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井木

色情浪漫主义/资深自娱自乐型选手

【维勇/尤勇】SHAKE IT(四)

前文:(一) (二) (三)


*现实中的出轨是不被道德原谅的,请注意。

食用说明:(答应我请一定要仔细阅读)
①本文涉及CP:维克托.尼基福罗夫X胜生勇利,尤里.普利赛提X胜生勇利,有可能存在及相应3P情节。
❷不伦。ntr有,本章节全年龄。
③请再次仔细阅读这段文字,确认明白以后再阅读全文,感谢您的配合。
④感谢食用


尤里没有来练习,甚至连雅科夫也缺席,这让勇利不免有些担心,毕竟昨天练习结束尤里的状况的确不怎么好。

“你说尤里,他借住在雅科夫教练家,水管爆了他们现在手忙脚乱一团糟。”米拉理了理她蜷曲的红发,拿携带电话翻出SNS界面给他看。照片里尤里正举着他的猫,站在没过脚面的水里,身后有一道戏剧化的雾状水柱。
“尤里还发了照片——我说你不会连SNS都没有吧。”
“有是有,不过很少用就是。”勇利摸了摸鼻子,为自己的过分担心有些尴尬。
米拉恰到好处的安慰了他两句,并向他传达了雅科夫的意思,他不在的今天禁止练习容易受伤的动作。
“维克托总是这样吗?”他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你是说不听教练的话?”米拉笑出声来,她伸出一根指头在他面前使劲晃了晃。“如果仅仅是这样也不至于让雅科夫教练连带着对你也那么神经紧张,至于其他,你去问本人吧。”
随后她眨了眨眼促狭道:“很快维克托就回来了,不至于几天也等不得吧。”
“请放过我。”被揶揄到几乎红了脸,勇利不禁痛恨起自己过于薄的脸皮,所幸米拉并没有在这件事上过多的打转,而是滑走去做自主练习。
说实话维克托仅仅离开几天他就变得情绪低落,职业生涯前几年早已经习惯独自的生活仅仅在不到两年就被维克托所改变。
就好像把心放在了维克托身上,一旦维克托远离,他立刻变得不像自己了。

「现在方便吗。」
午后刚过就收到了维克托的通话请求,惊讶之余他很快接通了和维克托的视屏通话。相隔9小时时差,视频的那边还是凌晨,他看起来有些困倦,但笑容依旧甜蜜。
前一天晚上他尝试着给维克托拨了电话,下定决心想和他谈谈自己桌上的各种招聘信息和演出邀请,但是维克托大概在忙些别的。发来简讯来问是否有什么要紧事的时候,他却又退缩了——抉择总归是他自己的事情,维克托帮不了他。
“嗨,勇利。”
“维克托,你看起来憔悴的要命。”
“别说那么夸张,我只是有些困——等下就去睡了。”维克托在那头笑了起来。“雅科夫问我能不能让我们暂时收留下尤里,你觉得可以吗?”
“为什么不行?”勇利的目光紧紧盯着屏幕,贪婪的想让自己多看一会儿维克托。“你也看到尤里的SNS了?”
“当然,我猜你最近一定都没怎么看,连我的也没。”维克托伸手调整了下摄像头,画面摇晃了一下。“因为你一直在盯着我猛瞧,眼神火辣到让我都要脸红了。”
“求你别说出来。”勇利用手指抵在摄像头,像是为了报复他说出自己的心思,而把脸藏了起来不让维克托看见自己,但很快他又松开了手指。
“我想我们是不是也该定期检修下水管,尤里的照片看起来太魔幻了。”
“还是等之后吧,如果水管坏了,我就能顺理成章的和你去酒店住个一两晚。”
“少来。”这下勇利彻底被他逗笑了,伏在桌上肩膀抖个不停。“那样会一团糟的,我是说家里。”
维克托喜欢喜欢勇利说“家”这个词,这让已经很困的他看起来精神了一些,甚至想更多的聊下去,但是勇利已经在催促着他别忘记时间,快点躺下睡觉。
“晚安。”他把手机举了起来,确保勇利能看到他听话的躺在被子里,他可爱的恋人像是想到了什么令他害羞的东西,脸颊很快就染上了玫瑰色(勇利爱脸红的毛病一直都没改掉,但是他很喜欢这一点)随即对着摄像头亲了一口。
“晚安,维克托,我爱你。”
“我也爱你。”
大概只有一瞬间嫉妒了下那个摄像头,随后就被爱意淹没到无暇去嫉妒,没有什么比勇利的爱语更让他心动。
现在维克托感觉棒透了,恋爱中只要够坦率,一切都能够迎刃而解,这是真理,是他在之前里恋爱里学到的不败法则。他对着手机又翻了翻他们两人的合照,直到上下眼皮已经几乎黏在了一起才把它放下。
勇利下午的训练少有的早退了,他得提前先把自己的房间清理一下让尤里住上两天。
虽说一开始是分房而睡,但是在执拗的维克托要求之下,他几乎每一天都和维克托睡在一张床上,连最近维克托不在家也是。
等他把自己那间收拾了一遍,把床单与被罩都换成干净的,又抱着马卡钦躺在维克托的床上。
前一天晚上入睡前他在被子和枕头上喷了些维克托爱用的那款香水,现在味道只剩下雪松木清淡的木质香,这让勇利感觉到放松的不得了。
尤里按门铃的节奏仿佛他缺乏耐心的性子,最早听见门铃作响的是马卡钦,它几乎蹬了勇利一脚从他怀里跳出来奔向门口。随后不断响起的短促声音催促着勇利慌乱到连拖鞋也没有穿就跑去为他开了门。这个金发的俄罗斯少年单肩背着他为数不多的行李,背包上还绑着个老虎花纹的滑板——他早该猜到是这样。
而马卡钦失望的有些明显,它耳朵和短而毛茸茸的尾巴都耷拉着,悻悻地回到了自己的垫子上蜷起来,勇利不得不在对尤里做出表示之前安抚了它。
“维克托过些天就回来。”
尤里嗤了一声。他的猫被雅科夫要求寄养在了米拉那里,上帝保佑他心爱的小家伙回来的时候别再被系上愚蠢的大蝴蝶结了。
“狗似主人形。”
“这句话你最好对着维克托说。”勇利耸耸肩,对尤里时不时冒出来的刺儿不痛不痒。
“见鬼,你是和维克托一样记不住和别人的约定吗?”
尤里不满的情绪比刚才更甚,他把肩上的背包放在门口蹬掉自己的鞋子穿着袜子走了进来。
“你是说‘滑板之约’?”勇利忍不住笑出了声。
“我不会忘的,毕竟你背上的那个显眼的不得了。在这之前你最好先看看今晚睡在哪儿。”
“总不至于是那个小毯子。”尤里的手指向了马卡钦的垫子。

-TBC-

—————————————————————————————

最近的评论都是在说要尤里搞事儿www勇利不愿意,尤里如果强来的话会被过肩摔的,毕竟勇利是个成年男性,尤里只是个体格纤细的少年(⁎⁍̴̛ᴗ⁍̴̛⁎)

以及快1900fo了,我也不太擅长点梗写文之类的,这篇完结会印几本玩玩,到时候抽一本好了☆〜(ゝ。∂)。

评论(20)
热度(264)

© 花井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