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却浪漫,一无所有

【茂灵】像个大人一样

食用说明:
①影山茂夫(19)X灵幻新隆(33)
②设定不洁,请注意避雷
③感谢食用。

>>>

他靠着那扇门坐了好久,一直到快要睡着。
那扇门终于被里面打开了,和他错身而过的是一个披肩卷发的女性,她弯下腰,姣好的面容在影山的视线里渐渐放大。
“啊啦,真是可爱的孩子,下次要一起玩吗?”
影山抿了抿嘴唇,没有回答。
意识到这孩子大概对她不感兴趣,年轻的女性系好小披肩,踏着那双酒红色的高跟凉鞋,哒哒得走远了。
退开门的时候,浓重的气味让他呼吸一窒,他喜欢的那个人就躺在沙发上,赤裸着上身随随便便套了底裤,腹部盖了件皱巴巴的衬衫,大概是觉得累了,闭着眼睛。垃圾桶一边还挂着个没扔准的保险套,湿淋淋乱七八糟的,西装外套好好搭在椅背,裤子却随意的丢在地板。
“mob…?”
“嗯,师傅。”
“抱歉让你碰到这种事…不是说今天不要来了吗?”
他年纪还小,像每个年轻人一样,呼吸又湿又热,尽数落在他颈窝,随后是略高于体温的舌,一下一下地舔着他脖颈的汗渍。
“不要乱来…都是汗,好脏。”
“师傅,为什么不和我做呢?”
又来了。即使在心里这样想,灵幻总觉得没办法抱怨出口。
“不行就是不行。”
“唔。”影山应了一声,不再在这个问题做过多纠缠,径直去了浴室给他放热水。
等热水放好出来时,灵幻已经睡着了,浅色的头发被汗湿,一缕一缕的黏在脸侧。影山想拍拍他,把他喊醒,犹豫一下却低下头咬住了那节露出的后颈。

我不是小孩子了。
我喜欢您。
影山多想这样告诉他。

>>>

再次醒来时在浴缸里,水是热的,有人往里加了些热水,左手边的架子上有干毛巾,除此之外地上还有一杯水。
已经走了吗?
站起来的时候水声哗啦啦,连带着地上的那杯水也遭了殃,排水口上有个小小的漩涡,发出“呼呼”的声音。
浴室的三折门“吱呀”地开了,他就站在门前,抱着浴巾。
“师傅,在浴缸里睡觉会感冒的。”
灵幻接过浴巾,赤身裸体站在别人面前总觉得有些难为情,于是他转过半个身,擦了擦,先套上件T恤,又规规整整的从内裤开始穿起。
唱片快放到尾声,他按停了这个小小的机器,发出了轻轻的“咔哒”声弹出了碟片。
“我手上是湿的,帮我把它放回去。”
影山照做了,又回去把浴室的窗户打开了,被湿润空气麻痹的嗅觉让他觉得香水的气味不那么浓重。影山把目光落在灵幻湿漉漉头发下露出的那一小节后颈,那是一枚小小的齿痕。
“唔,在看什么?”
影山摇摇头,低下头把浴室地上的茶杯拿去洗了。
“龙套,最近有喜欢的女孩子了吗?”
湿漉漉还在滴水的杯子被放置在碗架,影山手下一顿。
“没有。”隔了好一会儿,他又问:“周末我能在这留宿吗?”
“不行,父母会担心的。”
“师傅——”
又来了,灵幻这么心说,总觉得有点拿他无可奈何。无意识在撒娇,要是被拒绝绝对会摆出沮丧脸,完全是吃准他没办法更严厉的责备这一点。
“睡沙发去。”
和律发了简讯说今晚会留宿在灵幻先生家,母亲那边由律来说就会变得容易通融,影山抱着膝盖蜷在沙发,觉得自己真是寂寞的不得了。
变得能感觉到寂寞,不知道是变得好起来,还是更加糟糕——但是对灵幻先生的爱慕之情却是一日复一日。
四年前的某一日,向灵幻先生表白了,却被完全算不上是回应的话糊弄了。
“你啊,是不是弄错了什么。你喜欢的不是青梅竹马的女孩子吗?不要开这种玩笑嘛。”
再之后无论如何迫切的表明心意,却总是被轻描淡写的带过。
“别搞错了,我——是绝对不会和小孩子做的。”
不是这样的,笨拙的语言无法表明自己心中所想。如果是律或者是花泽的话,一定能够好好的说出来吧,影山一想到就觉得难过的要命。
喜欢灵幻先生,已经让他的心被填满了——他再也没办法喜欢上别人了。

“师傅,你现在有一点点喜欢上我了吗?”影山轻声问道。
回应他的只有沉默,这个狡猾的成年人一点点把柄都不会给他。
一遍一遍不厌其烦被诉说的爱语,过于纯粹的感情,比起超越性别的爱慕之情,更像是年少人特有的固执。
——不是这样的。
可是影山找不到辩驳的理由。

在那扇紧关上的门后,灵幻捂住了自己滚热的脸颊,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胸口违背意愿似的突突直跳。
他不能这么做。
暮色已经完全降临了,从窗外能看见晦涩的灯光微微闪烁。
狡猾的成年人,因为害怕这份感情沉重的负担,而筑起了高高的壁垒——像是从高处跳下,没有回头的余地。
最后只有粉身碎骨。

>>>

“咔哒”轻轻一声门被轻轻打开。
半梦半醒之间被惊醒,影山揉揉眼睛,从沙发上坐起来。
“抱歉,我得出去一下。”已经整整齐齐穿好衣服的灵幻一手拎着小袋子,一手还搭在锁扣上。
“她有东西忘记拿走了,我去送一下。”
“我和您一起去。”
“小孩子乖乖在家睡觉。”
“您总是把我当小孩子。”影山低下头,赤着脚站在地板上,若无其事一般的用脚趾在那里打着圈。
“嘛…你要想跟过来也行,不过那种地方可不是小孩子去的。”灵幻有些头疼,这家伙在有些方面总是固执的不一般。

“你在这里等着,我一会儿就出来。”
带着未成年人来这种地方,总让他觉得有些罪恶感。霓虹灯环绕的招牌下,灯光昏暗声色凄迷,这不是该带他来的地方。
“等等,师傅——”
影山的话他没听太清,灵幻觉得自己真是个恶劣的成年人——至少这样能让他意识到吧。
“灵幻先生。”披肩波浪卷发的年轻女性,向他挥了挥手,灵幻招手示意,向她走去。
他们靠的很近,嘴唇紧紧贴合在一起,燥热的呼吸让他们很久才分开。随即她注意到那处在脖颈处柔软头发之下,浅浅的齿痕。
“唔…怎么了?”
“灵幻先生,真是被深爱着啊。”
“你在挖苦我吗?”对于这种没头没脑的话题,灵幻哭哈哈的笑了下,算是应付。
说实在,他只是想让影山退却,至少暂退却。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家伙,怎么样也应该觉得幻想破灭吧,而自己作为师傅,也真是失格的不得了。
“东西送来了,我先回去了。”灵幻有些不自在的用手指扯了扯领带,她的目光暧昧几乎戳破他的秘密。
“是那孩子吧。”年轻女人指了指门口的方向。
门口不知因为什么而骚动了起来,灵幻匆匆一撇,就发现被堵在门口的那家伙——果然还是跟来了吗。
“那孩子真是可爱呢,等他再长大一些就可以一起来玩了吧。”
“嘛…少打他的主意。”
“不要说的我像个坏女人一样。”年轻的女性以手掩口,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过他啊,表情可是像个大人一样。”
“什么大人,逞强罢了。”他的目光越过人群,现在那张脸上,一定已经是快要哭出来的神情了。
灵幻松了松领带,把衬衫最上面的那颗扣子也解开了,才觉得自己好受一些,他把酒杯搁在吧台上,径自向门外走去。“明明只是个小孩子。”
门口的安保人员还拦着影山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灵幻挤过人群终于到了他身边,拎着影山的领子给他拽了过来。
“师、师傅!”
“mob,回家了。”

所有的事情,等他成为一个真正的大人以后再考虑吧。

-fin-

评论(2)
热度(135)
©花井木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