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却浪漫,一无所有

【维勇/尤勇】TRIANGLE

食用说明:(答应我请一定要仔细阅读)
①本文涉及CP:维克托.尼基福罗夫X胜生勇利,尤里.普利赛提X胜生勇利,轻微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尤里.普利赛提成分,及相应3P情节。(三人年龄:31/27/19)
②R18,三人同居妄想产物。
③请再次仔细阅读这段文字,确认明白这是三人行以后再阅读全文,感谢您的配合。
④感谢食用

睁开眼睛时尤里头脑空白了一瞬间,熟悉的天花板和柔软的床,他翻了个身把猫咪抱枕抱在怀里,重新把脸埋进被褥。
时隔两个多月再一次回到家让他放松到浑身慵懒的不行,顺带一提,应该是他们三人的家。
隔了好一会儿,他听见维克托的声音还有勇利的笑声越来越近,毫无征兆门被打开,随后有人扑上了床。
“尤里——快点起来嘛!”
“给我下去!”他愤然道。
一想起昨天夜里拖着没倒过时差疲倦的身体回到家里,打开门满屋子精/液味儿,而这两个家伙正没羞没臊在沙发上鬼混,他就火大的不得了。
“要我也亲你一下吗?”最让他火大的那一个正眨着眼睛,佯装出一脸天真烂漫。
“不需要!”
听起来有些荒唐,虽然全年中有很长一部分的时间,他辗转于世界各地摘取金牌,但是毫无疑问,他们三人感情绝赞,热恋外加同居中。
昨天没来及收拾的行李还堆在角落,尤里把手提袋全部捞出来和自己的行李分开。巧克力、坚果还有不知名的调味料,比起勇利,维克托对这些兴趣大的不得了,在他蹲着排列起地面上各种购物袋时候,尤里按着勇利的肩膀给了他一个激烈过头的亲吻。也许他有些吃醋,也许又不是,他把气喘吁吁的勇利抱的紧紧。
“喂、你没什么想说的吗?”
“恭喜拿到冠军,还有……欢迎回来。”

电视上正在循环播放尤里的赛后访谈以及夺冠决定性的最后四周跳,维克托坐在地毯,试图把坐在沙发上的勇利拉下来。
尤里瞧见了,半个身体枕在勇利膝盖占了大半沙发,视线所及是他线条漂亮的颈和下颌。
“喂,猪,你是不是长胖了?”
“没有吧……我昨天还有好好确认体重,是吧,维克托?”勇利摸了摸自己柔软的腹部,歪过头向坐在地上的人问询。
“那现在来确认一下好了。”尤里自说自话,腾出只手开始解他的上衣扣子,随后额头被狠狠弹了回。
 “下午还要去上冰……正好你回来了,一起去?”一早就练出来如何应对尤里奥,勇利又替他揉了揉通红的脑门儿。
“去——刚刚我就想问了,这家伙终于秃到连商业表演的邀请都没了吗?”
对于尤里不讨喜的舌头,在雅科夫门下时他就见识了不能再多,甚至激不起任何一丝反击的情绪,维克托懒洋洋地抬起脸来回应他。
“我的发际线好的不得了——如果这是个时候我和勇利还在外面,这一年我们不会有机会见面了吧。”
他说的是对的。
即使有这样的认知,尤里也不会在嘴上轻易妥协,当然这个无论过了多久都维持着他绅士皮的先生先做出了让步。
“待会儿去购物吧。”
“维克托有什么要买的吗?”勇利接上话,顺便用手指梳理起散在自己膝盖的金发。
“尤里奥比之前长高了,衣服该换了,钙片也需要点,脾气暴躁得补补钙。”
“维克托,闭嘴。”
尤里挣扎着爬起来要和维克托决一死战,头发还在指间被牵扯到痛的几乎冒出眼泪,最终只是作罢趴在原处装死,勇利有些愧疚的摸摸了他的脑袋。
有点讨厌,又感觉不错——要是能结婚就好了,尤里眯起眼睛,这样想道。
买衣服的时候又是一场唇枪舌战,维克托一贯的优雅与尤里执着的花纹并没有达成一致,两个人相互倾轧对方的审美谁也不让一步,勇利丢下他们去买了饮料。
回来的时候,尤里刚从试衣间出来,咬着嘴唇眼神期待,神情羞涩的像个小处男。
“超——适合尤里奥的。”
勇利也不是吝啬夸奖的人,更何况脱离了少年期以后这家伙的模样逐渐褪去了柔软的美丽,变得愈发英气逼人。
“就要这件!”
尤里极力克制着自己高涨的情绪,但是通红的脸颊毫不客气的出卖他,随后他拽过维克托和勇利,举起手机给他们三人拍了张合照。
“尤里,也代我和勇利向奥塔别克问好。”
“会的会的。”他假装开口敷衍,按下发送键的一刻,嘴角却忍不住上扬的厉害。
最初做出这样的选择前,他曾经与他唯一的朋友进行过深入谈话,这个看起来保守过头的哈萨克青年才是真正的“表里不一”,虽然明里暗里被数次担心过,但是却毫不费力的得到了奥塔别克的祝福。
“现在,我可是幸福的不得了。”这种话也许过些年他年纪大些可能就能够坦率表达,就此时来说,他还是羞于说出口,但是尤里迫切的想要把这份心情与人分享。
久违的三人一起练习,维克托一如既往秉持着年长者独特的骄矜,当然,他也有这样的资格。肢体舒展时动作稳健,点冰干脆,漂亮的勇利移不开眼。
“我还以为这家伙会退步的不成样子。”
尤里吐了吐舌头,做了个不怎么漂亮的表情,但是勇利却被他逗笑了。
“你们在说些什么?”听见他的笑声,维克托朝他们滑来。
“不、没什么。”瞥见尤里威胁的动作,勇利抿着嘴憋笑摇了摇头。
即使不说维克托也能猜个大概,他耸耸肩不去深究,反而拍了拍手示意让尤里看过来。
“尤里,全国锦标赛的那个,也让我们亲眼看一次吧。”
他眨了眨眼睛,漂亮的蓝色像是凝了冰的湖。

“累死了……”
这个新任连霸花滑冠军的家伙正形象全无的倒在玄关,而前一任紧随其后扑上了茶几下的那块厚羊毛地毯。购物逛街消耗的体力远比他们想象的大,以至于到练习最后只剩下他一个还能够动弹。
“我去煮饭?”勇利随口问道。
“等会儿再吃也可以。”尤里从地板爬了起来,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丢在沙发靠背,活动活动自己的腰肢和手臂。这几年他的身高抽长到早就超过了勇利,甚至直逼维克托。虽然身高的突飞猛进一度给他带来不小的麻烦,但是克服麻烦一向是尤里.普利赛提的拿手好戏——当然,感情上也许是个例外。
“来做/爱吧。”他提议道。

——————————————————————————————

被查水表了:

第一章全文

第二章全文

微博主页传送门

都打不开请自行微博搜索 @花井木

评论(8)
热度(254)
©花井木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