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却浪漫,一无所有

【维勇/尤勇】SHAKE IT(五)

前文请走:(一) (二) (三) (四)

*现实中的出轨是不被道德原谅的,请注意。

食用说明:(答应我请一定要仔细阅读)
①本文涉及CP:维克托.尼基福罗夫X胜生勇利,尤里.普利赛提X胜生勇利,有可能存在及相应3P情节。
❷不伦。ntr有,本章节全年龄。
③请再次仔细阅读这段文字,确认明白以后再阅读全文,感谢您的配合。
④感谢食用


刚来这儿,在维克托身边的时候他总是能感受到无数的视线投射而来——也许是因为他出名而又美貌,也许是因为自己看起来是个这儿完全不怎么相融的亚洲人,但是现在玩全不同。
尤里踩着他的滑板在他眼前飞跃而过,周围早有一圈大概是花滑迷的小姑娘拼命拍照并尖叫着喊他们的名字,让他们看过来。
在尤里背着他的滑板抓住梯形架正要上去的时候,勇利忍不住出手拽住了他。
“这看起来太危险了,如果摔伤今年就没办法出赛了。”
尤里扭着脖子和他僵持了一会儿,终于一步一步退了下来。
“好吧,其实我也不是很想玩。”
虽然他的脸上不是这么写的,但是很意外,尤里爽快的让步了,这让勇利小小的松了一口气。
“那我来教你好了。”
“我觉得我听错了,你说了什么?”
“我说我来教你啊,猪排饭你这家伙是耳朵坏掉了吗!”
在尤里明显不怀好意的笑容之下,他被拽到了滑板旁边。
“不、等等,这个东西……”勇利觉得自己简直在遭遇人生重大危机。
“站上去,这点平衡感都没有,你也不用出赛了。”
尤里抓住了他的手腕,防止他逃走,另一只在他肩上,帮助勇利保持平衡踩上去。坏心眼儿报复的成分并非没有,但是尤里也并不希望他们中的谁因为这件事受伤。
可是胜生勇利比他想象的还要笨拙,以至于连普通的站在滑板上都需要抓紧他的手臂和腰。
“啊啊啊——如果摔倒就完蛋了!”
“吵死了,给我安静啊!所以我现在正在抓着你。”
很快尤里放弃了想要教会他。因为站在那块看起来虽然很结实的板子上他的腿简直抖的像初生的小鹿,惨叫声几乎压过U形台那边少年们的欢呼和口哨,这极大的取悦了这家伙,他蹲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肚子眼角几乎笑出泪来。
“我该拍两张照片传上去,让所有人都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你要是敢,我绝对会挡住我的脸然后给你留言控诉你的诽谤。”
勇利耸耸肩,揉了揉自己因为紧张而僵硬的腿,天知道他在滑冰里一直没有出过问题的极佳平衡感跑去了哪里,现在他感觉到自己比平时训练还要疲劳一大截。
“我明天会肌肉酸痛的。”他抱怨道。
“谁管你。”尤里笑够了,扶着栏杆站起来给了他一个白眼。“不过就算你这么说我猜现在SNS上也已经有不少照片。”他扬起头用下巴指了指不断有闪光灯的方向。
“天——”这个日本青年悲呼一声,甚至起了抱着脑袋把自己藏起来的心思,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宁可失约也不愿意再踏出家门一步。
路上他们拐进的快餐店,带着疲倦的身体和被Junk food填满的胃回去了,开门的时候还能听到马卡钦急切的扑抓着门,等待着给他一个飞扑迎接。
勇利确信这是他最近最轻松的一天,但对尤里来说并非如此。
他本不该偷看那些东西,尤里在心里这样谴责自己。
在勇利洗澡的期间他和马卡钦玩了会儿,可惜这条上了年纪的大狗对玩球兴致缺缺很快窝进了他的小毯子不再动弹。他在四处转转的过程发现了杂乱扔在桌上的纸。有简历、邀请函、还有写着他看不懂文字完全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即使不用猜测他也知道维克托能说出什么毫无帮助的话,那个站在高处被神明眷顾的人天真而善良——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尤里奥,可以过来洗澡了,你带洗漱用品了吗?”
“谁是尤里奥!”他大声的回应着,以掩饰自己不可抑制的慌张,草草把桌面恢复了原样。“我带来了。”
直到站在花洒下他依旧慌乱不已,仿佛从那堆纸片之中窥伺到什么端倪,这不是他靠讥讽嘲笑就能催促缺乏信心的猪排饭振作起来的事情,甚至他只能装作什么也没看见。
可是稍微有些坏心的想如果真的出现了什么状况,那么他就有机会扭转现状——不,不能这么想,尤里甩了甩脑袋把邪恶的念头丢远了一些。
等到他完全冷静下来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时,只听见轻微的鼾声,猪排饭那家伙正用着一种极为不舒服的姿势蜷在沙发上睡着了。毫无防备的只抱着一个方形的小枕头,黑色柔软的发丝服帖的垂下露出了一小片额头,嘴唇稍微张开能看见抵在牙齿的舌头,尤里犹豫了一下,过去推醒了他,抱怨的话半真半假。
“你鼾声如雷,我在洗澡时都听见了。”
“是吗,抱歉……我今天有点累过头了,先去睡了。”睡眼惺忪甚至找不到眼镜被随手搁在哪里,偶尔好心一回的尤里从沙发外侧的地上找到了他滚下去的眼镜塞进勇利手里,马卡钦跟在他身后一起进了维克托的房间。
尤里坐在他刚躺过的位置,那里被体温捂热好温暖,他默念了一遍又一遍“胜生勇利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恋人。”每一遍都让他喉咙和胸口梗塞着疼痛,而这些热度好像很快就被初春依旧刺骨的空气所剥夺,让他从脚趾一点点寒冷了起来。
有了一个喜欢的人却为什么让他变的更痛苦?
尤里想不明白。

大清早他就被米拉抓住了,这样的一天开始毫不意外,毕竟SNS上关于他们昨天“滑板之约”的视频与照片数不胜数,甚至连他唯一的朋友奥塔别克也发来简讯“关切”了一回。
米拉瞪大了眼睛在尤里和远处的勇利之间徘徊了一会儿,随后几乎高分贝的尖叫出声,尤里甚至不得不出手捂住了她的嘴才让她停下尖叫。
“上帝,你不是真的对他出手了?”
“如果你是这么理解我也没办法。”
“你在想什么,如果你要是觉得和男人交往很新鲜大可以找别人,为什么非要是胜生勇利?”
“你以为我不想?”他揪着自己柔顺的金发试图把它弄的和自己心里一样乱七八糟。“我本来只想亲他一下就把这一切都结束的,但是我不敢——他看起来像是如果我真的这么做就会哭起来一样。”
“他会不会哭我不知道,但是你会被维克托揍,然后你们都会被禁赛。”米拉抓住了他的手腕,力道大的他痛到想要立刻抽回手。“尤里,你真的明白我的意思吗?”
“放手——我是说谎了。”他甩开米拉钳制着他的那只手,搓揉起红了的那一圈。“你说的没错,我喜欢他,我想让他也喜欢我,我恨不得他现在就甩了维克托和我交往。”他停顿了一回,自嘲一般的笑了笑。“我也就是想想,别摆出那么可怕的表情——好了,再不开始练习你的新节目会完蛋的,雅科夫已经在瞪我们了。”

-TBC-

评论(22)
热度(309)
©花井木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