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井木

色情浪漫主义/资深自娱自乐型选手

【鬼白】渎神③


-15

高高在上的神明从那里跌落了。

-16

空气里弥漫着的粘稠欲望被亲吻点燃。

白泽的眼角湿漉漉的,被欲望烧红的眼梢引得鬼灯连连在那里落下亲吻。燥热蔓延到了指尖,鬼灯撩开了他的额发想亲吻那枚朱红的「眼」。

“白泽桑——”

那里什么有没有,前额光洁的皮肤上什么也没有了。

“真是可怕的表情。”白色的神明抬起一只手,指甲修剪圆润的手指碰触了他的脸颊。

“你可以嘲笑我了,我好像快变成人类了。”

让那高高在上的神明跌落云端,这不是自己的愿望吗?

可是此时,却完全没有办法高兴起来。

被自己一次次亲吻过的结印处,那些「眼」通通不见了。

白泽抓住了鬼灯的手,他的舌头纠缠起鬼灯的食指,牵引它进入自己湿热的口腔。唾液从没办法合拢的嘴角滴落,白泽觉得自己这个样子一定难看极了。

“快点来做吧。”他歪着脑袋,细长的眼睛弯弯:“我的身体可是空虚的快受不了。”

-17

人类是柔弱的。

鬼灯的动作温柔异常,沾了脂膏的手指在时不时缩进的甬道里翻搅,粘稠的水声撩拨着他的神经。

“恶鬼,唔、你快插进来完事。”白泽嘴上不饶,被快感拉扯的神经麻痹了四肢百骸。“磨磨蹭蹭可不像你。”

下一秒,鬼灯便遂了白泽的愿,深深顶撞进入,随即是大开大合的操干,每一次的顶入他都竭尽全力逼迫那白色的神明发出呜咽。

为什么。
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

如果仅仅因为恶鬼贪婪而微不足道的愿望,那么为什么要让这白色的神明来承受无端的痛苦。

“变的好温柔。”沙哑着嗓子,眼角溢出的泪水让白泽没办法看清鬼灯的脸,他执著了伸出食指,从他的前额一路向下一直碰触到嘴唇。

“是在同情我吗?还是因为快要失去神格的我取悦你了?”

鬼灯没吭声,放缓了动作,低下头把白泽额头本该有结印的地方舔的湿漉漉。

隐隐约约,白泽总觉得鬼灯一定是想要说些什么。

-18

坠落了。
神明坠落了,从高空。

-19

这一次鬼灯并没有把自己的东西射在白泽体内,他清楚的知道人类的身体禁不起折腾。

讨厌,喜欢。

这种模模糊糊界限不怎么分明的感情让他迷茫。

洗过澡的白泽破天荒的没有挨床就睡着,他安安静静,不说一句话,脑袋挨着鬼灯。那只手轻轻托起他的脸颊,眼角的红妆被拇指轻轻搓弄。

“物方生方死,花开转瞬即落。估摸着下次你想起摸来时我也就不在了吧。”他的声音没有针锋相对,也没有咄咄逼人的讽刺,语调软绵绵。

那黑色的鬼神本想说“不会的。”话到嘴边怎么也说不出口,最终他以一个亲吻将之替代。

白泽对他的举动笑个不停,狭长的双目也弯弯,他抬起左手,朱红的手钏凉凉的贴到了鬼灯的脖颈。

“等我下了地狱,可要你这恶鬼手下留情了啊。”

最后的字句淹没在唇齿交合之间,这是一个浅浅的吻,没有卖弄式的吻技炫耀,也没有情事间的缱绻煽情。白泽笑吟吟的说着:

“这次很喜欢接吻,是有喜欢的女孩子了吗——啊,估摸着也不是,有谁会喜欢这种面瘫鞋拔子脸。”

本以为说完好说歹说会被狠揍,结果仅仅被力道极轻的捏了捏软乎乎的腮帮。

白泽拍开他的手,想了想补了句:

“变成人类也挺好,好歹你这恶鬼不忍得下狠手。”

听了这话,鬼灯把他按牢了在脖颈上面领口盖不住的地方狠狠吮了个红印子以示惩罚。

评论
热度(122)

© 花井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