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井木

色情浪漫主义/资深自娱自乐型选手

【维勇】狡猾的男人与他艰难的恋爱(二)

前文请走:(一)
食用说明:
①维克托.尼基福罗夫X胜生勇利
②小甜文,大OOC
③本章节全年龄,但有不入流的措辞,请注意。
④感谢食用

这家伙盯着他的屁股足足看了三十分钟,如果换作其他人,他早就大声呵斥或者采取一些行动。但是对方是那个维克托,更何况黏着在他屁股上的视线不带有任何一丝猥亵的成分,甚至只是像是在进行观察一样,单纯而执着的紧盯着。
“维克托。”勇利叹了一口气,尝试着用委婉的方式来表达自己被盯着的感觉到不适。“我的裤子后面是沾了什么脏东西嘛?”
“不,我保证没有。”
黏人的视线并没有停止,不得已勇利放慢了跑步的速度,转过身来,盯着那个慢吞吞踩着脚踏车的人。
“可是你一直在盯着我看,你明白的,被盯着看背后总觉得有些痒。”
“我觉得你的臀部很好看。”
这个漂亮男人慢条斯理,用着他完全能够听懂,但是比听不懂还要糟糕的句子表达出了这句话。
“哈?”血液几乎在一瞬间全部涌上他的脑袋,勇利单手捂紧自己涨红的脸,使劲甩了甩脑袋。“你在说什么?”
“你的臀部很好看。”
维克托又重复了一遍,并且用着一种怀疑他是真的否能够听懂英语,或者直白来说就是看傻瓜的眼神瞧着他。
不、不,情况应该反过来才对,这家伙的脑袋是坏掉了吗?也许、也许还有其他解释。勇利在心里大声呻吟着,为自己一瞬间动摇起崇拜多年的维克托形象而罪恶不已。
“你可以换着看点别的,被盯着让我想打喷嚏。”
他的眼神有点沮丧,像是个被淋湿狗狗才会有的可怜眼神。
好吧,好吧。
勇利败下阵来,让自己一直以来崇拜的人露出这样的模样,实在是太过于罪恶,他踢了踢道路边缘的残雪。
“求你了,到前面去好吗?”

冰堡的西郡一家的震惊不差于他自己,只有维克托站在冰面上勇利才真真切切抓住一点实感。
维克托就在这里,他在冰面上滑行,金色冰刀随着旋转溅起白屑。在他跳出一个后内点冰四周跳时,勇利强迫自己集中精神在他的表演上,而不是像优子捂着嘴尖叫出声来。
他如此美丽,像是一直以来憧憬的那样。
他为什么而来,又会在什么时候离开,如果维克托离开,这一切到底是不是他一厢情愿的水月镜花……这一切勇利全然不知。
因为被要求体脂下降之前不允许上冰,而他也的确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姿态面对维克托。
之后的时间像是逃避一样呆在美奈子老师的芭蕾舞教室,好像除了练习以外没什么能让他的心趋于平静。
维克托总有一天要离开,也许在不久他就会觉得这个教练游戏完全是浪费他的现役时间。如果真的到那一天,这个恶劣透了的男人也只不过是给了他一点点希望又掐灭它,而他依旧对维克托迷恋不已。
一定要留下些什么,即使是做梦也好他也想在这场美梦里留下些什么,勇利觉得自己的胸口抽痛起来。

“他什么都不和我说。”维克托在电话里这样埋怨,他把下巴搁在玛卡钦头顶,抽了抽鼻子试图引起那个红发姑娘的同情心。
“我不是你的恋爱顾问,而且你打电话来的频率也太高了。”维克托不顾六小时时差的电话让米拉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她只想快点搪塞这个麻烦精,好早点休息。“你只要不做他讨厌的事,他总会想和你谈谈的。”
“就这样?”
“就这样。”米拉不怀好意的笑起来,她知道维克托看不见她脸上邪恶的笑容。“当然,你也可以直接告诉他想和他睡,这样雅科夫教练会很高兴你们圆满解决的。”
“我连他的房间都没进去过。”维克托叹了口气。“他大声的说no,把我关在门外。”
“真是太惨了。”米拉笑个不停,她想尤里还真是一语成谶,而胜生勇利也比想象中好玩的多。于是她改口道:“好吧,如果你还有什么问题,可以再打电话来,当然,你得记得时差。”
电话被切断后,维克托顺势倒在了地板,玛卡钦舔舔他的脸,可是他一点儿也不想动。
他搞不明白胜生勇利在想些什么,那个主动而极具诱惑的男人好像幻影一样,让他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因为喝醉产生了幻觉,但是那些照片确实存在着。
胜生勇利是个谜,时时刻刻撩拨着他,正因为如此维克托对他如此着迷。
“我以为至少我们可以先约会一次,让他了解我。”他开始喃喃自语。“我得告诉他,他滑冰的样子有多美丽。”
维克托突然爬了起来,他为自己这个绝佳的想法得意不已。没错,他得告诉他,他有多欣赏他,没有人会拒绝别人的赞赏,更何况勇利还是他的fan。
行动派维克托光着脚跑下楼去,玛卡钦紧紧跟在他身后。但是哪儿也找不到勇利,除了忙着招待客人的宽子,只有挽着袖子整理东西的真利。
“你在找勇利吗,他应该去跑步了,在海滩上就能找到他。”真利点上支烟,她看起来有什么想说的,却又忍住了。
维克托道了谢,正准备换上鞋出门去,真利再一次喊住了他。
“你只是为了给他做教练?”
维克托犹豫了一下,他不知道正确的答案是什么,但是他知道这时候应该说什么。
“不,我还想追求他。”
真利长长的“噢”了一声,摆摆手让他离开了。
胜生家的温泉旅馆里有小镇的地图,但是维克托更喜欢依赖高科技,手机导航成功给他带到真利所说的海滩,勇利就在那里跑步。
玛卡钦的情绪激动的厉害,她不断跳起来,咬着维克托的衣角让他快些带她过去。
“嘘——我们现在过去,会吓到他的。”维克托摸摸她的脑袋,试图让她安静下来。
“维克托,你在这儿做什么?”
勇利的声音响起,它们像是一个字一个字从空旷的沙滩被海风吹来,维克托心底大声呻吟起来。这和他想的不一样,他本来还想玩点小把戏给他个惊喜。
“勇利!”维克托对他招手。
他想要么他过去,要么勇利会朝他走来。他们可以各自说点自己的事情,也可以一起和玛卡钦玩,无论哪一种,他总有机会对勇利说些赞赏的话。
“你……”
“我先去跑步了。”
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这个日本青年已经背着他的包跑远了。
“玛卡钦,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他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脸。“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就在他面前,而他就这么跑掉了?”

-TBC- 


评论(15)
热度(214)

© 花井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