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井木

色情浪漫主义/资深自娱自乐型选手

【山组】以花封缄(下)

上篇地址:http://fence-prevent.lofter.com/post/2d8f10_bd8529a

食用说明:
①花吐き病。
②櫻井翔&大野智
③感谢食用

>>>

“脸色不太好,要喝点水吗?”
昏昏欲睡,脸上挨到冰凉凉的可乐罐一个激灵,大野睁开了眼睛,提了一手饮料的相葉弯下腰眉眼之中担心神色掩饰不住。
“谢谢。”大野接了过来,也不打开,冰过还带着水汽的可乐握在掌心让他觉得凉快不少。虽然被告诫了不要太过勉强,不过他本人倒是觉得没什么大不了,嘴里含含混混喊了相葉的名字。
“相葉ちゃん!”
“leader。”
“相葉ちゃん!”
“leader。”
…………

“吵死了。”松本从沙发后伸出脑袋,横了没完没了的两个人一眼,顺便把自己的饮料也放进大野手里,嘴上说着“今天摄入的卡路里已经很高了,我不喝。”之类的话,相葉和大野对视一眼别过脸偷偷的笑,楽屋过于安静的气氛突然就生机勃勃。
拍摄现场有不大管用的中央空调,厚厚的几层衣服穿上冷气开再足也热了一身汗,容易流汗的櫻井和相葉只有乖乖坐着一动不敢动,任由工作人员给他们擦汗又补粉,二宫靠着风扇坐,衣角繁复被吹的呼啦啦直作响,大野恹恹的趴在桌上把玩自己的那瓶水,松本侧过脸不知道对他说些什么。
好开心的样子,櫻井补了润唇膏,抿了抿嘴唇,看着炎热天凑在一起说话的两个人,总觉得有点羡慕。
分段段拍摄,个人的部分很快就过了,提前告诉了经纪人想自己回去,等大野回到楽屋,安安静静只剩下他一个。
早点回去吧,他这样告诉自己。
突然洗手间传来响动,听起来像是拖把倒下来的声音,大概是某个打扫的工作人员吧,抱着想去打个招呼的想法,大野推开了这扇门。
他喜欢的那个人,就站在他眼前,背对着他,背后被汗水浸透,镜子里他额头上汗水淋漓发丝一缕一缕黏在皮肤上,捂着脸孔这样说道:

“抱歉,大野君,请不要看我。”

无论说些什么,都不如地上颜色艳丽的花瓣更直接,作为主播的伶俐口舌仿佛一点用处也派不上。

是什么滚落了。
有水珠从眼睛里不停的流出来,无论他如何匆匆忙忙地用袖子擦也没有办法。
原来翔君有这样一个深爱的人吗,喜欢到思念都郁结成花瓣。
“什么嘛…翔君是有喜欢的人吗?”他的嘴唇不住的颤抖,演技在这一刻毫无用处。
“好好去告白吧,吐花时真的很难过…抱歉,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些什么了,自顾自的跟翔君说了这么多——”
哭泣让他的喉咙粘滞而无法发出清晰的声音,大野停下说话,沉默了一会,良久又说道:
“我——先走了。”
“智君,智君!”
他紧紧抓住大野的手臂,面对他。那个人眼睛里已经全然是泪水了。
“狡猾…翔君太狡猾了。”他的声音很低,眨眼的时候还有濡湿睫毛细碎的泪珠溅到他脸上,櫻井摸了摸,却什么也没。
“明明知道我——这样的我喜欢着翔君。”
下一刻,干燥的嘴唇挨上了他的,轻柔的仿佛不像一个吻,大野瑟缩了一下飞快的后退了。
“这样大野さん就不会再吐花了吧。”
喜欢太过于沉重,相爱的人不相爱的人全都被思念折磨。

“自说自话也要有个限度——把它还给我!”愤怒染上了大野的声音,他抓住櫻井的衣服,这样说道:
“把翔君还给我…”
“明明除了这个我已经没有其他了。”
喜欢也好爱也好,统统是没有实感抓不住的东西。而现在,唯一能够证明他深爱翔君的东西被夺走了——他又是一个人了。

“适可而止吧,自说自话…明明是智一直在自说自话吧。”櫻井抓住了他的手。那只手好凉,也许是愤怒所致,指尖还在微微的颤抖。
“什么也不知道,就说我喜欢别人——仅仅是克制着不去触碰大野さん就已经很辛苦了。”
大野触电一般飞快的缩回了我,他捏着拳头,后退了一步,背后却抵上了门。
终于这一天到来了。
櫻井闭上眼睛又悄悄睁开,大野低着头,额发蓬松松的垂在那,他看不见现在那张脸上是什么样的神情。多狡猾啊,这个人,明知道自己会一步一步后退,才敢来步步紧逼——而现在他们终于能够面对面。
眼泪还是止不住的涌出来,大野终于低低的笑出声。
“中学生吗你…”
他揪着櫻井的领子让他低下头,全然不顾这样会不会把他的衬衫也一起弄的皱巴巴。
被泪水濡湿的唇紧紧贴合上他的,这是个又苦又咸的吻,大野的舌尖试探性的舔了舔他的下唇,很快又放开了他。櫻井只觉得自己头脑发胀,耳畔一阵嗡鸣,一切都毫无实感。
门外的经纪人已经在叫大野的名字,大野去了水池,拧开水龙头掬了把水,把脸洗干净了,又掏出手帕沾湿了按在自己的眼睛周围。
“被你害惨了。”
在门被打开之前,他听到大野的声音,带着略微急促的呼吸,吐字又轻又缓。
“翔君不喜欢的话,我不会再做的。”
“我——”
可是大野没有听他的回答,关上门径自走了。
“可恶…至少把话听完啊。”
如果人类是那么容易心意相通的生物就好了,那么我现在也不会那么痛苦了。
櫻井闭上了眼睛,有些懊恼。

>>>

视线交错的瞬间就移开了——是被讨厌了吗?
櫻井托着下巴,报纸铺了一桌却没有心情再看下去,吐花的症状消失以后一切好像又回到了原点,半点长进也无。
“呐呐,leader吃吃看这个,超——美味!”把装了水果的圆盘转了个方向,相葉嘴里含含混混地发出声音。
“唔,真的好甜!”
“对了,今天好顺利啊,拍的超快的,咻咻的就过了。”
“到底‘咻咻’算什么形容啊。”蜷着脊梁的二宫出声吐槽,也不知道戳中了松本哪里的笑点,松本低着头把脸埋在书里肩膀抖个不停。
不自觉目光又在盯着那个人看了,明明面对其他人就不会这样,这种时候突然退缩不前到底算什么,区区一个不听完话就跑掉的家伙。
“大野君,结束以后去喝一杯吧。”
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发出了邀请,好不容易对上了视线,大野却又低下了头。
“嗯…好久没有去喝酒了。”
“好狡猾,我也想和leader喝酒,对吧nino。”相葉笑嘻嘻的拍了拍二宫的肩膀。
“下回大野さん也要和我一起。”二宫从善如流接上话。
“不要。”
“欸——为什么又拒绝啊。”
“不要就是不要。”说着这样的话,明明只是千遍一律毫无理由的拒绝方式,却露出了笑容。
櫻井抽抽鼻子,总觉得有点嫉妒。

结束的时候,天色还没有黑,和工作人员谈了些工作的事,回到乐屋发现大野蜷在沙发上补眠。
“大野さん,醒醒了。”
“嗯…翔君?”
因为脑袋靠在沙发扶手,后脑勺的头发变得有些翘起,没有完全睡醒不在状态——完全是一副可爱的模样。
这样说一位成年男性似乎有些失礼,但是事实上櫻井觉得,真是可爱极了,这个人。
因为要喝酒没开车过来的缘故,打了电话叫了出租车。去的店是之前在网路上看到过的有趣的荞麦面店,在电话里预定时提前说了会带艺人过去,所以拜托了店家留出一间包间。
自己磨芥末这件事,总觉得会是在外景里才会做的事情,大野对这件事倒是很有兴趣。櫻井倒是少有的觉得不自在,埋着头吃荞麦面迟迟不肯抬头。
这下不是完全颠倒了吗,变的退缩的一方又变成了自己,这样下去又会半点进展也没有的,櫻井心不在焉地想着,是不是该做些什么打破现状。
“那个…”
“那个——抱歉,智君先说吧。”

被温柔对待了。
大野用筷子拨了拨盘子里码的整整齐齐的葱丝,只觉得自己此时不知从何而来的羞赧实在是太多余了。
“那个…抱歉,之前的事情。对翔君做了过分的事情也说了过分的话——那个答案已经不需要了。”
“说出这种话才应该道歉吧。”
突如其来的严厉语气,又从温柔的翔君变成了那个严厉的翔君,一定是生气了吧。
“请看着我,大野さん。”
“突然这么说我也…”剩下的话戛然而止。
因为想哭而变的红彤彤的眼睛,明明是最喜欢,翔君明亮而漂亮的大眼睛。
“为什么不听完,那个回答。”
“如果被翔君拒绝的话,我一定会因为失恋而死去的。”大野的声音越来越低,他抬起手触碰了櫻井眼眶周围,那里灼热的几乎让他有被烫伤的错觉。“所以拜托了——请不要告诉我了,喜欢翔君这件事,已经很开心了。”
“不是哭了吗,还在说自己很开心。你这家伙,到底是有多温柔。”櫻井抓住了那只手,和自己一样,他的手也好冷,似乎所有的温度都被空气夺走了。“但是这件事情,大野さん就没有考虑过第二种答案吗。”
“开什么玩笑…拒绝我的不是翔君吗,现在却又说这种话。”大野低下头,握紧的双手扶在腿上,手臂和肩膀不住的颤抖。
“我以为不触碰智君就可以做到,快要死去了…快要被思念杀死了。”终于说出来了,櫻井觉得自己脸上发烧,连耳朵也滚热了起来。
什么嘛,原来这个人的心情,和自己是一样的,大野把脸孔埋进手臂间,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眼泪却扑簌簌一个劲的落下来。绕了这么一个大圈,为什么不能早点心意相通呢。
因思念而郁结成的花瓣,已经全部都不在了。
不需要了,被花瓣好好堵在喉咙里的话已经能够说出来了,那些证明着深爱翔君的花瓣,也全部全部如同梦境一般的消失不见了。

“非常抱歉,隔了这么久才好好说出来——我喜欢你。”

-fin-

评论(2)
热度(91)

© 花井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