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却浪漫,一无所有

【维勇/尤勇】SHAKE IT(六)

前文请走:(一) (二) (三) (四) (五)

*现实中的出轨是不被道德原谅的,请注意。

食用说明:(答应我请一定要仔细阅读)
①本文涉及CP:维克托.尼基福罗夫X胜生勇利,尤里.普利赛提X胜生勇利,有可能存在及相应3P情节。
❷不伦。ntr有,本章节全年龄。
③请再次仔细阅读这段文字,确认明白以后再阅读全文,感谢您的配合。
④感谢食用

“今天我进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在笑。”勇利用勺子把没有碾碎的土豆块儿压成了泥。“我敢肯定这我最近最丢脸的事儿了。”
“那个给我——你看SNS了吗?”尤里抢走了他餐盘里的黑面包,用自己的小圆面包来换。
“没有,没有!”勇利悲愤道。“每个人都来问我,连小优都有问我,不用看我也知道。”
尤里扯着嘴角笑的恶劣,顺便给自己填了一勺豌豆泥。
“连维克托也不忘取笑了我……说起维克托,他明天晚上就到,我得去买点肉和蔬菜把冰箱填满。”勇利终于不打算佯装一副有气无力的模样,而是坐直身体加快向嘴里填塞食物的频率。“你有什么需要的,我也可以帮你带回来。”
“我也要去,我会付自己东西钱的。”尤里用叉子指了指他盘里几乎见底的土豆泥,勇利假装没有看见他失礼的举动。“吃这么快又会长胖的,你上上个月还被维克托说了。”
“那只是因为冬天容易长胖,况且我很快就控制了体重。”勇利把勺子放了下去,抽了两张纸摸了摸嘴角沾到的。“没人说会帮你结账,我没想到你如此关注我们。”
“被你们强迫着加入那个无聊聚餐的那次,每个人都听见了。”他翻了个白眼作为回应。

工作日的关系超级市场比想象中人更少一些,他们把包寄存了,购物车在勇利手里,作为帮忙的尤里负责把清单上所有的东西丢进来。
路过零食区域的时候,勇利注意到身后少了什么,退回去只看见尤里正拿着两包洋芋片纠结的不得了。一边是他一贯吃的那个牌子,一边明显是为了吸引孩子购买印了个虎头图案在正中央。
“我觉得食物还是好吃最重要。”勇利想委婉点表达,可惜说出来总有点干巴巴。
“不用你说。”尤里恨恨的瞪了那包吸引他眼球的,然后把他一贯吃的那种丢进购物车,走了两步他忍不住回过头,快步走回那个货架。
“该死。”他把另一袋也丢了进来。
勇利低下头让自己尽量别笑出声,等笑够了才伸手拿了块不在清单上的奶酪,用来明天做培根烩饭。
刚来圣彼得堡之前他只从杂志和共同相处的那一年里知道一些关于维克托的事情,但是更多的是在这里生活后逐渐发掘出的,比如说维克托钟爱把奶酪刨丝,只因为看起来像是刀刃划过冰面溅起的碎屑。得知原由的时候他笑个不停,每回看见奶酪都忍不住想起,但是尤里对他笑了又笑的原因一无所知,假装出一副嫌恶的神色离他远了一些。
当他们结账完拎着购物袋取了自己寄存的背包,尤里注意到外面开始下雨。
“该死的天气预报,它早上还显示晴天”他从裤兜里翻出携带电话指给勇利看,实际上除了气象图标那些神秘的西里尔字母拼出的单词他几乎不认得几个。
勇利把购物袋靠墙放在地上,事与愿违它还是倒下了,连带一瓶混合果汁也滚了出来,他正忙着倒腾他的包,尤里只能手忙脚乱去把它追回来。他从双肩包里掏出折叠伞,脸上少有露出了一些得意的神色。
“我可是最近都有带着。”
“双人伞?”
“大概有点勉强。”得意的神色消失了,勇利讪讪地摸了下鼻子,接过尤里追回来的混合果汁把它塞回袋子。“我们去近点的哪儿等雨变小了再回去,门口十米之内有家冰淇淋店?”
“就去那!”尤里飞快的回答道。
冰淇淋店面窗口对着街道,勇利不得不要求尤里拿着购物袋站在屋檐下或者先进去暖和暖和,自己撑着伞去买。
“你要什么口味的,尤里?”他先摸了摸右边的口袋,发现钱包不在这边,于是他把雨伞换到了左手。他的动作有些笨拙,但是并不妨碍尤里觉得他可爱的不得了。
“尤拉…”尤里低声道,声音轻到勇利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说了什么?”
“我说……我不介意你叫我尤拉。”尤里的耳朵红透了,这句简短的话几乎耗尽他所有的空气。
“尤拉。”勇利念了一遍,因为觉得太过于可爱而忍不住笑起来,但是尤里恼羞成怒一般朝他嚷嚷。
“你在笑什么!”
“因为太可爱了。”他又忍不住笑了,“那么尤拉,你要什么口味冰淇淋?”
“巧克力撒碎榛仁的。”天知道他上涌的血液为什么迟迟不回到它们原本的位置,如果不是两只手都还提着购物袋,尤里想现在就戴起帽兜遮住面孔掩饰自己突如其来的害羞。
店里除了躲雨的人,还有些明显是在约会的情侣,尤里只在角落找到了个面对面的位置。
面对面,他会心跳过速死亡的。
在寻找到其他更适合的座位之前,勇利已经举着两支冰淇淋向他走来了。
“只有个很近的位置、我是说…冰淇淋给我。”尤里几乎是用抢的夺过勇利手里的一支,然后把自己那份的钱塞进他手心。
“那是我的。”勇利把自己手里的递给他要求换回来,尤里的“不正常”让他意外觉得很有趣,但是尤里开始只低着头专心致志的把不规则的冰淇淋舔成一个球形,除了咀嚼碎果仁的声音以外什么声音也没发出。
于是勇利开始给维克托发简讯,说这场天气预报都没有提及的阵雨。

他怎么总不明白我在想什么,尤里抬起眼角偷偷地看。也许他连勇利的迟钝也一起喜欢着,如果对面的那个日本人如他所想的敏锐,那么大概连接近的机会也没有了。
光线也不是很好,胜生勇利也没有出色到仅仅看一眼就能够怦然心跳的地步,可是尤里忍不住幻想。幻想他们是在进行一场恋人之间极秘的约会,可以用吃过冰淇淋冰凉的嘴唇接吻,也可以在这个小桌子下用手指勾住对方的手指……
“喂,猪排饭……”
鬼使神差地,他站起来,身体向前倾了一些,好像再近一些就可以亲吻到他的脸颊。
“唔…怎么了。”勇利还在专注的和维克托传简讯,抬起头看见离他极近的尤里反射性的推开了。
“你在干什么?”也许是因为察觉到了什么,也许是因为吃过冰淇淋喉咙发紧,勇利的声音尖锐了起来。
“我、我只是……不……”
在尤里慌乱为自己的行为找到一个能够开脱的借口之前,他发现店里有人注意到了他们,如果被拍照上传的的话一切都完了,血色逐渐从他脸上褪去,尤里抓起购物袋冲了出门。
“尤里奥!”
他听见勇利的声音在身后呼喊他,随后再他被更多的与淋湿之前,被拽住了手腕。
“你到底在干什么?”
那个日本青年看起来不比他好多少,一手抓着没有撑开的伞,一手拎着另一个购物袋,脸上衣服上全部是雨水,他单手费力的撑起伞,把他拽到伞下。
“不要突然就跑掉啊。”
尤里木然地站在那里,他一定是已经走到了悬崖边,不然怎么会如此期盼有谁能推他一把,孤注一掷跳下去。
“喂……猪排饭,我喜欢你。”

就让一切在此粉碎吧,他禁不起更多折磨了。


-TBC-

评论(30)
热度(364)
©花井木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