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却浪漫,一无所有

【茂灵】恋じゃないけど

食用说明:
①影山茂夫X灵幻新隆
②缺乏安全感的师匠。

>>>

闹钟响了足足一分多钟,灵幻才从被子里伸出手。
除了酸软的腰,其他地方更是糟糕的一塌糊涂,只有浑身干爽稍微给了他一点慰藉——大概是昨天完事后那家伙规规矩矩的给他清理过了。
思春期精力无限也给我好好体谅下上了年纪的大叔啊。
虽说这样腹诽,但是真要让他当面责备两句又于心不忍,只能咬着牙往肚里咽。咬着牙刷光着脚转去客厅,看见好好系着围裙把煎蛋翻了个面的影山。这家伙现在已经做的很熟练了,一开始可是连给灶台点火都不行啊,说是变成了好男人也不为过,毕竟之前也说过被同校的女孩子所青睐。
“师傅?”
房里的拖鞋晃晃悠悠的飞了出来落在他面前,超能力的便利用在这种地方总觉得好浪费,
十九岁的少年身高早就赶超了他,常年锻炼总算有了结果,腰腹肌肉紧实——至于怎么知道,灵幻耻于一说。
简单的煎蛋和烤到焦黄的吐司,还有早上才送来的牛奶,影山本来就是话不多的类型,像这样的第二天,灵幻总觉得有点不自在,怎么样也不能习惯,举着报纸不住的抬眼瞧专心喝牛奶的的影山,终于忍不住指了指挂钟。
“今天不用去上学吗?”
“今天是休息日。”
“夜不归宿没问题吗!”
“律会帮我说。”
“好吧。”
意识到找不出更多理由把这家伙赶回家,灵幻悻悻的闭上嘴。
“师傅是在害羞吗?”
“闭嘴!”
影山盯着灵幻通红的耳根,只感觉自己是不是太过大题小作,过于压抑自己的感情,只有在灵幻面前可以不去顾忌,越来越漫溢的情绪全部被这个人一一接受——即使什么也算不上。
一边解开睡衣扣子,一边有点心不在焉的搭着话,灵幻的手从码的整整齐齐的衬衣上滑过,最终拿起了一件普普通通的短袖tee,影山莫名笑出了声。
似乎对这家伙的反常表情有点小小意见,灵幻挑了挑一边眉毛没有吭声,顺手把他关在了门外。
镜子里缺乏锻炼几乎看不出肌肉的身体,仔细看也是能找到衰老的蛛丝马迹,顺手捏了捏自己的腰和大腿,最近快餐吃太多了打死他也不会承认——这具身体有什么吸引他的地方?
性别尚且不提,比起年长了十四岁的大叔,正值青春的同龄人不是更好吗,于是他打开门来单刀直入。
“龙套,我们大概需要谈谈。”
冰咖啡和热牛奶,两人各持一杯,微波加热的章鱼烧有六个,龙套两个,灵幻四个。
“师傅,你要说什么。”
灵幻叼着烟吞云吐雾,叉起一枚章鱼烧。“这样真的好吗?”
像是吓了一大跳,影山的脸色青白了起来,竟害怕的有些发抖。他低着头不敢看灵幻,期期艾艾道:“您…您在说什么。”
和床上态度强硬不容拒绝完全不是一个模样嘛,当然这种话灵幻绝对不会说出口,还剩一半的烟在烟灰缸磕了磕,最后索性被摁了灭。
“我已经三十三岁,可你才十九。”
“我、我会快点长大的,所以…”
“笨蛋吗你!”明明被自己狠狠的敲了脑袋,依旧是满脸迷茫,灵幻感觉有点沮丧。“我的意思是,等你遇到更好的人,就会觉得我是个糟糕透顶的大叔了。”
“不会的…”
“你还是小孩子嘛,能喜新厌旧是好事。”
“我没有。”影山突然站了起来,膝盖碰到了桌子,牛奶洒出了一小摊,顺着桌面一直滴滴嗒嗒流到了地板,可是他权当没看见,执拗地说:“我没有。”
灵幻一块一块方糖往咖啡里丢,一时间竟是沉默了下来。
“明天开始不用来了。”
“啊,我去拿抹布…对,牛奶、牛奶沥的到处都是了。”影山磕磕巴巴的说着,往厨房走。
“龙套。”
如果是因为其他人,他大可以告诉龙套,不要畏惧别人的目光,遵从自己的选择就好。可是这样不甚明朗的关系确实因他而起——就算是为了安抚思春期小鬼也好,这样一开始就是不对的吧。
口口声声说着是龙套雏鸟情节,实际上还是因为自己除了龙套以外连朋友也没有,等到龙套遇见更多人,遇见了更好的人,那么自己——仅仅这样想灵幻就觉得自己无地自处。
门轻轻被关上了,完全是龙套会做的事,桌上地上的牛奶被草草擦了,抹布还摆在一边,旁边还有点点水痕。
是哭了吗,那家伙是哭了吗?
和以前不同,现在的龙套已经能好好的控制自己的力量了,这个“师傅”也变的可有可无——他不需要自己了。
仅仅这样的念头就足够让灵幻惶惶不可终日。

相谈整整所停业一周。
熨平整的衬衫,领带,西装外套,千遍一律毫无新意,如果打破这样的常规,这条路又会通向哪个方向,灵幻一无所知。
漫无目的游荡了一天,从河堤到公园都走了个遍,天色昏黄,只有店外暖簾猎猎作响。
“老板,一杯啤酒,鸡肉串和青椒各一串。”
天气转冷,店里热闹的很,灵幻靠着柜台坐下,只觉得好像把喧嚣隔开了,耳边嗡鸣,却是烦躁的很,衬衫最上面的扣子和领带一并松开,让他觉得轻松了一些。
猫和狗也好,想要离开的话就不会回来,只有植物安静的待在那里,哪也不去。他摸摸店内装饰的植株伸展出的叶片,觉得人大抵也是这样。
憧憬,这样的感情是憧憬没错吧,因为想要抓住那些东西,想变成某个人特别的存在——这不是恋爱,一定是因为孤独太久而产生的错觉。

“果然喝太多了。”
出了店才感觉到深秋寒意阵阵,灵幻瑟缩了一下,稍微扯紧了衬衫领口,本想坐电车回去,最后一班已经错过了,不算太远走回去醒醒酒也是正好。
走到「灵幻相谈所」的招牌下面,他才看见蜷缩在楼梯上的家伙,一身学生制服,仰着脸睡相也一塌糊涂,嘴角还有疑似口水亮晶晶。
没等他靠近,影山先睁开了眼睛。
“师傅。”
瞧吧,这下走也不是。
还未等他开口,影山先一步缠上来,手臂环着他的腰,下巴也搁在他肩上。
“师傅。”
他声音好委屈,裹挟着冷风刺的灵幻忍不住打寒噤。
“师傅喝酒了吗,酒气好重。”
“松手,这还在外面。”
“师傅…”
“松手——算了,先进去!”
黑暗里他摸到钥匙把门打开来,门“砰”的一声撞在墙上,连带着他跌跌撞撞踢到门口的垫子跌了进去,下一刻,毫无征兆身体浮在半空,平稳的被放在了地面。
“请小心一点。”
灵幻怔怔憧憧抬起头看影山,这个小少年已经成长成他所不熟悉的样子了,相比之下,自己这个瑟瑟缩缩的成年人,真是糟糕透顶

“我一直在这里等您,可是您一直没回来。”影山蹲了下来挨近灵幻,一句一句,如同耳语。
“师傅,我会努力学着读空气。”
“除灵的事情也会更努力的做。”
“所以请让我留在这里吧,我没有更多的去处了。”
…………
“我是真的喜欢您。”

脸和耳朵都滚热,不仅仅是因为酒精的作用,灵幻呻吟一声捂住脸孔只觉得这家伙到底是跟谁学会直球,真是糟糕透顶,让他半点招架能力也全无。
那只手执起他的,顺着指尖开始亲吻,领带,衬衫的扣子都被松开了,扑通扑通直跳的胸口并没有因为摆脱束缚而更加轻松。
“我可以和您接吻吗?”
意识到名为主导权的小石子滚向了年下的那一侧,灵幻扯着影山的衬衫领口堵住了他还想像自己征求更多的嘴。

“随你喜欢,全都随你喜欢好了。”

>>>

到底为什么会变成变成这样。

被一点点侵入而不断滚下汗珠,比起这个灵幻更在意脊梁上啪嗒啪嗒不断落下的水珠。
到底在哭什么啊,这家伙。

——————————防查水表剩下请走外链—————————


全文WB请走:http://m.weibo.cn/3545188662/4021535452513110?uicode=10000002&moduleID=feed&featurecode=10000001&mid=4021535452513110&luicode=10000001&_status_id=4021535452513110&rid=1_0_8_2666910284274951813&fromlog=100013545188662&lfid=100013545188662

评论(8)
热度(175)
©花井木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