的年轻人,洗的走形的宽松Tee和短裤,赤着脚站在玄关,看起来不像是个难相处的人。
递上见面礼刚简单寒暄几句,相葉拍了下脑袋说忘了钥匙,拖着拖鞋哒哒走了去找房东要备用,还没过走廊又转回来,哭丧着脸说想起来房东交代了晚上才回来。站在门口的二宫拧着眉头嘴上数落了他几句还是挪开个地放相葉进了门。
櫻井耸耸肩,突然觉得至少邻里关系不用太担心了。
关门前相葉又探出脑袋指了指最外面的那间门,说道:“松润晚上打工还没回。”櫻井点点头道了谢,暗自记下,顺着走廊径直去了最里面,门牌上写了“大野”的那间。
门铃的声音响了两声就听见脚步声,门开的一瞬间櫻井感觉到扑面而来的尴尬。
眼前挽着袖子戴着超市购物送的围裙的圆脸青年看起来有点蠢,前发也松软软服帖的落在前额——这一切都不妨碍櫻井认出这个几小时前才见过的男人,他慌慌张张的把面包袋子背在身后,试图讲些什么,但是对方好像不怎么在意的抿着嘴先笑了起来。
“您好。”
“您好,我是刚搬来的櫻井。”
“要尝尝新开发的口味吗?”
完全没跟上跳跃性的思维,櫻井张着嘴一时间不知道该回答点什么。但是对方把门打开了点,问道:“你要进来坐会儿吗?”
“哦…不,谢谢,我在这里就好。”
等他和这个有点奇怪的圆脸青年并排坐在玄关的地板上吃着堆了红豆抹茶酱的甜甜圈,他才意识到坐会儿和在这里到底应该选哪个。
“失败了。”最后一口面包填进嘴里,腮帮子变得鼓鼓的,大野觉得自己的情绪有点低落,做出来的新品和他想象不太一样。
总会好起来的。
櫻井本想用这句话安慰安慰这个看起来有点沮丧的邻居,但是很快又放弃了,这样的话连他自己也说不过去,又能拿来安慰别人什么呢。

雨又下起来,伞也坏了,没什么比这个更糟糕了吧,櫻井撑着脸出神的盯着窗外,感觉自己该去洗洗霉运。
因为想去便利店,好心的房东先生借了把伞。有点意外的是,最近的那家便利店店员,是住在旁边的二宫先生,和第一次见到有点懒散的模样不同,工作的时候完全像是变了个人,从便利店买了把新雨伞,顺带去了面包店。
昨天见到的大野先生不在,只有个穿戴整齐的年轻人在把出炉的面包放进玻璃柜,几个穿着高校制服的小姑娘在旁边坐着,心猿意马的用小叉子戳着蛋糕。买了刚出炉的纺锤包,拎着袋子准备离开面包店,在门前遇见了大野先生。穿着针织的外套,牛仔裤裤脚稍微挽了一圈,还戴着细边的眼镜——和昨天看到的好像不是一个人。
大野歪着头想了一会儿,终于叫出他的名字。“櫻井さん?”
虽然说打探别人的私事有些失礼,櫻井还是忍不住把目光投放在他背在肩上的画夹。但是大野好像没有注意到,径直向店里跨了几步,鼻音黏糊糊的。
“松润松润,这就是我跟你说的櫻井さん。”
“能和你怪异味觉媲美的那个?”
说话间櫻井才看到那个店员,或者说是自己邻居之一的相貌。深邃的轮廓,非常浓的颜,转换成更直观的感受就是帥氣,难怪店里头小姑娘坐的满当当,他抽抽鼻子,心里念叨了两句好嫉妒。
“櫻井さん,昨天那个、我改良了,要试试吗?”
大野的声音清晰传来,櫻井转过头看见那个被叫做“松润”的年轻人一脸悲壮。

-TBC-

评论(2)
热度(57)

© 花井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