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却浪漫,一无所有

【鬼白】渎神④

-20

“你最近来的可真频繁。”

煮药的锅子一如既往“咕嘟咕嘟”冒着泡,白泽坐在一边百无聊赖。

“那是因为您太清闲了。”坐在门槛的桃太郎回过头毫不客气的吐槽。

“谁说的啊,我可是每天尽职招待可爱的女孩子们。”

“鬼灯大人,请用您的方法让他闭上嘴吧。”

鬼灯的目光从桌案的文件移到了白泽的脸,语调四平八稳:“狠揍上一顿就好了。”

虽说鬼灯天天定时造访,更多时候还是他专注着带来的文件,白泽没个坐相的靠在椅子上,穿着短靴的脚一晃一晃。

桃太郎又坐了会只觉得无聊,背了筐箧去桃林,那边人影远远地看不见,鬼灯就“啪”一声阖了门。

“过来。”

吊着眼梢瞥了鬼灯一眼,白泽懒洋洋抬了只手,语调没个正经:

“你是得了床第之欢的个趣味,可怜我这老骨头...”

那黑色的鬼神也不废这劳什子功夫擒了他的腕子二话不说要扒衣服,白泽吓了一跳,甩了甩手腕愣是没挣脱,只得乖乖的开了襟口的盘扣,以前结痂的地方长了新的皮肉,只有颈子上的红印扎眼的很。

“看够了?”嘴上占个便宜,白泽眯着眼睛笑了个不停。

古籍里对上古神兽的描述仅有寥寥数语,仙家的书鬼灯自是弄不到,可他总觉得白泽神格失的蹊跷。

他最近也是疲惫的很,平日里的公务依旧堆成山,每日抽出休息时间翻着书库里语句艰涩的古书,抽个空还要去桃源乡。这会儿坐在桌案子前一个不留神就睡了,白泽本来摸了本很早以前现世弄来的话本翻了遍。里面的内容他合上都能背出,可现世的这些杂书着实消磨时光的最好选择。

等他搁了书才看见伏在案前的鬼灯,本想着这恶鬼冻病了也和自己半点干系也没,最终还是医者心仁,从屋里拿了自己的褥子给他帔了。

-22

“大王,您说神明的话怎样才会失了神格?”

公务处理着,鬼灯不经意的随口问了句。

“鬼灯君是喜欢了哪个仙家的女孩子?”平日里没见过鬼灯公事里考虑私人问题,阎王忍不住小心翼翼多看了他几眼。

“不是。”干脆的一口否决。

“啊,原来不是啊。”阎王松了口气:

“沾染了鬼的气息,可是有损神格的。”

金鱼草的圆珠笔一个不小心在字迹的收尾抖了条弧线,握着笔的那只手重新攥紧了笔,他面上不动声色,只是重新埋头于工作。

-23

半夜鬼压床实在不是什么好体验,当然,白泽看到离自己不远脸色阴沉的鬼灯心里一万个不情愿也都咽肚里,乖乖套了件衫子,嘴上没几句好话:

“鬼神大人来这莫不是同在下共赴云雨。”

总是被这种文绉绉语调寒碜到的鬼灯顾不上反唇相讥,扯了他领子:

“白豚,你一早就知道的吧。”

白泽眼珠子转了转大体上也就知道这恶鬼半夜找上门的原由,脖颈子被勒着着实难受,五指擒了鬼灯的手腕示意他放开,当然,鬼灯也顺了他的意松手。

打了个呵欠,白泽才慢悠悠说道:

“这种事我怎么会不知道。”他见鬼灯面上颜色不改,眼神里却复杂几分,话锋一转,作调笑状:

“谁让你每次做那档子事时总把精水尽往我肚里灌。”

-24

那白色的神明从九霄之上坠下,因为沾染鬼的气息而失去神格。

鬼灯抬起手,拢住他的喉咙,纤细的脖颈握在他的手里。

“折断它怎么样,白豚?”

“你不会的。”

带着诡秘色彩的笑容被熏染的情欲的色彩,眼角那抹红妆掩映半点笑意,他说:

“来做吧。在这之后,要不要杀死我,随你好了。”

-25

被唇舌交缠挑起的身体温度灼热的可怕,黏腻的水声更是带着几乎溺死人的缠绵气味。但是在结束了一个亲吻以后,鬼灯什么也没做下去。

直到肩膀被紧紧的箍住,白泽才在他的耳边低声笑了起来,挺直了脊背:

“恶鬼。”

鬼灯没吭一声,手掌摁着他的后脑勺。被按住脑袋的白泽虽然看不见,但是他想,在那冷静而不带一丝人情味儿的表情下,一定是可以将他淹没的温情。

“白豚先生,快变回原来的样子吧。”

微弱的声音从那张嘴里吐露出,平日里不苟言笑的家伙居然用这样的语调说出了这些话。

明明、明明这时候应该放肆的大笑嘲笑鬼灯这家伙还有这样的一面,可是怎么也笑不起来。

被固定了双肩,白泽执拗的抬起小臂去碰触鬼灯,那只手温柔的抚摸过他的脊背——白泽本来就是温柔仁慈的。

“白豚先生,喜欢你。”

轻轻的,就这样被说出。

评论(5)
热度(108)
©花井木
Powered by LOFTER