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井木

色情浪漫主义/资深自娱自乐型选手

【维勇/尤勇】SHAKE IT(十四)

前文请走:(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现实中的出轨是不被道德原谅的,请注意。

食用说明:(答应我请一定要仔细阅读)
①本文涉及CP:维克托.尼基福罗夫X胜生勇利,尤里.普利赛提X胜生勇利,本章节存在相应3P情节。
❷不伦。ntr有,本章节含有性|描写。
③请再次仔细阅读这段文字,确认明白以后再阅读全文,感谢您的配合。
④感谢食用


维克托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因为尤里的话,那里像是被捏的皱巴巴成一团。
“我做的太糟了。”
他开始自责,好像这样能让自己好受一些,但是勇利一瞬间灰白的脸色和躲闪的眼神一遍遍在他眼前闪现而过,我不能再动摇他了,维克托这样告诉自己。
从未表现出过分的占有欲,只因为所有的一切都不会离他而去。他的才华,他在冰上的表现……他想要的一切全部都在这里。
维克托敢断言,他能做到的尤里.普利赛提全都能一一实现,即使在经验上有所缺乏,但是这个俊俏的少年才华横溢,也更为年轻。
他无法不去担忧他的爱人因为他们过于相似而再度坠入爱河——这是前所未有的嫉妒。
在他进入场地之前,他的爱人已经在冰上反复确认自己的动作,很明显,勇利依旧心绪不宁,这全是他的缘故。
“勇利!”他向勇利挥手示意,想告诉他别离自己太远,但是这个黑发年轻人怔怔盯着他,眼里的光转瞬即逝,随后像是什么也没看见一样低下了头。
在他要做些什么打破坚冰之前,雅科夫叫住了他。
“如果你今天没有练习的意思,就可以早早回去了。”他的教练用下巴指向冰场的方向。“作为教练却让自己的学生动摇到这个程度,还是把胜生暂时转交给我负责。”
“我没有……”
“维恰。”雅科夫的眉毛之间拧出一道沟壑,他的语气严厉了一些。
“我觉得我可以的。” 维克托压低了声音,紧紧盯着雅科夫,露出了茫然的神色。他该怎么做,到底什么才是正确的选择,其实他对此一无所知,但是有一种奇妙的好胜心驱使着他说出这种话。
“随便你好了。”雅科夫紧紧盯着他,隔了一会儿丢下这句话就离开了。
 
他站在离勇利不算远的冰上,寒冷顺着被冰鞋包裹的足部渐渐攀升。
如果它们抵达脖子,我一定会被扼死在这里,维克托心不在焉地想着,驱动双腿开始简单地滑行,刀刃在冰面上划过对他来说就像是用餐刀切割一块融化的黄油,让他轻松而感到安心,但是现在,它们沉重的不得了。
维克托尝试着做出一个简单的跳跃,高度优越,凭借落地的声音他也知道自己做的很漂亮。
你是自私的,他这样告诉自己,即使尤里和看起来一样的确是个破坏狂,你也需要维持着维克托式的风度。
他所滑过的地方,冰屑随着刀刃的动作而飞减,他的心像是那些冰面上不断平行又交叉的白色痕迹,乱作了一团。
告诉我该怎么做,他向那个冷静的自己这样发问。把石子丢入水中,毫无疑问没有任何回音。
下一个跳跃的时候,他摔了出去,倒在冰上,后背擦过冰面火辣辣的有些痛。
“演技派。”
瞧着那边的响动,尤里咧起嘴角发出一声刺耳的唏嘘,他咕哝了一句,离他不远的米拉滑过来使劲戳了他的肋骨,让他不要多嘴戳穿。
“我真想把他假摔的样子录下来发到SNS。”
“谁都能看出来他在假摔……除了胜生勇利。”米拉把垂在脸颊的头发撩到耳后。“瞧,雅科夫教练已经看不下去快要暴怒了。”
“维克托!”
撞在冰上一声响的同时,离维克托最近的勇利发出的尖叫声几乎同时响起,他慌慌张张地滑了过来。
“怎么了,能动吗?”
“没大碍,只是不小心跌倒了。”他悻悻道,坐了起来。“勇利真是太夸张了。”
“我从没见过你摔倒……好吧,我的确有点大惊小怪了。”他环视了一圈,除了他没有人这样冒冒失失的冲过来,连雅科夫教练也只是站在不远处。
“现在你已经见着了。”维克托朝他眨了眨眼。“可以拉我一把吗?”
“好的。”
勇利伸出手让维克托借力站起来,显而易见的担忧让维克托稍微有些愧疚。他看到雅科夫瞪着他,于是做出一个哀求的眼神希望他的教练别拆穿他的小伎俩。
雅科夫教练脸色难看的要命,瞪了好一会儿终于放弃看他们。

在回家的路上维克托一言不发,即使是迟钝的勇利也察觉到了他几乎算得上少见的心情糟糕。
“坐在这儿,维克托。”他拍了拍沙发空着的一边,这样说道。“我先来坦白……”
“不,别告诉我。”维克托迫切的捂住了他的嘴,很快他就意识到自己这个动作有多莽撞。“勇利……你知道的,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有些不安。”
“说下去好吗,维克托。”勇利让自己的身体离他近了一些,肩膀挨着他的肩膀。
“最近你没有主动吻我,自从尤里来了我们甚至没有做过。”他抓住勇利的手,把玩着他的手指。“明明是我先提出让尤里加入我们,现在却说这种话,会不会很奇怪……如果让你觉得难受了,请忘记它们吧。”
“抱歉,是我让你不安了。”勇利低声在他耳畔说道,他用不断的亲吻来软化维克托的情绪。
他们都是总是一直追寻这个平衡的答案,即使每个人都深感不安。
“你不会离我而去吧。”维克托露出了哀求的神色,如果说他是在诱骗一个承诺也无所谓。
明明他不需要这样做,可是他还是执着的把自己摆在了一个弱势的地位,这样的眼神刺痛了勇利。
“我不会,永远不会。”

他们激烈的亲吻,从客厅的沙发到卧室的门框,门把手撞在墙上发出一声响,可谁也顾不了关上门,维克托扶着勇利的腰让他倒在了床上。
“尤里告诉我,你今天想要离开,我担心的不得了,但是现在已经好了。”维克托把手撑在他脸旁,干燥的唇落在他眼睑和眉心,随即又亲吻了他的戒指。“要做吗?”
 “为什么不。”勇利抬高手,替他解开外套的扣子。
“等等。”维克托制止了他。“在此之前,我也有一件事要坦白。”
“你的假摔?”
“果然我做的太拙劣了吗?”维克托笑起来,柔软的白金色头发随着他肩膀的抖动摇晃了起来。
“你太鲁莽了。”勇利半真半假的责备道。“万一因为这种事情摔伤了,那将是你职业生涯的耻辱。”
“别说的那么严重……不过摔倒时我的屁股真的很痛,我已经很久没摔过了。”
“你是在调侃我吗?”勇利顺利地将他上身的衣服脱下,随后开始解开自己的。
“当然不。”维克托对他的半途而废而不满,咬了下他的下唇,随后开始脱自己的长裤。“如果不这么做小猪猪就要逃走了。”
“谁会逃?绝不是我。”勇利缱绻地注视着他。像是有蜜糖在他眼睛里逐渐融化,维克托觉得自己快要陷入这汪温柔之中。
“我也逃不掉了。”他叹息道。

像是最锋利的箭镞穿透过情人的胸膛,又像是投入烈焰中最燃情的那朵玫瑰,维克托的汗水顺着他的下颌一滴一滴落在了勇利身上,它们热的像是会走动的小火星,将他的恋人一起点燃。 

——————————————————————————————————————————————————————

防查水表,后文请走:传送门

评论(14)
热度(203)

© 花井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