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井木

色情浪漫主义/资深自娱自乐型选手

【维勇/尤勇】SHAKE IT(九)

前文请走:(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现实中的出轨是不被道德原谅的,请注意。


食用说明:(答应我请一定要仔细阅读)

①本文涉及CP:维克托.尼基福罗夫X胜生勇利,尤里.普利赛提X胜生勇利,有可能存在及相应3P情节。

❷不伦。ntr有,本章节含性描写,请注意避雷。

③请再次仔细阅读这段文字,确认明白以后再阅读全文,感谢您的配合。

④感谢食用


勇利拎着回家路上从家庭餐馆打包回来的奶油烩饭悄悄打开门的时候,他想象中正抱着马卡钦慵懒躺在床上的尼基福罗夫还坐在沙发上看一卷录像。

“你没有休息?”

眼眶下青色的痕迹和疲倦的神情,外加上播放机跳动的数字无一不告诉着勇利,他的男友带他离开家练习的过程一直在看这卷录像带。

“我在等你回来。”

“你应该先睡一会儿,等我回家把你叫醒的。”勇利把袋子打开,烩饭放进烤箱里再加热一回。“那就先来吃饭吧,我从外面点了餐,晚上我们再煮点什么。”

“勇利。”维克托忍不住出声打断了他的话。

“什么?”终于察觉到维克托的反常,勇利停下手上的事情,走向了他。“不舒服,还是睡不着,需要去看看医生吗?”

“首先我要道歉,我偷看了你的东西。”维克托的目光越过了他,落到了餐桌上的那些信。

“既然如此我们就先说这件事吧。”勇利感觉到自己的脑袋里嗡鸣一片,他应该有个准备的。“就像你看到的这样,我在考虑退役。”

他的坦率让维克托稍微松了一口气,紧绷的神经也逐渐放松了下来。“你应该早点告诉我,我可是你的教练。”

勇利没有吭声,只有烤箱停止运作前发出“滴滴”的声音,隔了一会儿,他说道:“可是我不知道我该去做些什么。”

“先吃饭吧。放轻松自由的做想做的事情,我们这行总是这样——”

“别说了。”

维克托正戴上隔热手套准备把焗饭取出来,但是勇利用一种极为粗鲁、甚至不像他会做出来的模样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话。这让维克托动作一滞,吃惊的看着他。

如果我不用说,维克托也知道我在想什么就好了。勇利觉得自己头痛欲裂,胃里不禁翻腾了起来,复杂而混乱的情绪充斥着整个胸膛。他不知道他在期待维克托做出什么回答,开导他不要这么早退役,或者对他说不要离开——但是维克托只选用了“极其维克托式的回答。”

如果人总是能自由的去做想做的事情,那么他也不会这么痛苦。之所以能那么说只因为他是维克托,而世界上不会有另一个维克托,就算也也不会是他。

也许他根本不需要一个胜生勇利,消极过度的念头不断的闪现逐渐变的清晰。

“怎么了,不舒服吗?”

关切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而他视线里一片模糊却看不清维克托的脸。

“维克托很喜欢这里吗,在长谷津的时候你说过的。”

“当然,我在这里长大。一开始也没想过我会离开这里……”

剩下的话在脑袋里逐渐被拆解成单词和字母,他觉得自己变的无法清晰理解,唯一变的越来越透彻的只有“维克托不会离开这里”,“我们要分开了”。这勇利感觉到像是坠进冰窟,自己的温度一点一点逐渐被剥夺——现在他需要些什么,拥抱和亲吻都好,他需要维克托。

“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吗?”他艰涩地控制自己的喉咙不断吐出音节,这些天的不安与混乱终于击垮了他。

“你今天很反常。”维克托尝试性的碰了碰他的额头和脸颊。

“别碰我。”勇利抓住了维克托抚摸他脸颊的手,发出了尖而细的声音。

“你根本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我、我……”接下来的话戛然而止,勇利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做些什么,他向维克托发火了,因为莫名其妙的,本不该埋怨维克托的事情。“我出去冷静冷静。”

他这样说着,换上了自己的鞋出了门,不顾维克托如何叫喊他的名字。

圣彼得堡春寒料峭,外面还在下雨,淅淅沥沥作响却让勇利觉得格外安静,他撑着伞漫无目的的向前走,穿过街道之间的小巷,尝试着把自己藏起来不被维克托找到。维克托不断的给他拨电话和发简讯,勇利不想看也不想接听,一遍一遍按掉只希望他快点失去耐心。

你做了一件糟糕的事情,他这样告诉自己,你总是这样优柔寡断,没有维克托你只会有点伤心,失恋并不会致命。

而维克托呢,他会怎么想。

勇利不禁停下脚步思索起答案,可怖的寒意也再一次袭来,他的心里有一个答案。

携带电话再一次响起了,正当他准备向之前任何一次做的那样把它挂断,屏幕上显示的并非维克托的名字,他犹豫着按下了接听。

电波仿佛把尤里的声音里暴躁的成分放大了数倍,也可能是因为他夹杂着用母语咒骂的缘故。

“你这家伙躲到哪里去了,维克托几乎打爆了每个人的电话。”

“我不想回去。”勇利咬了咬嘴唇,即使对方看不见动作,他还是不自觉露出了为难的神情。

“那你在哪,如果你不说的话,被我找到我会踹爆你的。”

尤里的语气拔高了一些,声音也大到他只能把电话错开自己的耳朵,勇利环视了四周,看见了一间汽车旅馆。

“就在那里等我,我不想看到一块冷冻的猪排。”得到了确切地点,尤里自说自话挂断了电话。


汽车旅馆大厅的空调开得很足,湿了的衣角已经干了差不多,身体也暖和起来。尤里来的时候撑着一把黑色的长柄伞,手里还拎着一杯热咖啡。勇利隔着玻璃门瞧见了觉得有些好笑,他以为尤里的伞会像他的衣服一样显眼。

“喂,猪排饭。”

尤里把那杯热咖啡塞进他手里,欲言又止。也许他想问他与维克托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勇利并不想给他发问的机会,于是他再次重复了一遍。

“我不想回去。”

“你以为我是来劝你和维克托和好,别开玩笑了,我可没那么好心。”尤里嗤笑一声,“你今天住在这?”

“大概。”勇利含混道,他把几乎已经变成温的咖啡盖子掀开,糖和奶前部倒进去,小口啜着咖啡,空空如也的胃逐渐被温暖了。“我需要你帮我交流下,前台听不懂我在说什么。”

“不会说英语?”尤里抬起眼睛瞧了眼坐在前台的老太太还是闭上了嘴。“好吧,看起来就是如此。”

不得不说,那是个眼神锐利的老太太,在与她交流之前尤里心不在焉地想着。她的目光来回在这个外国人和自己身上打转,随后露出了了然的厌恶神色。

“单、不,一间标准间。”

尤里压下自己愈发旺盛的火气,专心等着入住手续的办理,而勇利正对着这间旅馆名片上的字看的出神,这让他更加不愉快。

“我可是在帮你办事。”他试图用过高的音调引起这个日本青年的注意。

“啊,抱歉。”勇利转过脸来,尤里注意到他的眼睛有些红,这让他不自觉心绪不宁起来。


————————————————————————————————————————————————————————


全文请走:新浪微博


如果打不开请自行搜索 @花井木,wb主页传送门


被查水表有点讨厌,之前的评论我这边都有看见的!非常感谢姑娘们的评论。因为很多东西回答了的话下一章就透剧情啦www所以我有好好在忍耐着不去回复TUT


评论(53)
热度(308)

© 花井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