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井木

色情浪漫主义/资深自娱自乐型选手

【维勇】处女荡妇(ABO)

食用说明:
①维克托.尼基福罗夫X胜生勇利
②ABO请注意避雷,R18。
③全文万字,删节部分请戳链接
④感谢食用

>>>

世人皆说alpha和alpha的相爱是场灾难,可他闻起来如此芬芳。
他在冰上的模样已经足够吸引他,带给他惊喜,点燃他的灵感——而他闻起来比看起来更加可口。
维克托从不知道一个alpha能给他如此心跳的体验,也不知到该如何向一个alpha示爱。
“作为教练和私人的时间完全分开,而我想用私人的那部分来追求你。”说这话时维克托神采奕奕,眼睛像是上等的蓝宝石,当然他的魅力不仅止步于此。
“虽然你也是个alpha,但这并不妨碍我追求你。”
“维克托,先等等。”
他可爱的东方人摘下眼镜,用袖子擦了擦上面被蒸腾出的雾气,又将它重新戴上。
“你不知道我是个omega?”
现在换他傻眼了。

他总是对他炽热的情感视而不见,这一点让维克托苦恼的不行。
最先让他失去正确判断的大概还是信息素的味道,从勇利身上传来的信息素气味,不似娇弱和绵软,而是埋藏在甘甜下若有若无的辛辣气味。
“我是个omega,气味闻起来一点儿也不美。”
这句话穿过湿热的蒸汽传到他耳边时,勇利正背对着他趴在池子边缘。“不过也好,医生一开始就告诉过我只要用抑制剂合理调整,我就可以顺利避过发情期参加我想去的任何比赛,没有人想标记我让我也轻松许多。”
“抑制剂使用过度只会让你的身体过早离开冰场,而这里就有一个为你而着迷的alpha可以好好利用。”他试着对他放电,但是水汽氤氲下对方似乎没有察觉到,所以连他也进了汤池,坐在勇利旁边。
“别拿我寻开心好吗,维克托,只要你想,连alpha都会为你疯狂。”
“你相信教练维克托的话却又不相信我的。”他佯装受伤的表情。“你不是我的fan吗?”
如果就这样承认得是多让人害羞的话,勇利感觉的到自己本来就承受着高温的脸更加灼热,所幸他还可以用泡澡来当借口。
“你想和我做爱吗?”
“哇哦,真直接。”维克托适度的表现了惊讶,但是超出了他预判的话并没有得到他的认同。“我们可以先交往,再谈这些。”
“可是我不想,我可以和你做爱,让我度过发情期,但你不能标记我。”勇利的声音急促,一股脑儿把想说的倒了出来。“我会用金牌回馈你。”
“听起来像不平等条约,虽然我也没有损失什么。”条件太过于诱人,让维克托不禁动摇“你不担心我强行标记,让你套上项圈只属于我?”
“不。”这个东方青年笑了起来,神采飞扬,深棕色眼睛像是没有化开的蜜糖。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是不会说谎的。”

都是圈套。
直到现在一提起这件事维克托还是气鼓鼓的,他被美色诱惑昏了头。
作为运动员的勇利正逐渐打开自己魅力的开关,接受了作为教练的维克托——但是私人的那一部分,却半点起色也无。
跳跃一遍一遍演示到体力耗尽,“再来一回”也听到想吐,现在支撑着他的也只剩下虚无缥缈的职业精神。
“维克托,刚才的动作再来一回,拜托了。”
“哇哦,这都是第几万次了?”他扶着半人高的围栏清理了下冰鞋,让细碎的冰屑落下去。
“第十三回。”
哪里有人会这样认真回答?这让维克托忍俊不禁,连声音都带上了些笑意。
他的选择从来都没有出过差错,勇利年轻而健康,有自己的意识……从他的身上展现出的love&life时时刻刻都吸引着他,点燃他的热情、他的灵感。他也同样希望这个年轻的omega能够在冰场停留的时间更长一些。
“维克托。”勇利叫了他的名字,他表现的忸怩不安,声音局促了起来。“发情期快到了,我想我们都要做好准备。”
“好的、好的。”他点头装作不经意应了声。
如果他再说些什么那张脸一定会羞耻到红通通,但是一到发情期就如同打开性感开关的勇利比他自己所知的还具有诱惑力,甚至让已经尝试过的他欲罢不能。利用自己来调节身体状态已经并非头一回,而勇利似乎一直对这一点心存愧疚且害羞不已。

“提出的明明是勇利嘛……”
盛了猪排盖饭的碗已经空空如也,本应该坐在对面一起享用晚餐的人却早就跑了没影。
“维ちゃん,勇利的话应该在美奈子老师的教室。”宽子端走空碗时这样告诉他。
太过紧逼的男人是不会摘取芳心的,维克托这样提醒自己,勇利是个含蓄的东方人,他得尝试着用东方人能够接受的方式来追求他……个鬼叻!
连续几天从晚上开始就再没有见到人,不愧是体力极佳的年轻人,练习结束以后再去强化练习。
“我是老了吗,马卡钦。”他把脸埋进贵宾犬柔软而蓬松的毛发里,而马卡钦正努力的调转着自己的脑袋想要瞧瞧他失落的主人到底现状如何。
“他爱的是花滑运动员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却不是我。”维克托终于抬起脸来,开始用手指为它梳理起毛发,但是自言自语却没有停止。
“我得让他接受我、爱上我,不然我一定会因为失恋而痛心死去的。”
“你不会死的,只是会哭。”他假装有另一个花滑选手的自己这样反驳道。“但是他还是爱你不是吗?只要你能在冰场上征服他,他总会为你打开心扉。”
“如果在此之前勇利爱上了别人,另一个alpha,或者一个beta,甚至omega?”
“那你只能心痛的死去了。”他又绕回了开头,给自己再一次宣判死刑,自导自演的小剧场也终于落下帷幕。

挂钟滴滴答答走个不停,终于在维克托几乎把马卡钦浑身上下每一处毛都理了个遍,才等到他风尘仆仆的omega先生。
“你们怎么都躺在地上?”勇利表情有些吃惊。
“勇利一直没回来,我们已经寂寞到不行了。”
“寂寞了会死掉的是兔子。”
“瞧,马卡钦其实是兔子哦。”
维克托坐起来,抬起马卡钦大大的耳朵模仿兔耳,而马卡钦今天似乎不怎么给他留下颜面,甩了甩脑袋脱离他的手掌,直直奔向了勇利。
“哦,真乖。”
勇利蹲下来用下巴蹭了蹭马卡钦的脑袋才放开它,随后他举起了手上的袋子。
“我去买了些……必备品。”
“必备品?”维克托的脑袋里转了转随后明白他想说些什么,也为他过于委婉的措辞在心底好好大笑了一场。“让我看看有什么。”
印着连锁店标志的袋子里除了保险套润滑剂以外,还有一盒紧急避孕药。
“这种东西不需要。”维克托的眉间打了个结,他把那盒药丢到桌上。
“我考虑了很久,还是维克托有些不太公平……”
“我说了不需要。”
“可是我……”
“我会好好戴套的,这种东西不需要。”他有点生气,但是不至于真的摧毁心情和气氛,只低下头把那只盒子在掌心捏的一团糟。“omega被创造出来时就比alpha和beta赋予了更多能够接收快感的地带,而你现在只需要放轻松好好享受发情期度过的愉悦。”
“可是让维克托做这种事我已经很愧疚了,至少要以让你舒服的方式来。”
“我舒服的方式?别忘了我可是在追求你——”
维克托凑过脸去,而这个可爱的omega先生被他突然的挨近吓得闭上了眼睛,轻柔的吻落在勇利鼻尖。
“更何况我来帮你度过发情期就是为了减少抑制剂的使用,用这种伤害身体的东西完全是本末倒置。”
“抱歉……”勇利嗫嚅道。
“你不需要道歉,能想着我这点让我很开心。”维克托抽了抽鼻子,他似乎闻到了熟悉的气味,甘甜而辛辣,最吸引他的那一种。“但是有件事情我还是想强调,作为教练。当然你要能当成责备是最好——发情期乱跑很危险,至少你得确定能过保护好自己……”
勇利身上愈发浓重的信息素气味让他意识到不能更多的说下去了,维克托重新站起来,牵起着他的手。
“已经没有给你准备的时间了。”

仿佛维克托的身体秀,还是出血大放送的那种。这个被全世界瞩目的alpha正当着他的面一件一件脱下自己的衣服,毫不吝啬地展示自己的肉体。
紧窄的臀,流畅的肩线,肌理分明的小腹……他腆着脸转到勇利的面前,强迫那个害羞过头的家伙用正脸瞧他。
“勇利——我是不是胖了?”
“没有,绝对没有!”
“那你为什么不看我?”他说的认真而又诚恳,似乎一点点戏耍的成分也没。
“不、那个……我!”这个可爱过头的omega先生舌头打了结,什么话也说不好,只能挫败的抱着脑袋。
“我还没洗澡……抱歉有些毁气氛了。”
对方似乎因为对自己的话也感觉到少许的难堪,于是维克托亲了他亲他的脸颊。“这不重要,你的气味能让我兴奋起来。”
“现在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是你的,还在等什么,不想好好欣赏他?”维克托的手指灵活的解开他的扣子,让他的胸膛袒露出来,语言的引|诱却没有停止。
“向他说出欲|求,他就会回应你。”
“维克托——”这个东方男人的声音很轻,仿佛情人间的爱语。
“嗯。”
维克托喉咙里发出短促的音节,示意他他正在听着,但很快他意识到对方热辣而又富有挑逗的视线正向他投注而来。开关已经打开了?也许更盛。
“来贯穿我吧。”
发情期到来时omega的独特的信息素气味随之汹涌而来。


(删去部分戳我)


热潮结束的那天,维克托建议他不要这么急着恢复练习,虽然omega的身体足够强韧,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可以不好好进行健康管理。
但是除了滑冰以外勇利的唯一爱好只有游戏,这让维克托忧郁的不得了,他把下巴搁在手臂上,露出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尝试着做玛卡钦一贯会做的事情——吸引注意力。
但是这个可爱的omega先生正专注的盯着屏幕,丝毫没有回过头看他任何一眼的意思。
“玛卡钦,要散步吗?”维克托把声音提高了一些,即使他并不需这么大声,而那只大狗正摇摆着短短的尾巴满眼期待。
“勇利,你也要一起来吗?”
“我——我想想。”
听见了“勇利”这个词,玛卡钦飞快的越过地上的障碍,紧贴着正在和手柄斗争的日本青年。
“噢,别闹。”
他终于腾出了一只手,摸了摸玛卡钦的脑袋。勇利的视线从贵宾犬和屏幕来回转了转,最后在毛茸茸面前毫无余地的妥协。
他对每一只贵宾犬都会一次又一次无条件的妥协,只因为它们看起来一样的可爱。
“好吧,我也去。”
而尼基福罗夫先生也不得不勉强接受,他的魅力根本敌不过玛卡钦蓬松的绒毛。

长谷津逐渐向夏天过度,海岸边却依旧有些冷,海风带来了让人愉快的咸味儿。
“感觉怎么样?”维克托的发问出其不意。
“你是说发情期?”他用眼神向维克托确认,说出这个词总让他觉得有点害羞。“用抑制剂总是让我精神不振好些天,现在状态好极了。”
“后内点冰四周跳也能百分之百成功的状态?”
“别调侃我了。”勇利笑了起来,露出一截门齿,脸颊也变得红润起来,这让维克托盯着几乎再也移不了眼睛。
他如此可爱,却又不清楚自己的魅力所在,当然,也可能正是因为这种无意识的状态而吸引了维克托。
“也许我们等会可以去冰堡验证一下。”
“你是说我也可以上冰?”
瞧,那双焦糖色的眼睛里像是点亮了无数星星,紧紧注视着他的时候闪闪发光,这让维克托感觉到自己像是被愉悦的东西从胃部开始充盈,整个人变得轻飘飘。
是谁说只有omega信息素能引诱一个alpha,在这个可爱的omega先生眼神注视之下,他几乎整个人都要沦陷了。维克托敢肯定如果胜生勇利是个过分的人,用这种眼神盯着他,就算提任何不正当的请求,他也没有拒绝的余地。
“当然,但是我得看着你,确保你不会受伤。”

勇利做出一个漂亮旋转的时候,维克托克制住自己想要吹口哨的冲动。
这太轻佻了,他在心底责备了自己。
但是勇利沉迷于不断的滑行与旋转,丝毫没有转移任何一点注意力给他的迹象,维克托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毕竟他自己也总有着同样的体验。
“嗨,勇利,维克托!”优子出现在场外,向他们挥挥手,勇利看见了,立刻朝她滑了过去。
“真是抱歉,突然提出要用冰场。”
“反正也没有人来嘛。”她用手捂住嘴角,轻快地笑了起来。
对于这个温柔的女性beta,即使知道她是勇利一直单相思的对象也无法嫉妒起来,也许是因为优子同样天真善良,而他天性并不善于妒忌。
“那个……虽然现在说起来很奇怪,但是勇利是omega这件事,维克托很吃惊吧?”
在勇利自主练习的期间,优子尝试着向维克托搭话。她为勇利的好运而开心,同时却担心着维克托只是凭借一时冲动而出现,让她的朋友伤心不已。
“勇利从来没有因为自己是omega而去做什么,或者不去做什么事情,因为讨厌输,会比别人付出更多努力……你瞧,他现在做的也不错。”
“ 的确是吓了一跳呢。”意识到皱着眉的优子在旁侧敲击问些什么,维克托了然一笑。
“不过我是被勇利本身吸引而来,这和勇利是不是omega没有什么关系,花滑因为表演者的不同而能够演绎出各种风格。更何况……”
“更何况?”
“我现在在追求勇利,虽然一点起色也没有。”面不改色说出这样堪称丢脸的事实,维克托佯装出苦恼的模样。
“维克托也会有这样的烦恼啊。”
“烦恼源头先生对我总是视而不见。”维克托摸了摸心口,让人相信他这里的确很痛。“你们不帮帮我吗,比如说告诉我一些勇利的事情?”
“不。”优子忍住笑,让自己看起来一本正经,“我还想多看看挫败的维克托。”
而在他的恋爱依旧一筹莫展的情况下,勇利毫不意外取得了出赛资格,他们将一起前往中国站。正式出战之前,勇利呆在这方小小的冰场重复确认每一个动作,直到自己精疲力尽。
本是为自己下个赛季而编舞的节目,维克托从不知道它能被另一人演绎的如此美丽,或者说拼尽全力的勇利本就是性感的聚合体。
“维克托,说真的,我做的怎么样?”
勇利抹了把汗水,维克托把毛巾搭在他肩上,让他不至于着凉。
“棒极了……如果你能再轻松点的话会更好。”
“我只是有些热血沸腾。”勇利用搓了搓手指,低声回答。
“勇利,你应该该休息休息。”他的手触碰过勇利眼下的青黑,拇指轻柔的搓揉过那里。“拖着疲倦的身体练习是达不到效果的。”
认定了事情就绝不松口的omega先生沉默着和他对视了一段时间,最终叹了口气。“你说的是对的,我有些累了。”然后
他靠近了维克托,用汗水淋漓的身体抱住了他。
“一会就好,抱歉。”
妙极了,简直不能再棒了。如果不是连手臂都被箍住,维克托几乎想要捂住自己的脸发出快活的声音。
“如果勇利想亲我,我也不会拒绝。”
埋在肩上的脑袋使劲蹭了蹭,勇利喜欢维克托身上的信息素。他无法描述出这到底是什么样迷人的信息素味道,但是确实是无法取代令人安心的气味。

“那个啊,现在还是算了。”他嘟囔了一句,耳根有些发烧。


 >>>

他们在做爱之外的时间接吻了。
维克托无法确认勇利是否真正接受了冰场之外的他,但是他知道自己并非凭借冲动行事。
那是一种出乎意料的感情,在勇利的视线投射而来时,像是棉花糖,或者是热可可,又像是被一些甜的充盈整个胃。
“啊——好想死。”哀叫着把整张脸埋进被子,勇利发出一声长叹,而罪魁祸首正笑吟吟把脸凑近了。
“全部,都是维克托的责任。”勇利把枕头竖在他们之间,不顾鼓起脸颊佯装生气的维克托。在镜头前和教练作出亲密的动作与全球赛事中与教练接吻完全不同,勇利把脸再一次埋回去。
“绝对被播放出去了。”
维克托试图把他从被子里挖出来,但是他的omega先生像是缩进壳里,于是他打算贴近勇利给他一个惊吓。
“对了——”
“砰”的一声,勇利突然抬起的头撞上了他的下巴,维克托捂着痛处几乎疼出泪花。
“抱歉……没问题吧。”勇利慌慌张张掰开他的手。
“你刚刚要说什么?”维克托抽了抽湿润的鼻子,隐隐做痛的下巴让他懊恼起自己偶尔的坏心眼。
“再试一次,我是说我们再试一次。”
“再试什……”
还没有说出口的问句被勇利的唇尽数堵住,维克托睁大了眼睛——他总是做一些出乎意料的事。
这个浅尝即止的亲吻很快就结束了,在维克托的注视下勇利的脸几乎烧了起来,他把自己蜷成一个球,维克托甚至担心他会不会因为这个动作头部充血。
“不会吧……”胜生勇利大声呻吟起来,与维克托的吻无论如何都让他心跳不已。
“再来一次。”对于毫无奖励意义的亲吻,维克托表示出十二分的抗议,他蜷起指头挠勇利的腰和背,企图再要一些甜头。
勇利推了他的下巴,眯着眼睛盯了他一会儿,一直看到维克托觉得自己开始冒冷汗才放开。
活传奇先生委屈极了,他咕哝着勇利主动却不允许他做些什么,未免太过独裁,还沉浸在羞愤中的omega差点没有克制住把他关在酒店房间的冲动。
莫斯科站前短暂的间隙让勇利几乎喘不过气,他不断的训练把自己逼至极限,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够找到真正的突破口,而他也的确成功做到了。即使好像恋爱并没有太大进展,维克托依旧坚信他总能够使这个容易把自己藏起来的omega对他敞开心扉。

勇利遭到袭击的消息是在傍晚传达给维克托,他匆匆忙忙问清了路找到警署,远远就看见站在门口的勇利,和出门之前相比,勇利狼狈极了。脖子上少了条围巾,解开衬衫最上面的扣子也崩掉了,露出了一小节脖颈。本该如同他身上任何一处光洁肌肤的脖颈上,除了一圈青紫的掐痕,发尾遮掩之下还有齿痕。
有人咬了他。
“是谁做了这样的事?”
这样的认知让维克托手脚冰冷了起来,他哆嗦着手指去解勇利剩下的扣子,想看他有没有受伤,但是勇利按住了他的手。
“我被alpha袭击了……”
“他强行标记了你?”他紧紧地抱住勇利,除了尽力让他被自己温和的信息素所环绕,维克托不知道该怎么样更好的安抚一个omega。“没关系的,我会陪着你,只是被标记了,没有发情期会比现在还要好——”
“先生请冷静些。”穿着制服的beta拍了拍他的肩膀。“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糟。”
“信息素没有注进来,只是被咬了。”勇利抓住维克托的手,他用自己的手掌让这个连指尖都冰凉的alpha暖和起来。“只是我想通了,如果身为omega被标记就是这个性别的选择,我情愿这个人是你。除了我你也可以标记其他你喜欢的omega,当然你不愿意我也可以去拜托美奈子老师……”
“没有谁是为了依存而生。”维克托的声音迫切了起来。“更何况我也不会,为什么你情愿做出这样的决断也不愿意相信我的忠诚?”
“你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花滑选手没有不崇拜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
“尤里奥,他可是亲口这样说的。”
对于这个回答,勇利啼笑皆非。“可是他比谁都崇拜你。”
他没有陪伴于不属于自己omega身侧的义务,但这并不妨碍维克托的自责,勇利的烦闷与不安好想通通能够从交握的手通通传达给他——他为什么不说。维克托开始焦虑,但是勇利依旧低着头一言不发。
“告诉我,你要怎么相信我?”维克托强迫他抬起头与自己对视,但是很快勇利就偏过头来。
“给我一个标记。”
“好。”维克托抚摸他的脸颊,还未回温冰凉的指尖摸索到他的后颈。“如果一个临时标记能让你安心。”
“你知道我要的不是临时标记。”勇利不满道。
维克托用拇指摩挲他的唇,那里潮湿而红润,引诱着他移不开目光。
“你是要我亲手为你套上项圈吗?”维克托松开了手,他知道如果再近一步做更多接触只会适得其反,没有什么比克制更为甜美。“你爱上的只是花滑选手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并不是我的全部。”
勇利沉默了。属于一个alpha意味什么他并非不知道,他清楚自己在凭借冲动做事,或者说只是在给自己找一个轻松的解决办法。
“那……就这样。”他深深吸了一口气。“一个临时标记。”

(删去部分戳我)

简单以为胜生勇利能想通一切的自己实在太过于天真,维克托对着窗户张开手掌,金戒指在他指根闪闪发光。
哪里会有人给他戴上戒指却又擅自结束一切。从开始他就完全被牵着走,一点儿余地也没。
维克托把自己整个横坐在飘窗,膝盖蜷起,而让他心神不宁的罪魁祸首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了一只煎饼——太狡猾了。
想用一枚金牌就把一切结束的勇利太狡猾了。
维克托悄悄坐上床,勇利均匀的呼吸离得很近,无意识发散的omega信息素萦绕着他。
“你在想什么……”
他注意到勇利蜷曲在脸颊边的手指,那里正套着与他手上相同的戒指,维克托无法克制自己不去亲吻他。
唇瓣浅浅触及到勇利的手指,维克托想象自己是在亲吻一朵花。
“……维克托?”
他眼睛睁开一条缝,说话的声音也模糊到几乎是喃喃自语,维克托感觉到那只手脱离他的掌心,熨帖在他脸颊,随后又软绵绵垂在了被子上。
糟糕透顶。
维克托忍不住在心底呻吟,就是这样毫无自觉的表情,把他弄了个团团转。
确认他可爱的omega先生的确没有任何醒来的意思,他进了另一床被子,除了浅浅的呼吸声再无任何声音。
隔了好一会儿,勇利睁开一边眼睛,被维克托亲吻的指节像是灼烧一样,让他整个人都热了起来,他并拢了手肘把那只手压在脸颊下面。

-fin-


评论(12)
热度(794)
  1. cesia花井木 转载了此文字

© 花井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