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井木

色情浪漫主义/资深自娱自乐型选手

【艾利】饥不择食(现代paro)

设定:
①艾利已经同居了

②30多岁的利威尔和20多岁的艾伦

③艾伦已经有实习的工作了,每天很晚才回家,所以周末会把一星期的补回来。
###


失/禁情节有,利威尔最厌恶的中/出有,R18有,高能慎入。


###
早上六点利威尔准时醒来,脑袋已就昏昏沉沉,那个睡姿糟糕的臭小子脑袋几乎拱到自己胸口,想想就知道这家伙的脚一定已经伸出了被子外面。

「昨晚到底是怎么样才落的这个惨状?」利威尔空出手揉揉自己酸痛的腰,大腿似乎还在打颤,那家伙到底知不知道三十多的大叔禁不起他这样死命折腾啊。

这种惨烈境地的罪魁祸首就是一顿牛肉锅,为了最后一块牛肉变成了凭借武力争食。不过那臭小子轻易被自己撂倒,其间似乎还撞倒了桌上几个空啤酒罐子。
然后那小子找借口把自己按上/床痛快的来了几发,还惨兮兮的说「我还是在长身体,利威尔竟然和我抢食」别胡扯了,二十多岁的人了还充的和毛头小子一样。

利威尔歪过头看着地上的垃圾筒,还有一个看起来湿淋淋的粉红色套子挂在边缘,真是糟透了。

他躺了一会,不太愿意离开暖和的被窝。不过昨天喝了不少啤酒,腹部的饱胀感催促他必需要下床去解决一下生/理问题。

“利威尔!”

艾伦睡醒了,那个没大没小的混小子懒洋洋的甚至没有睁开眼睛,一只手已经牢牢箍上他的腰。

“要不要再来一发?”

“滚蛋。”

利威尔严辞拒绝这种糟糕的提议,抬脚想要把不知死活巴上来的混小子踹翻个个。不过刚刚抬起,大腿的酸痛就让他放弃了,转而用眼神严厉警告。

“利威尔,来一发嘛。”

锲而不舍的棕发绿眼的英俊青年给了自己年长的恋人一个响亮的脸颊吻,不过得到的只是利威尔手背使劲擦着口水附赠一句:“脏死了。”

然后利威尔毫不犹豫的扒开艾伦一只手,语气坚定:

“滚开,我要去厕所。”

这个年纪的年轻人脑袋里不乏各种丰富的色/情思想,艾伦也包括在这一类之中。他眨了眨漂亮的眼睛,把自己年长的恋人摁回床上,一只手已经伸进被子,摸上他的大腿:

“这里还酸软的很吧,请让我来。”

完全没有给利威尔任何选择的余地,艾伦爬了起来,把他扛在肩上。

“操!艾伦.耶格尔!”利威尔不假思索张口就是一句垃圾话,饱胀的小腹抵在罪魁祸首的肩膀上,随着每一步的颠簸都让他难受极了。

“妈的,立刻放下我!”意识到混小子似乎又被打开了什么奇怪的开关,利威尔开始用语言威吓——可惜这招没奏效。

跨进卫生间的一瞬间,利威尔感觉到肚子上的压力突然一轻,随即就是天旋地转,但是这只是让他更恼火。满脑子装着工/口片情节的混小子分开他的腿,抱着他正对着坐便器,嘴上还说着:

“利威尔先生,可以开始了。”

“开始你头啊!”尿/意的涌上越来越糟糕,利威尔想并拢双腿,不过不管是酸软的大腿还是那小子现在用力箍住自己的腿都注定他无法做到。

从这没大没小,万年没用过敬语的小子说这话的开始,利威尔清醒的认识到今天过一个愉快的周末恐怕要泡汤了——就为了一块该死的牛肉。

脑袋里完全是工/口片情节的混小子舌头已经舔上了利威尔的耳朵,然后用牙齿碾了碾利威尔的耳垂。

“操!艾伦.耶格尔,你一大早就在发/情吗!”处于少有的任人摆布的状态,利威尔觉得他迫切的需要揍那小子一顿。

“利威尔这样的表情可爱的让人受不了。”他贴近了利威尔,勃/起的器/官贴在他的臀缝之间。
“昨天利威尔可是一边说着让人不愉快的话,一边这里拼命把我的吃进去。”

被露骨的语言刺激到鲜少的羞/耻心,利威尔狠狠地别开了脸,但是随后,艾伦放下了他。

膝盖挨在充满凉意的浴室瓷砖地,利威尔被反剪过双手,没有任何反应的时间,艾伦插了进来。

直接被顶到深处让利威尔呜咽了一声,他嘴上骂了几句,随即小腹糟糕的酸胀感让他不自觉的收紧了后/穴。

“呜、利威尔,好棒。”

艾伦的动作有些粗暴,无论是在利威尔的肩膀留下咬/痕还是揉捏利威尔的性/器。

“放开、啊...啊。”

艾伦反复碾压他体内的深处,揉捏他性器的手也放开来,开始按压他的小腹,伴随每一次的顶撞都可以感觉得到自己的性/器。

因为忍耐尿/意而不住发出低低的呻/吟,以及不断收缩开始痉挛的后/穴无一不让利威尔觉得糟透了,尤其是那小子不断按压自己的腹部。在喘息的过程中,无法合拢的口中留下唾/液顺着下巴滴落到瓷砖地上。

支撑身体重量的双腿不住的颤抖,利威尔觉得自己的意志像是被拉扯到极限的蛛丝。艾伦先是完全不考虑他的感受一样,一次次深深的插/进。

脑袋里像是什么绷断了一样,大脑在片刻间进入了空白的状态。一道清亮的水柱从性器喷射而出,刺耳的水声让利威尔觉得羞/耻极了——但是他无法顾及这么多了,释/放的愉悦感觉让利威尔感到轻松多了,这让他仅仅用后面就高/潮了。

“别夹这么紧。”
在性事中总是不计后果的耶格尔氏大着胆子拍了拍利威尔的臀部,遭到震/动的性/器顶弄内壁几乎让利威尔哭了出来,他发出低声的无意义音节,嘴上还想骂些什么。

该死的,难道他要被这满脑子工/口片的混小子就这这个野兽交/嬗的姿态插到射吗。

呼吸变得越来越沉重,身体的热度好像也拔高到另一个高度,一直忍耐着的利威尔突然爆发出高/亢的叫喊。

“啊啊、艾伦...啊。”

“唔...好可爱,您叫着我名字。”挤开不断收缩的内/壁,艾伦又一次连根插/入,像是被吮吸的性/器终于也颤动着喷/射而出。

“妈的,你又没带套!”一阵阵热流注入,利威尔都能感觉到艾伦的那根突突跳动。

“怀上我的孩子吧。”艾伦亲了亲他的脊梁,慢慢抽出软掉的性/器

下一秒,他年长的恋人鼓足力气一脚蹬开了他,随即,利威尔在他的左眼狠狠来了一下,全然不顾自己年轻的恋人会不会在此后的一周挂着一个熊猫眼参加实习工作。

“工/口小鬼,去死吧!”

“痛痛痛!”艾伦摸了摸眼睛,疼的龇牙咧嘴,再看看利威尔。

黑色短发的青年靠着浴缸闭上眼睛等着他善后清理,张开大腿间的瓷砖地上沾着后/穴中溢出的精/液。

耶格尔氏摸摸鼻子确认自己没有留鼻血,努力让精神奕奕的小耶格尔自己呆回原处。不过不管怎样,后一周的实习恐怕要在嘲笑中进行了。

评论(2)
热度(29)

© 花井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