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井木

色情浪漫主义/资深自娱自乐型选手

【维勇/尤勇】SHAKE IT(二)

*现实中的出轨是不被道德原谅的,请注意。

前文:(一)

食用说明:(答应我请一定要仔细阅读)
①本文涉及CP:维克托.尼基福罗夫X胜生勇利,尤里.普利赛提X胜生勇利,有可能存在及相应3P情节。
❷不伦。ntr有,本章节全年龄。
③请再次仔细阅读这段文字,确认明白以后再阅读全文,感谢您的配合。
④感谢食用

似乎因为察觉到他有些生气,之后的一路上尤里并没有主动和他说话。果然刚刚太过于严厉了,和一个比自己小足足八岁的人置气总觉得有些不妥,勇利咬了咬嘴唇,稍微有点内疚。
“那个,尤里奥……”
“啊?”尤里扭过头看着他,摆出凶恶的表情反而让他看起来有那么丁点儿的可爱,随后他表情变得难以置信。“你不是想要道歉吧——胜生勇利,你是傻瓜吗?”
尤里还没有完全长开,身材也没有体现出更多的优势。这样夸张动作表情看起来只会像是个炸了毛的猫咪,但是这并不妨碍尤里满肚子不愉快。在买到那个该死的毛球清理器之前他不会再和这家伙说任何一句话了,尤里愤恨地想。
但是很快他就破功了,因为这个把他当个孩子来看的日本人居然从口袋里掏了半天,最后摸出来一块化到形状超级糟糕的巧克力,一声不吭的递了过来。他极力克制自己想爆出的脏话,生硬的接过了,两下剥开把勉强能看出固型的部分挤进嘴里。
“友好的象征。”
他把黏在舌头和牙齿上的巧克力浆用力的咽下去才出言嘲讽,但是勇利不痛不痒耸耸肩继续喝着他那杯咖啡。
唯一让尤里难以抱怨的是毛球清理器的购买过程真的很快——因为这家伙竟然带着坏了的那个买了个一模一样的回去,简直像是个老头子的购买方式。
“现在我们要去哪?”他把纸杯捏成一团,丢进垃圾桶。
“去买点东西。”勇利从自己浑身上下每个口袋掏了一遍,才摸出个折成四四方方的纸条,炫耀似的拿给他看购物清单。“你不是要吃炸猪排盖饭?再把猪排加上。”
略带得意的笑容让尤里甚至犹豫起是否该吐槽完全可以用携带电话记下所有该买东西。

完全是维克托的品味。
第一次来到这儿推开门的时候,尤里就想这么吐槽了,现在也依旧。但是他忍住了,因为旁边心不在焉的那家伙看起来状况又不怎么妙。
“我去把东西放冰箱里,你先随便坐吧。”勇利放下袋子先摸了摸扑向他的马卡钦柔软的脑袋,又接过尤里手里的那袋。
“有什么不吃的吗,比如说胡萝卜?”
“少把我当小孩子!”尤里正把自己的鞋子脱掉乖乖摆齐,他鼻子皱了起来,哼了一声。“只有小鬼才挑食。”
勇利嘴上应了几声,并没有放在心上,径直去了厨房,尤里也跟过来了,拖鞋踩着瓷砖地面“嗒嗒嗒”得响,一起跟来的还有马卡钦。
“你是要来帮忙吗?”勇利屈起手指挠了挠鼻尖,总觉得让客人来做这种事不太好。
“收起你那套东方人做派。”尤里似乎并不想和他对视,蹲下身在袋子里翻找着把需要冷藏保鲜的东西统统翻出来递给他,方便他一个个分类放进冰箱。
“该死,你怎么不早说还买了冰淇淋。”
“啊——糟糕,完全忘记了。”
几个小盒子被慌慌张张塞进了冷冻格抢救,勇利捂着脸突然笑出了声。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轻松过了。
无论是滑冰事业的选择或者在与维克托的恋情中寻找平衡点,都让他疲倦的无以复加,更何况他没有办法把这些复杂的情绪转换成语言通通告诉维克托。
他们总是不同的,这是维克托不会遇到的事情,而他只能一个人战斗。

“我不是想帮忙,只是我快饿死了。”这个口是心非的少年说这句话时,一边用小刀飞快的削一只长土豆。
当尤里拎着一整条土豆皮给他看时,勇利觉得他比他想象的还要出色,炸猪排之前他终于把尤里和马卡钦一起打包赶出了厨房。
公寓的厨房能看到公园,最开始维克托决定买下这个公寓时,煞有介事的提过他们可以面对着好风景做饭,料理台的高度也是根据两人身高都能方便使用而定做的。
裤兜里的手机震了震,他关了火,擦擦手掏出来看了,是维克托的简讯,配图是他的自拍。
「我想念你了。」
多让人害羞。
他用冰凉的手背碰了碰自己的脸颊,触碰到的高热让他有自己发烧了的错觉,他拍了张料理台的现状连带着简讯一起给他。
「我也想念你。猜猜谁在这儿?」
「尤里奥?」
「没错。」
「比起关心尤里奥,我更想看看你。」
他怎么能这么不害羞的说出甜言蜜语?这样想着,勇利却被逗笑了,他一只手撑在桌面上笑个不停,然后找了个灯光不错的地方,勉强拍了张能看出自己穿着围裙的模样。
不正常,完全不正常。尤里正抱着那条大狗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眼睛瞥向那个端着碗出来还洋溢着傻笑的人。
大概能猜出发生了什么,但是说出来也只会让他做呕,尤里嗤笑一声,把脸埋进马卡钦松软的毛发里,还是决定当没有看见。
恋爱的人都是白痴吗?如果是他,绝不会这样,没有什么能影响他的判断力。

在尤里往嘴里塞第一口之前,勇利稍微有些担心,他的厨艺并没有好到让他有自信能够承受尤里奥沾了毒的嘴,就算被打击,他可是连反击的余地都没有。
“马马虎虎。”尤里点点头算是认同。
“我以为你会趁机嘲讽我。”勇利动手把围裙解下来,转身回去打开排气扇,关上厨房的门。
“如果你想我现在就可以开始。”
“呃、还是算了。”他咧咧嘴,决定还是少自讨没趣。
“它在被炸出来的过程里显然发生了什么。”叉子戳到的是块明显炸过了头的猪排,尤里还没有完全咽下嘴里的卷心菜丝,声音含含混混。
“我看了下简讯,然后错过来把它捞出来的最佳时机——你可以试试使用筷子,而不是用叉子来吃米饭。”
“那玩意我使不好!”他奋力的咽了下去,大声抗议道。“天知道你们是怎么用两根棍子来吃饭的。”
“请叫它筷子。”对于尤里过激的反应而感觉到有趣极了,勇利愉快的笑起来,随后他又端出了个碗。“我试着做了红菜汤,要尝尝吗……也许口味不太正宗?”
“有谁要求日本人一定要把俄式菜做正宗了?”尤里放下叉子,咯咯地笑起来,表情也变得柔和了一些。“勺子在哪儿?”

-TBC- 

评论(10)
热度(316)

© 花井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