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却浪漫,一无所有

【鬼白】渎神①

-01

以为温存的时候,灼热的身体一定就是「我爱你」。

-02

锅里面“咕嘟咕嘟”冒着泡,青绿色的草药翻腾着带出苦涩的香气。

“这个点你来这里干什么?”白泽托着腮百无聊赖。

鬼灯没有回答,用狭长的眼睛横了白泽,什么意思白泽心知肚明。

“啊啊,真是麻烦。”

没有煮完的药草明天就不可以再用了,虽然说重新煮很麻烦。

——但是,那家伙的话,可是没有等待的习惯。

-03

「让鬼饿肚子的话,后果可是很可怕的」

如果没记错,那家伙是这么说过。

-04

两个人滚上床也不是一次两次,一来二去你情我愿没什么不好。

白泽不计较,他也不想知道鬼灯怎么想。

-05

舌头被手指肆意玩弄,唾液从无法合拢的口中滴下,身体染上了嫣红的色泽,眼角的红妆云霞一般欲飞。

白泽永远也不知道自己在情事中的模样有多撩人。

至少鬼灯是这么想的。

说实话两个人同床异梦不是一天两天。白泽其实很想知道,鬼灯和他做享受的是做的过程还是渎神的快感。

每一次都和默片一般,两个人在黑暗里抵死缠绵,却谁也不肯发出声音。

黑暗里白泽把手指含在嘴里,舌尖绕着指尖慢慢打转,眼神三分勾引,哪里有神明高高在上的姿态,他清楚的知道,下一刻会是什么。

鬼灯表情冷静,翻过他毫不犹豫挺身进入,没有任何怜惜之意。

没有润滑被进入的疼痛侵袭了白色的兽,他蜷起脊背一声不吭,疼的直打哆嗦。

鬼灯的舌头舔过他脊梁上的突起。

“你怎么不恨我。”

白泽没说话,喉咙间呜咽着像是野兽的低声咆哮,身体因疼痛而颤抖。

“你怎么不恨我。”鬼灯在他耳边再一次重复,说话间咬住了他的耳垂,别着耳坠的地方被尖尖的牙齿反复研磨。

“啊、你是想听我说什么。”白泽歪过头,疼痛让他的眼睛湿润,但是他依旧冲着鬼灯咧开嘴:

“我可是「最讨厌你了」”

-06

还不够恨。

仅仅是「讨厌」的话,是没有办法把神明拖下地狱的。

-06

白泽的身体很纤细,瘦弱的像是女孩子一样。

细细的手腕,柔软的腰肢,眉眼都是柔和的。

白泽是慈兽。

白泽是祥瑞。

是天赐给了他这些最美好的东西,被敬重,被向往着。

怎么样这家伙才能从那高高的地方坠落。

跌进深渊,落进我的双手。

-07

“啊啊、混蛋,我可是老头子了...呜。”

终于被逼迫着哭叫出来,白泽伏在柔软的被褥。那双手紧紧的抓住他的腰臀,一次一次的撞击。

“你是我的,说。”

在床上还是这种命令的口吻,真是个糟透了的男人。

白泽这样想着,笑了起来,扭着脸用余光观察鬼灯的表情。

喘得好厉害,脸颊也有些红,流了很多汗——那家伙可是很投入啊。

出其不意,臀部被重重的甩了两掌。

“说,你是我的。”

“呜、好痛...真不可爱。”大口的喘着气,白泽反过手想碰触他,挨到的是鬼灯的胸膛。手指挨到的地方是灼热的,几乎将他烫伤的热度。

“我谁的也不是哟,吉兆的白泽是属于所有的人。”他笑了两声,表情严肃而认真:

“太贪心的话,天上的那位可是会降下重罪。”

鬼灯的动作突然放缓了,他把他从被褥上捞起,紧紧的箍住了白泽的身体。

-08

贪婪是罪过。

-09

身体里的那根越来越灼热,白泽推了推他。

肩膀突然被牢牢按住,性器蛮横地顶到了最深处释放出来。白泽在发出了高亢的呻吟后整个人也放松下来:

“真是恶劣的家伙,居然射到这么深的地方,会闹肚子的啊!”

鬼灯没有理会,他用手指按上了白泽因为热度而干燥的嘴唇,蹂躏成嫣红一片。

如果是想接吻的话,为什么不亲上来?

白泽迷迷糊糊闭着眼睛这样想。

评论(6)
热度(183)
©花井木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